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市場和經濟學家仍對疫情過於樂觀

市場和經濟學家仍對疫情過於樂觀

編按:安聯首席經濟顧問穆罕默德.埃里安在《金融時報》投書表示,多年來市場習慣了追隨「超級行動派」美聯儲甚至試圖搶在它前面,這是導致其低估疫情經濟衝擊的一個因素。目前的預測仍然低估疫情導致全球經濟停擺的嚴重程度、經濟重啟過程必然會有的混亂、以及危機後形勢的變化。

一些經濟學家和許多市場參與者預測經濟將呈相對快速的V型復甦,他們現在的預測與新冠疫情導致的嚴峻現實貼近了一些,但二者之間仍有很大差距,給投資者帶來一些難題。

越快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困難重重的經濟遭受另一輪市場動蕩打擊的可能性就越小。

經濟學家們從一開始就接受這樣的觀點,經濟在第一季度急劇收縮之後,第二季度將迅速復甦。他們是過於樂觀了。現在他們的觀點已經變為第二季度將大幅收縮,隨後第三季度會出現更緩慢的復甦:這種模式更符合全球經濟活動突然停止的情況。

但目前的預測仍然低估了疫情導致的全球經濟停擺的嚴重程度、經濟重啟過程必然會有的混亂、以及危機後形勢的變化。

大公司難以判斷未來前景,第一季度財報披露期暫停發布業績指引,未來這種現象將會增加。許多公司還急於籌集預備性資金,包括發行更多債券,儘管盈利情況正在惡化,而且信用評級機構大規模下調評級。

投資級債券發行量激增,正趕上投資者也有強勁需求,這種需求受到美聯儲(Fed)新工具的支持,這個規模遠超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美聯儲行動的緊急市場干預計劃的一部分。許多公司還競相透過大規模裁員來降低成本,導致失業人數在短短三周內激增1700萬。這相當於美國勞動力的10%,這樣的失業率與2008至2009年大衰退時期的最高水平差不多。

失業人數的增長觸目驚心,保住工作的人則面臨降薪,這些都迫使家庭在支出上更加謹慎。現在不妨學一學「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那代人,長久地省吃儉用。

經濟預測共識未能充分認識到此次衝擊的影響以及企業和家庭的反應,無獨有偶,從美股的市盈率以及信貸市場中最劣質債券的利差來看,金融市場也過於樂觀。經濟學家和市場都未充分考慮種種風險,包括更嚴峻的盈利前景,更高水平的負債,贏家和輸家之間的更大差距,政府對私營部門活動的更多干涉,實體經濟中將長久存在的厭惡風險情緒,以及最重要的是「大量破產」。

這種認知差距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場固有的結構性傾向,即認為回落是暫時的、完全可以逆轉的,根源在於多年來市場習慣了追隨「超級行動派」美聯儲甚至試圖搶在它前面。

另一個因素是搞不清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能起什麼作用,不能起什麼作用。它們可以幫助解決短期流動性問題和緩解市場壓力,但不能避免企業和發展中國家違約,也不能迅速重啟經濟。

考慮到這一點,加上在全球擺脫這場大規模經濟衝擊後,有必要為形勢的變化做好準備,投資者的穩妥做法是感謝美聯儲,並利用其帶來的市場反彈,從三個方面提高投資質量。

首先,投資者們應該撤出資產負債表疲弱的企業和主權國家,投資那些擁有大量現金緩衝、短期債務有限,而且,盡可能的話,還能產生正現金流的企業和國家。投資者們還應該清倉那些在危機後將難以充分反彈的公司,買入有望從可能長久持續的主題中受益的資產。這些主題包括:加強自我保障、減少利用全球供應鏈和大規模外包的趨勢;從實體轉向虛擬;進一步的去全球化。投資者們還應該保留現金,等著與抵押信貸、不良債務及「特殊情勢」相關的誘人機會逐漸浮現,以利用重大但可逆的市場失靈。

只有當醫療領域取得了進展,了解病毒並遏制住其傳播,更有效地治病並增強人們的免疫,那時市場才能迎來決定性的反彈,經濟也才能復甦。

與此同時,經濟和市場預測者最好努力找到一套更大範圍的高頻指標,以反映此次新冠疫情的嚴重程度、此後經濟復甦的強勁程度以及決定全球經濟新去向的主題。

對於投資者而言,接下來要做的工作雖然繁瑣,但卻是必要的:逐一研究投資組合,以減少對有違約可能的企業和主權國家的風險敞口,同時,保留在美聯儲繼續不斷地出手托市的情況下獲利的潛力。進入全面復甦模式的時候終會到來,但現在還沒有。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