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拜登面臨的多重危機可能演變成惡性循環

拜登面臨的多重危機可能演變成惡性循環

劍橋大學王后學院院長埃里安於《金融時報》撰文指出,美國新總統領導的國家不只面臨一個危機,而是多個互相強化的危機。若應對失當,這些危機可能互相助長,形成惡性循環。

拜登12年前就任副總統時,他加入的美國行政當局正在應對以金融危機為形式的嚴重經濟心臟病。今天,這位新總統領導的國家不只面臨一個單一危機,而是多個互相強化的危機。在金融市場仍專注於「踩足油門」的美聯儲(Federal Reserve)之際,要做出良好的回應,就需要用靈活的政治策略來補充明智的經濟政策設計。

2009年的主要挑戰是要穩定功能失調的金融市場,後者可能使世界陷入一場蕭條。這一穩定是通過結合非常規貨幣政策和(在較小程度上)非常規財政回應來實現的。歐巴馬政府避免了一場重大經濟災難。但2010年中期選舉的失利關閉了推動通過重大法案的政治窗口,使其無法為包容、可持續的高速增長提供堅實的跑道。

如果說如今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今天的金融市場有點運轉得太好。環境極其寬鬆:利率仍處於極低水平,資產價格飆升至創紀錄高位,對能夠進入資本市場的企業來說資金充足。拜登面臨的金融體系挑戰不在於解決當前脫節的短期需要,而是讓起泡沫的市場與經濟現實重新「接軌」的較長期問題。

最近的數據證實,受新冠疫情感染率上升和死亡人數增加的衝擊,美國經濟正在放緩。美國本已嚴重的收入、財富和機會不平等又有所加劇。人們對機構的信任已被削弱。而即便我們都面臨新冠病毒變異這一共同問題,但國際社會在協調政策方面舉步維艱。

這些危機正在互相助長,可能形成惡性循環。難怪「傷痕」——短期經濟問題成為影響社會福祉的較長期頑固障礙——的風險如此令人擔憂。

我曾提出四管齊下的對策:立即向弱勢人群提供財務救濟,加強抗擊新冠疫情的努力,應對家庭財務不安全,並且提升生產率和增長潛力——包括通過一輪持久的綠色復甦。

拜登近日宣布的1.9兆美元財政刺激方案試圖解決前三個問題。計劃在2月出台的更多財政刺激計劃,將針對第四個問題。

毫無疑問,一些人會擔心其中一些措施的效率問題,以及這些刺激對赤字和債務的較長期影響。然而最迫切的問題存在於其他地方。民主黨在國會的微弱席位優勢,能確保刺激計劃及時通過嗎?會有足夠的「早期勝利」促進國家團結,尤其是克服當前衛生危機所需的國家團結嗎?市場將作何反應?

拜登的財政刺激計劃由兩部分構成,以求降低國會反對的風險。但是設法構建和號召國家團結很可能被證明是困難的。很大一部分美國人感覺自己被邊緣化,這破壞了應對共同挑戰的集體努力——就像我們在減緩新冠疫情蔓延和擴大疫苗接種方面看到的那樣。

市場問題可能是所有問題中最傷腦筋的。美聯儲官員近期感覺不得不採取一種甚至更為寬鬆的基調,儘管存在各種有利的跡象,包括政府將出台大規模財政措施,資本市場活躍,以及資產價格走高。

在回應較長期政府債券收益率在一周內上漲20個基點時,美聯儲主席鮑爾覺得有必要重申美國央行的鴿派立場。如果收益率繼續上升,那將增加借款成本,並可能動搖支撐暢旺股市的兩大支柱:除了購買風險較高的資產外別無選擇;根據現金流折現模型,股票價格低廉。但美聯儲的不斷安撫只會增強投資者的信心,讓他們相信投資金融市場穩賺不賠,即便後者日益與經濟現實脫鉤。

早期跡象似乎表明,政策設計不太可能成為拜登政府取得成功的主要障礙。但是就改善美國的金融和醫療福祉乃至全球經濟而言,明智的經濟政策是必要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白宮新團隊還需要拿出高度的政治靈活性,在政治和社會層面展現出高得多的國家集體責任感。

引用來源: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