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窮國抗疫,封鎖的代價是否大於疫情本身?

窮國抗疫,封鎖的代價是否大於疫情本身?

編按:在貧困國家,居家隔離等於把人們禁閉在擁擠的蝸居,非正式工作者將斷了收入,政府也可能因為抗疫而忽視其他疾病。整個發展中世界(巴西等少數國家除外)的領導人都在關停本國經濟,以阻止疫情蔓延。但在那些其他疾病致死率高且嚴重貧困的國家,抗疫措施實際上是否會帶來比新冠肺炎更嚴重的後果?

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警告稱,如果印度未來21天沒做好,整個國家可能將倒退21年。南非在還沒有出現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之前,總統西里爾•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就下令實施嚴格程度排在世界前列的封鎖措施。拉馬福薩表示,為挽救幾十萬人的生命,為期3周的封鎖很有必要。

整個發展中世界(巴西等少數國家除外)的領導人都在關停本國經濟,以阻止疫情蔓延。但在那些其他疾病致死率高且嚴重貧困的國家,抗疫措施實際上是否會帶來比新冠肺炎更嚴重的後果?

在一個集體思維的時代,不實施封鎖有可能惹來「大規模屠殺」的罵名。莫迪、拉馬福薩等領導人即便私下心存疑慮,維持政治生涯的本能也可能迫使他們採取措施。沒有誰會因為對新冠病毒採取過於強硬的措施而失去支持。

顯而易見,在貧窮國家實施封鎖要比在富裕國家困難得多。在拉各斯、孟買或馬尼拉等大型城市,要求人們待在家裡就是把數百萬民眾禁閉在狹窄的住所中。這些城市可能有多達半數人口住在貧民窟,在這種地方,一間屋子可能擠著6到8個人,用水不便,甚至沒有肥皂。

印度作家、政治活動家阿倫達蒂•羅伊(Arundhati Roy)把封鎖稱作一種「社會壓縮」做法,而不是一種讓人們保持社交距離的做法。

富裕經濟體在封鎖狀態下保持運轉已經相當艱難。在貧窮國家,龐大的非正規經濟是一把雙刃劍。它們或許可以起到緩衝器的作用。一部分人或許能夠離開城市,靠老家幾畝薄田勉強維持生計。但在其他方面,非正規經濟讓情況變得更加艱難。

那些靠沿街叫賣商品、修理鍋盆、擦鞋或者給遊客編辮子來討生活的人,如果被迫待在屋裡,便無法生存下去。印度下達封鎖令幾個小時後,便出現了令人心酸的一幕:在城裡務工的人們徒步返鄉,有些甚至跋涉數百英里。在南非,社會緊張跡象同樣隨處可見。在擁擠的黑人居住區(廢除種族隔離制度25年後,在人口中占多數的黑人依然聚居在這種地方),警察使用橡皮子彈和催淚瓦斯來強制實施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

由於抗擊一種疾病而可能忽視其他疾病所將造成的隱形後果,人們還要面對無聲炸彈。當我們每天小心地計算著新冠肺炎死亡人數時,只有少數心懷關愛的人士擔心在剛果民主共和國這樣的國家可能發生的連鎖反應。去年,該國有6200人死於麻疹,1.7萬人死於瘧疾。如果經濟崩潰,痢疾、營養不良和嬰兒夭折等無聲殺手可能殃及整個人群。

世界和平基金會(World Peace Foundation)執行董事亞歷克斯•德瓦爾(Alex de Waal)表示,只有在國家能夠加強衛生系統和檢測能力的情況下,封鎖措施才會有效。這也意味著面對人民收入的支持和企業正常運轉的供應鏈,得不到不支持,無法讓封鎖措施奏效。

這並不是說莫迪、拉馬福薩等領導人實施封鎖是錯誤的。這些都是在面對極端不確定性時做出的極為痛苦的決定。我們幾乎無從得知,人群究竟會因為年輕而面臨更少的感染風險,還是可能因為營養不良或免疫力低下而面臨更大的風險。

聯合國一份報告《世界死亡數據手冊》(World Mortality Data Booklet)顯示,去年印度死亡990萬人,非洲死亡1040萬人。我們只有到明年才會知道這一數字在2020年是否上升。即便那時,可能仍難以得出明智的結論,但也許太晚。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