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整個城市都是黑的」:中國多地為何限電?

「整個城市都是黑的」:中國多地為何限電?

在中國東部城市義烏,當局已關了好幾天的路燈,並下令工廠只能部分時間開工。在沿海城市溫州,政府要求一些公司不要在辦公室裡開空調取暖,除非氣溫下降到接近零度。湖南省南部有工人說,因為電梯停開,他們要爬幾十層的樓梯。

 

由於中國經濟從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中迅速恢復和出乎意料的低溫天氣,引發電力需求的激增,中國的大片地區今年冬天紛紛限制用電。至少有三個省(總人口超過1.5億)的官員已下達了限制能源使用的通知,並警告可能會出現煤炭短缺。
官方新聞媒體最近的一篇報導,對煤炭的需求如此之大,以至於搶煤的買家開著大卡車在河南煤炭產地的煤礦門口排起了長隊。
許多居民對這些限制措施感到焦慮和困惑,擔心無法取暖或生意受到打擊。

 

 

官員試圖提醒民眾對中國雄心勃勃的環保目標有所認識,同時向他們保證,有充足的能源供人們取暖,保持經濟運轉。
「總的來講,請大家相信,我們保障能源穩定供應的能力是沒有問題的,」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秘書長趙辰昕週一說,發改委負責制定中國的能源政策。
但隨著中國領導人同時應對相互競爭的重點事項,這些極端措施也暴露出中國能源領域可能面臨的長期問題。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誓言要讓中國成為應對氣候變化的領導者,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但中國仍有近70%的電力來自化石燃料,主要是煤炭,這些能源幫助中國以令人讚歎的速度從疫情中恢復過來。截至今年5月,中國來自能源生產、水泥製造和其他工業用途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去年同期高了4%
「他必須同時應對經濟增長、經濟結構、就業和環境等諸多問題,」新加坡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能源高級研究學所的資深主研究員菲利普·安德魯斯-斯皮德(Philip Andrews-Speed)在提到習近平時說。
中國目前的能源困難有部分可能是自己造成的。

 

 

中國沿海地區依賴包括來自澳洲的進口煤炭。但中澳關係今年急劇下降,原因之一是澳洲要求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這種病毒最早是在中國出現的。中國相應地採取了禁止進口澳洲煤炭的做法,致使大型船隻滯留海上。
中國官員否認禁止從澳洲進口煤炭是當前能源緊張的原因,指出中國2018年的煤炭消費中只有不到8%是進口煤炭;從澳洲進口的大部分煤炭也是用於鋼鐵和其他金屬的生產,而不是發電。但中國政府也罕見直率地承認了問題的嚴重性。
「當前,部分省份電力暫時短缺,的確客觀存在,」中國政府最有權的機構之一、負責管理國有企業的國資委週日說
缺電、限電的報導在本月早些時候開始出現。12月4日,湖南省官員發通知說,月度電力需求與去年相比出現了兩位數的增長,很快會超過電網負荷。他們還說,供電缺口將持續到春季。
為應對短缺,當局開始對居民進行限電。根據湖南的通知要求,每日10時30分至12時、16時30分至20時30分,大部分建築物外立面和廣告大屏的照明將被關停。辦公大樓在週末不供電。居民也被告知不得使用電爐或電烤箱。

 

 

擁有6700萬人口的湖南今年異常寒冷,上週氣溫曾降到零度以下。
在南部的江西省,官員們也對高峰時段用電採取了限制措施。浙江省溫州市的官員們說,企業在氣溫降到3攝氏度以下才能開空調取暖,室內溫度的設置不得超過20度。

 

 

溫州附近的一個縣說,政府機關、企業和金融機構的食堂不得開暖氣,即使在用餐時間。官員說,今年年底前,只有四層及以上的樓層才可使用電梯。
這些限制措施引起了許多當地民眾的不滿。在世界上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義烏,政府曾經好幾天不開路燈,直到居民們抱怨安全問題。
「整個城市裡面都是黑的,什麼都看不到,」義烏的一名店主張少波說。「我前兩天晚上回家的路上,就看到了好幾起車禍,開車只能開慢一點。」
在義烏的購物中心,電梯和廣告屏照明仍未恢復。一些製造商還接到了每週停工兩到三天的通知,令許多工人不滿,他們剛開始看到自己的生計從大流行引發的經濟停滯中恢復過來。
製造業的復甦也許是新限制措施的原因之一。中國公布的11月貿易順差達到了創紀錄的750億美元,出口與去年同期相比激增了21%。僅對美國的出口就躍升了46%。
安德魯斯-斯皮德說,對小商品需求的激增雖然提振了義烏的經濟,但也可能導致該市的能源使用超出了目標。他補充說,這可能會促使官員為了達到環保目標而突然限制用電。

 

 

當局週一強調了限電措施的地區差異,指出湖南和江西面臨實際的電力供應短缺,而浙江的限電措施是自願的。
當中國大城市之一廣州週一上午發生大面積停電時,官員們很快表示,停電是設備故障導致的,與國內其他地方的缺電問題無關。官員說,不存在全國性的電力問題。

 

 

儘管如此,官員們已試圖通過放鬆從澳洲以外國家進口煤炭的管制,來遏制國內的煤炭價格飆升。大宗商品數據服務機構標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數據顯示,包括運費在內,此前由澳洲向中國供應的高熱量煤的現貨價格,已從四周前的每噸46美元上下飆升至每噸80美元左右。
可能影響煤炭供應的其他因素包括煤礦的反腐行動、新的環境法規,以及最近廣受關注的礦難事故,數據和諮詢公司IHS Markit的煤炭、金屬和礦業高級主管詹姆斯·史蒂芬森博士(James Stevenson)說。
對於那些突然被限電的人來說,比如義烏的店主張先生,上述問題顯得很遙遠。
「(這個政策)不是在跟你商量,在通知你,通知你就必須得這麼做,」他說。「要是不配合也會直接斷電。」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
國內新聞直播-TVBS

國內新聞直播-中天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