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歐盟領導人就1.8兆歐元經濟復甦支出計劃 達成一致共識

歐盟領導人就1.8兆歐元經濟復甦支出計劃 達成一致共識

編按:日前歐盟輪職主席梅克爾周旋於歐盟各國領袖間,今完成一項堅鉅任務。連續四天的高峰會,歐盟領導人針對2.1萬億美元(約1.8兆歐元)經濟復甦計劃達成共識,其中預留8,590億美元(約9,900億歐元)的貸款和贈款,主要用於未來四年,將遭受新冠病毒衝擊的較貧窮國家解救出來,這是二戰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困境。

《華盛頓郵報》報導,歐洲領導人7月21日(二)上午同意一項龐大支出計劃,以拯救遭受新冠病毒感染的國家經濟,克服深層次的分歧,即富裕的歐盟國家應在多大程度上致力於幫助較貧窮的國家。

耗資2.1萬億美元(約1.8兆歐元)的歐盟預算和救援計劃交易,是在27國聯盟成員進行長達四天的馬拉松式辯論之後推動。

少數富裕的北方國家對基金規模和附加條件的反對,使談判陷入了僵局。

但面對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經濟打擊現況,他們提出了妥協方案。歐盟官員認為這是里程碑,將形塑成員國在未來幾年中如何互動。《路透社》也稱,這是歷史性的一刻。

歐洲委員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Charles Michel)稱:「在持續了一整夜的會談後,我們做到了。這是一個很好的大筆交易,更重要的是,目前對歐洲而言是正確的交易。」

最終協議預留了8,590億美元(9,900億歐元)的貸款和贈款,主要用於未來四年。歐盟領導人打算留有1.2萬億美元(約1.38萬億歐元)預算,這項支出計劃涵蓋從農業補貼到道路維修的所有內容,並且每7年進行一次談判。

但是,這筆交易並非沒有妥協。米歇爾說:「談判當然是艱難,對所有歐洲人來說都是艱難的時期。」

長達90多個小時的討論一直很緊張。

在露天早餐,中午炸薯條和深夜討價還價中,領導人之間的爭吵越來越激烈。

幾個自稱為「節儉」國家的領導人(荷蘭,瑞典,奧地利,丹麥和芬蘭)與其他國家的領導人之間的主要分歧在於,有多少錢可以運到重災區,例如義大利和西班牙,以及資金的使用方式,捐助國應有多少監督。

在危機中,歐盟通常提供貸款而不是贈款,並要求經濟改革作為回報。「節儉」想保持這種方式。其他國家則沒有,它提供的願景更像美國聯邦與歐洲聯盟只有一步之遙,後者由較富裕的國家資助較貧窮的國家。

為了安撫他們,這筆交易中的贈款部分,削減至3,580億美元(約4127億歐元),反對者從其對歐盟共同預算的捐款中,獲得數十億美元的回扣。

在達成協議後的新聞發布會上,德國總理梅克爾稱,對於這些讓步「沒有遺憾」。她表示,已經在同意這些妥協中並承擔責任。

但,歐洲一位官員稱,這是一次「艱辛的勝利」。為了達成妥協,削減了覆蓋衛生和難民的項目。

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令人遺憾的」是減碳排量氣候變遷並無過多交涉,但對該交易持樂觀態度。

她說:「歐洲現在有很大的機會從危機中脫穎而出。今天邁出了歷史性的一步,我們都可以為此感到自豪。」

匈牙利和波蘭的談判勝利,是將資金獲取與維護法治聯繫起來的規定在最終草案中被撤銷。布魯塞爾領導人譴責這兩個國家,反對他們的政治對手並剝奪司法獨立。

法國總統馬克龍(Macron)和梅克爾(Merkel)於5月合作提出了5700億美元的贈款以應對新冠大流行,德國領導人放棄她一貫的謹慎態度,即將納稅人的錢交給較貧窮的國家而不要求償還。梅克爾稱,其為「一次性」,但一些分析家將其稱為歐洲的「漢密爾頓時刻」 ,即集權化,永遠把更多的權力交給布魯塞爾。

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布魯塞爾辦事處主任羅莎·巴爾弗爾(Rosa Balfour)說:「這是超國家機構作用和權力的提升,這確實在極大地提升了他們。」

儘管面臨風險,但需要商定一項雄心勃勃的應對危機計劃的領導人,儘管面臨風險,週五還是親自召集了領導人,因為自從大流行使世界大範圍停滯以來,他們試圖舉行最大和最高級別的世界領導人集會。他們在首都舉行了電視會議,但外交官們說,解決面對尖銳分歧的面對面討論無可替代。

領導人在週五開始會議時,都認真遵守了疏遠社交規則:許多人戴著面具,並在330座寬敞的會議室開會。梅克爾甚至被拍照,警告保加利亞領導人允許他的口罩滑下鼻子。但是,隨著討論的進行,口罩消失了,領導人,大使和顧問們擠在一起,共同檢查預算數字和新公式。確實在室外露台和陽台上進行了一些較小的協商會議,這些地方的病毒風險可能較低。

“歐洲人民負責的27位領導人是否有能力建立歐洲統一,建立信任?還是我們將呈現出一個虛弱的歐洲,面對不信任並分裂的疲軟? 米歇爾(Michel)在星期天晚些時候要求領導人進行另一輪談判,該談判於星期一上午6點之前中斷。他指出,根據他準備的講話的副本,在經過談判後,週日全世界死于冠狀病毒的死亡已超過60萬

梅克爾在週一進入討論時說,很顯然他們會很艱難。她說:「然而,特殊情況也需要特殊的努力。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實現了這一目標,我希望仍然可以輕鬆解決剩下的那條路。」

由於前一天晚上緊張局勢加劇,馬克龍在桌子上猛烈抨擊,並抨擊了包括奧地利總理庫爾茲(Kurz)在內的領導人,儘管領導人講話,他還是因為離開會議室接電話而受到嘲笑。

馬克龍在週一達成交易之前說:「如果我們今天沒有必要的妥協和野心,我們有可能在艱難的時期捲土重來。這將使我們付出更多。」

對於梅克爾來說,這些計劃將奠定她的聲望。毫無疑問地在任職16年之後,她明年將退休,亦成為歐洲最有影響力的領導人。她審慎的作風使她成為一個不容易被取代的交易者。一些分析人士建議她在離開布魯塞爾後,試圖將更多權力移交給布魯塞爾,以保持權力平衡。

巴爾福說:「在梅克爾之後,不可能有交易者能夠將所有線索拉在一起。」

在峰會上,最大的分歧是關於危機的努力,領導人就現金附帶多少條件進行了討價還價。根據將資金與大流行前失業率和經濟聯繫起來的初始公式,意大利,西班牙和波蘭將是該計劃的最大受益者。

荷蘭領導人及其盟友表示,義大利和西班牙等國家應為大流行前的經濟困難負責,這使他們難以為擺脫當前危機付出代價。他們說,如果他們沒有保證進行經濟改革的回報,就不想向這些國家匯錢。

荷蘭總理魯特週一表示,荷蘭希望“切實實施改革以換取貸款”。他說:“如果貸款仍然必須成為補貼,那麼這些改革必須切實可行”,這要允許歐盟領導人進行監督。

魯特(Rutte)明年將面臨大選,而他的強硬立場獲國內好評。反對者指出,荷蘭已成為歐盟無障礙市場的一員,從中受益匪淺,其中包括向被引誘離開他現在所在國家的公司提供低稅率。

如果歐洲做的很多事情能從強大、團結和奉獻中受益,世界也正在注視著它的軟實力。

引用來源:華盛頓郵報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