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比特幣興起反映出美國的衰落

比特幣興起反映出美國的衰落

《金融時報》報導,比特幣之類的加密貨幣人氣上升,也許是一個新世界秩序的早期信號,區塊鏈的去中心化,讓美國和美元在這個新秩序中扮演不太重要的角色。

大約100年前,魏瑪共和國馬克計價的黃金在10年期間大起大落泡沫化。在持有過程中,不是發大財,就是眼看著惡性通脹摧毀其資產的價值,持有它的人會在五個不同的時間點血本無歸。

比特幣(bitcoin)會不會重蹈覆轍?分析師盧克•格羅門(Luke Gromen)在他的簡報《樹環》(Tree Rings)中,梳理了魏瑪德國時期黃金與當今比特幣在價格波動性上的驚人相似之處。他的結論?比特幣與其說是一個泡沫,不如說是「最後一個功能正常的火災報警器」,警告我們接下來會有一些非常重大的地緣政治變化。

過去十年期間(或者說是過去幾十年期間,取決於你把標杆放在哪裡),央行官員們通過低利率和量化寬鬆,破壞了市場的價格發現功能。無論你是將其視為商業周期可喜地被壓平,還是視為市場功能失調、使負債累累的企業得以苟延殘喘,結果都是如今很難從資產價格了解個別公司的健康狀況,更別提整個實體經濟的健康狀況了。

對於比特幣之類波動性極高的加密貨幣人氣上升,可以簡單地視其為一個投機跡象,突顯美聯儲(Federal Reserve)釀成的這種起泡局面。但是,也許更好的解讀是,這是一個新世界秩序的早期信號,美國和美元將在這個新秩序中扮演不太重要的角色。

川普擔任總統的過去四年以及他的有毒政治,已經損害了世界對美國的信任。在某些圈子,削弱了人們對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穩定性的信任。這種感覺在1月6日人群衝擊美國國會大廈時達到頂點。就像金融政策分析師凱倫•彼得魯(Karen Petrou)在最近發給客戶的一份簡報中所說的:「這場準政變有很多人員傷亡,但美元很可能也是其中之一。它並不比其他任何『品類殺手』品牌更加不朽。」

川普肯定導致「美國品牌」(Brand USA)貶值。但是,他也是美國較長期經濟問題的一個症狀——近年的低利率和寬鬆貨幣政策(不僅使資產價格居高不下,而且還鼓勵債務和槓桿)掩蓋了這些問題。

比特幣的興起反映出投資界某些人的一個信念,即美國最終將在某種程度上變得類似於魏瑪德國,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旨在穩定市場的貨幣政策,讓位於新冠疫情過後對美國不斷上升的債務負擔進行貨幣化。畢竟,只有三種方式可以擺脫債務——經濟增長、緊縮政策、印鈔。如果美國政府發售如此多的債務,以致美元開始貶值,那麼比特幣變成一種避風港資產是可以想象的。

當年,德國的貨幣貶值結局不佳。這突顯了比特幣繁榮的另一個方面。我們已從一個單極世界(美國是其中首屈一指的政治和經濟大國)進入一個新自由主義不再佔上風的世界;在這個新世界,支持自由貿易和不受約束的資本主義的共識不再存在。我們所處的世界很可能將會有兩極、甚至三極:美國、歐洲、中國。中國已經發出信號表明它希望降低對美國金融體系的依賴度,減少購買美國國債,並推出自己的數位貨幣。

在這樣一個世界,很容易想象美元將繼續是主要的儲備貨幣,而人民幣和歐元逐漸成為更重要的儲值手段。但是人們也可以想象,相比政府發行的法定貨幣,能夠輕鬆跨越國界的加密貨幣將會具有一些優勢。眼下,儘管人員和貨物的流動可能在受到更多制約,但數字貿易和訊息流動仍在增長。

加密貨幣倡導者——包括特斯拉(Tesla)的埃隆•馬斯克(Elon Musk)、Facebook的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Twitter的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等科技公司領導者——相信,數位貨幣更適合這個更為多極化的世界。它們基本上不受監管,因此較少受制於政治力量。就像大型技術平台最近把特朗普趕出社交媒體、從而展示其力量一樣,可以想象,比特幣可能會超脫於新世界秩序可能催生的任何貨幣民族主義之上。

加密貨幣會成為新的黃金、被用來對沖一個不斷變化的世界嗎?科技巨頭們的共識,會不會被證明比華盛頓共識或北京共識更加強大?也許如此。但是主權國家也可能會採取行動來規範這一生存威脅。在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已經提出了未來加密貨幣監管的議題。

20世紀初,人們不清楚在數百家汽車製造商中,哪幾家會贏得取代馬車的競爭。如今,誰知道比特幣、以太坊(ethereum)、diem(Facebook支持的加密貨幣),抑或一些尚未發明的數位貨幣會不會在長期勝出?就目前而言,最好將比特幣繁榮視為煤礦中的金絲雀。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TVBS

國內新聞直播-中天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