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國際貨幣基金援助 新興市場債可望撥雲見日?

國際貨幣基金援助 新興市場債可望撥雲見日?

新冠肺炎疫情對新興市場國家的影響,不僅是封城造成的經濟衰退,還包括資金外移,以及許多低所得新興市場國家在背負著償債壓力的同時,又急需資金以強化防疫並擴大支出等,因此成熟市場國家的支持更顯重要。

G20峰會於4月中召開視訊會議,最後決議讓2020年底以前低收入國家的政府可暫停向G20國家清償雙邊貸款,且不排除延長至2021年,讓這些國家有能力解決眼前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帶來的公衛威脅。但許多中等收入的國家如哥倫比亞、巴西、墨西哥等目前並未列在名單中,這些國家的領袖認為,這項暫停償債協議並未正視這些國家對於金援的迫切需求。

其實,國際貨幣基金會(IMF)預期2020年拉丁美洲的GDP成長率為-5.2%,遠落後撒哈拉沙漠南部的非洲國家的-1.6%,或是中東與中亞國家的-2.8%。這些經濟數字之所以會出現落差,部分原因在於中東非洲等低收入國家已開始獲得金援,進而使得部分拉丁美洲國家的總統要求IMF提供即時的援助,包含淨放款金額增加一倍及提高IMF的特別提款權(SDR)額度。

據估計,目前背負雙邊貸款的國家2020年應該要向債權人清償400億美元。其中,中國政府是新興市場國家最大的債權人,對全球超過150個國家提供的直接貸款與信貸總計高達1.5兆美元,規模超越世界銀行、IMF、與所有經濟合作開發組織(OECD)會員國的放款總和,且大多數的資金都是透過一帶一路政策進行撥款。

但一般來說,IMF提供的紓困計畫都會附帶嚴格的條件,且財政相關改革政策常是必備條件。IMF對烏克蘭提出的附帶政策條件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烏克蘭為了取得IMF援助,不斷努力設法通過土地改革法案與銀行破產保護法案,更因此可望從中期融資辦法取得更多的資金。

儘管如此,面對近期接踵而來的油價重挫與公衛危機,IMF已進一步提出紓困措施,包括對低收入國家提供零利率貸款的即時信貸辦法(RCF)等。此外,目前各界也開始討論IMF是否該將特別提款權的額度擴大至1兆美元,並讓會員國自願撥出現有的特別提款權額度給低收入國家。

然而,美國與其他會員國已對此發出反對聲音。因此最後的結果可能不會是增加整體特別提款權的規模,而是將現有的特別提款權從已開發國家撥給新興市場國家作為額外的紓困資金。

儘管G20峰會提出的暫停償債方案可為新興市場國家換來部分的喘息空間,但是部分人士認為,這樣的紓困力道還是不夠。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新興市場國家即將到期的債券規模與償債支出其實有限,也讓人擔心是否這些國家在2021年與2022年的償債壓力更大。

有鑑於此,聯合國貿易發展署提議為新興國家提供2.5兆美元的援助方案,挹注1兆美元的特別提款權額度、1兆美元的債務減免補助,以及5千億美元的醫療與社會服務津貼。

在全球經濟將於下半年開始復甦的前提下,我們認為,IMF有能力額外再提供8千億美元資金,應可滿足符合申請資格的國家所需。儘管如此,部分國家仍可能無法符合各種債務紓困計畫的申請資格,因此當前在投資新興市場債券時,精挑細選仍是首要之務。

引用來源:中時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