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疫情應該打破西方的自滿

疫情應該打破西方的自滿

編按: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古蓮.邰蒂(Gillian Tett)發表看法,認為疫苗和抗生素的研發普及,讓西方人對傳染病的不在乎。製藥公司也不願出資研究傳染病這低回報的領域,她表示,這一切都應該要改變。

邰蒂在1985年高中畢業與上大學之間的空檔期時,參加了一個醫療項目,曾在巴基斯坦信德省(Sindh)一個叫做昆瑞(Kunri)的小鎮上的一家醫院做了幾個月的志工。

上周因邰蒂禁足令困在家中,偶然發現了一批遺忘已久的信件。是她在擔任志工時,寫給家人的信。

信件內容反應出,在1970年代的英國,接種疫苗似乎能極其有效地預防傳染病,多數的人們對傳染病是極度的不在乎,甚至於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

但從邰蒂擔任志工的昆瑞,這樣的不在乎被打碎了。邰蒂剛到那裡不久,她震驚地發現,那裡的孩子們患有小兒麻痹症。當時,這種疾病在那個地區肆虐(根據蓋茲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的數據,當時小兒麻痹症造成全球35萬人癱瘓,其中以年輕人為主)。

不過重讀這些舊信,也給了邰蒂一些開心的理由,在昆瑞,她被分配到一個醫療隊,乘坐破舊的吉普車前往塵土飛揚的沙漠村莊,由世界衛生組織(WHO)出資,向人們提供免疫接種。她的任務是把粉色的小兒麻痹症口服疫苗滴到白色糖塊上,然後把它們放進孩子們的嘴裡。

然而,邰蒂越是去那些村莊,就越驚嘆於那些粉色液滴蘊含的奇蹟。「有時候(她們團隊)很成功,一天能給250個孩子接種!」她在去的信中也曾內疚地寫道,來自西方、嬌生慣養的我,過去是天真的,之前從未「意識到這一切意味著什麼」。

邰蒂認為一定有許多人最近都有類似的感受。近幾十年來,人們太容易將現代醫學的奇蹟視為理所當然。的確,我們都模模糊糊地意識到,抗生素或疫苗等創新幫助消除了小兒麻痹症等一度很普遍的傳染病,至少在西方是這樣。

我們甚至可能贊同已故的漢斯•羅斯林(Hans Rosling)等著名科學人物的說法,羅斯林指出,這些突破是「人類進步的隱秘又無聲的奇蹟」的一部分。比爾•蓋茲(Bill Gates)和梅琳達•蓋茲(Melinda Gates)等慈善家定期發表演講,闡述支持發展中國家醫療項目的必要性。我們知道,高科技醫學也取得了驚人的進步。

以呼吸機供應為例,早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之前,邰蒂就對這個話題有強烈的感情。在昆瑞的最後一段時間裡,所在的醫療隊遭遇了一場悲劇,一名十幾歲的志願者感染了病毒性肺炎去逝,因為沒有治療的設備。35年前,現代呼吸機還沒有得到很好的發展或者配備。然而,從那以後,它們就傳遍了西方醫療世界。

另一個悲劇是,大多數人,包括邰蒂,都對這些奇蹟般的工具變得如此漠不關心,以至於人們經常忘記問一些尖銳問題,比如,各國政府是如何調配或者不調配這些工具的。儘管蓋茲夫婦和其他人不斷請求,但世界衛生組織的資金嚴重不足,並遭到邊緣化。

在美國,川普政府曾多次試圖削減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預算(令人震驚的是,其中包括研究傳染病如何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的部門)。2018年川普政府還解散了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2014年埃博拉(Ebola)疫情爆發後,為抗擊各種流行病而組建的白宮團隊。

美國的製藥公司在投入資金研究傳染病方面行動遲緩,傳染病不受重視,因為其他醫藥領域(比如癌症)的回報要高得多。儘管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等組織在發展中國家開展了令人驚嘆的免疫接種工作,但進展是不均衡的(可悲的是,儘管小兒麻痹症在幾乎所有地方都已被根除,但它仍存在於巴基斯坦)。至於呼吸機,我們在最近幾周發現,其生產成本仍然過高,無法達到幫助每個可能需要它們的人所需的產量。

如果現在的邰蒂要給在信德省的18歲的自己寫封信,那將既充滿希望又滿懷憤怒。35年前令她驚嘆不已的醫學奇蹟,因為人們的稀鬆平常,如今更令人震驚了。

因此,今年復活節,邰蒂有兩個新的祈願:第一(也是最明顯的),我希望一位傑出科學家能迅速找到新冠肺炎的疫苗,它能像那些滴在白色糖塊上的粉色液滴一樣容易使用,能夠推動變革。第二,邰蒂希望這場危機能夠戳穿西方的滿不在乎。我們需要重視,並資助,醫療創新,不僅是在危機時期,在「正常」時期也應如此。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