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各國央行須與財政部門協作抗疫

各國央行須與財政部門協作抗疫

編按:因應新冠疫情衝擊全球經濟,全球需要一種協作方式,即政府撥付所需資金,為家庭和有生存能力的企業提供資金橋樑。同時,大規模災害救助計劃中,各央行將被要求確保利率不會不受控制飊升。為此,央行將需要在債券市場上進行大規模資產購買。如美聯儲(Fed)與日本央行(BoJ)展現的那樣,明確的收益率曲線控制是一種實現方式。

瑞士央行前董事會主席希爾德布蘭德表示, 面對新冠疫情,各政府將推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自然災害救助計劃,而各央行需要確保利率不會不受控制地上升。

對於這一代經濟政策制定者來說,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破壞性的影響,更是他們決定性的挑戰時刻。而其中一部分工作肯定是重新評估央行的職權。

隨著各國政府動用巨大的財政力量以應對新冠肺炎帶來的經濟影響,它們將面臨一個風險就是「政府債券的收益率開始飆升」。如果這種情況真的發生,由於政府發債成本變得更高,就會削弱針對新冠疫情的整個公共政策應對。不可避免的,外界將要求各國央行確保這種情況不會發生。

金融市場上的價格波動已經非比尋常。全球股市在一個月內下跌逾25%。同期內,美國股市僅在幾個交易日實現收盤上漲。這甚至比2008年最黑暗的那段時期還要糟糕。

持續的動盪圍繞疫情發展、公共衛生體系將如何應對,以及政策工具將如何在全球範圍內部署,存在不確定性。

儘管存在如此巨大的不確定性,但有三件事已經明朗。

第一,使用典型的經濟周期邏輯作為框架是一種錯誤的選擇。

我們現在面臨的是一場全球性的自然災害。為了減緩這種致命病毒的傳播,防止醫療衛生體系崩潰,各國政府正在實施遏制病毒的措施以及社會疏遠政策。但這些政策正使全球經濟突然陷入停滯。這種經濟收縮是必要的,也將是殘酷的。

第二,政府並沒有試圖穩定經濟活動,而是進行干預以避免裁員,並緩解私營部門的現金流壓力。

如果不解決這些問題,它們可能會引發危害極大的信貸緊縮循環,違約率將不斷上升,擴大銀行發放貸款的難度,從而加速企業破產,導致更多違約等等。這還會破壞長期的生產能力。

為此,政府將向家庭和企業發放公共資金,儘管目前迫在眉睫的挑戰是如何設計一種能夠確保資金快速到位的機制。如果設計出了這種機制,那麼這種「直接到位」的方法將確保,當新冠病毒消退時(它終將消退),還能留下一個可以啟動生活活動的經濟體。

各國制定的這類政策在細節上會有所不同。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向家庭和企業發放的公共資金規模將是前所未有的。初步計算表明,這筆支出將遠遠超過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支出。最終,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嚴重的國家,在數月內的支出和公共貸款擔保總額很可能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0%。

第三,這就是央行發揮作用的地方。

貨幣政策可以幫助緩解市場流動性的問題,但如今這種手段不可能與2008年一樣有效。一個原因是,利率往往已經處於最低水平,常規和非常規貨幣政策的空間基本上已經用盡。即便不是這樣,貨幣政策也無法解決當前危機的根源。

然而,這個挑戰的規模如此之大,以至於財政政策無法獨自承擔這一任務。如果放任不管,龐大的政府支出將最終導致債券收益率上升,主權債籌資的難度和成本加大。這還有可能在將來造成一場大規模的公共償債危機。

這就是為什麼政策制定界必須對央行獨立性有更深刻的理解。

為了克服過去一個世紀長期存在的通脹挑戰,我們有理由斷言,貨幣政策決策應該獨立於政府決策

但要應對這種危及世界經濟體系根基的存亡威脅,真正獨立的央行要相信自己有能力與其他政策機關(如政府)明確地協作。

現在需要的是一種協作方式,即政府撥付所需資金,為家庭和有生存能力的企業提供資金橋樑。同時,在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自然災害救助計劃中,各央行將被要求確保利率不會不受控制地上升。為此,央行將需要在債券市場上進行大規模資產購買。美聯儲(Fed)3月25日承諾,將在可預見的未來無限擴張資產負債表。但這些買入必須更明確地與控制長期利率的目標掛鈎。正如日本央行(BoJ)展現的那樣,明確的收益率曲線控制是一種實現方式。

底線是:央行又一次迎來重大改造。面對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以及公共債務的空前上升,是時候讓央行與財政部門的協作成為明確現實了。

 

 

本文是知名評論人士和政策制定者闡述如何緩解全球經濟放緩破壞性影響的系列文章中的一篇

作者是貝萊德(BlackRock)副董事長、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前董事會主席

貝萊德投資研究所(BlackRock Investment Institute)負責人讓•布瓦萬(Jean Boivin)對本文有貢獻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