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誰在削弱美元國際地位?

誰在削弱美元國際地位?

編按:美國視美元和美國金融體系作為外交和貿易政策的工具。數十年來,美元一直被美國用來加強對北韓和伊朗的經濟制裁,川普總統上任後,經濟制裁、課徵關稅和限制美元交易更是其主要戰略工具。川普一意孤行與濫用美元優勢地位的作風,乃至於對國際規範、對盟國與世界機構的蔑視,正逐漸侵蝕全球對美元的信任。

近期美元指數走低,從3月20日的102.8高點下跌到6月23日的96.6,跌幅達6%,加上近日高盛集團發布報告指出,本波美元下滑將是更大結構性下跌趨勢的開始,引發市場上出現更多看貶美元的聲音,並讓美元國際準備貨幣王者地位不保的話題再度浮現。

從2019年第4季,全球各國以美元做為外匯存底的比重約占60.89%;今年5月SWIFT的資料顯示,美元在全球跨境交易支付占比仍高達40.88%,都將歐元、日圓及人民幣遠拋在後,足見美元仍是國際主要準備貨幣。為何近日會有美元國際地位或將動搖的討論出現?

主要原因在於美國屢屢將美元和美國金融體系作為外交和貿易政策的工具。數十年來,美元一直被美國用來加強對北韓和伊朗的經濟制裁,川普總統上任後,經濟制裁、課徵關稅和限制美元交易更是其主要戰略工具。即使歐洲和其他國家不贊同這種作法,美國卻仍對俄羅斯、伊朗、敘利亞和委內瑞拉採取嚴厲制裁,甚至對與伊朗打交道的歐洲和其他外國公司採取二次制裁。川普一意孤行與濫用美元優勢地位的作風,乃至於對國際規範、對盟國與世界機構的蔑視,正逐漸侵蝕全球對美元的信任。

對此,全球其他經濟體和組織也努力避開美元支配,例如英、法、德三國於2019年初創立「支援貿易通匯工具」(INSTEX)機制,即不使用美元結算,意在避開美國,並促進與伊朗間的正常貿易;中國積極推動法定數位貨幣,以使其對國際貸款和援助能更直接且具有可追溯性,最終目的亦是取代美元。此外,比特幣等私人數位貨幣,以及Facebook倡議的Libra數位貨幣,也是數位時代的新支付工具選項。

問題是,從近代金融發展史來看,今日美元的廣泛使用反映了人們對美國經濟和其主導金融體系的持續信任,使緊追在後的歐元、呼聲不小的人民幣或新興的數位貨幣,可能都將無功而返。因為全球要去美元化必須具備兩個條件:

首先,人們必須信任其他某種貨幣,且認定其得以取代美元。但就現實情形而言,歐元和人民幣各有不足之處。前者依舊缺乏內部政治凝聚力及其金融市場的完全融合,特別是欠缺一個統一的財政部,各國共用歐元卻仍自行發債,且債信不一,連帶造成歐元波動,2010年歐債危機更削弱人們對歐元的信任;人民幣則受制於中國資本市場管制、金融市場發展緩慢、法律規章缺漏,特別是債券市場深度、廣度不足,中長期債券的定價機制尚未健全。再加上中國房地產泡沫及地方債過高增添了金融風險壓力,且中國專制色彩濃厚,政府與法治透明度不高,也在在打擊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信心。

其次,全球要去美元化也需要一個誘因,使多數人在支付時改採用他種貨幣。就網路外部性非常強的特點來看,數位貨幣似有機會。但當前數位貨幣因非由任何國家貨幣當局發行,不具備法償效力,也不具備貨幣的基本特性──價值的儲藏,也就是透過數位貨幣來儲藏購買力。主要原因是當前網路駭客攻擊仍時有所聞,且絕大多數使用者無法從本質上真正了解數位貨幣的安全機制。更何況,良好的價值儲藏標的必須具備穩定的幣值,但當前數位貨幣波動性過大,無法取信於眾,自然讓此種結合網路的觸發因素難以啟動。

綜上,在全球尚未有比美元更安全、流動性更高的國際準備貨幣下,美元的地位仍難以撼動。同時,相較於外來的挑戰者,當今美元面臨的最大威脅更多是來自美國政府本身,特別是川普政府亟欲脫離戰後建立的多邊國際秩序,走出以美元為基底所編織的全球經濟和貿易體系,才是可能損及長期美元地位的最大關鍵。

 

來源:經濟日報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