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伯南克、耶倫:美聯儲必須減輕疫情對經濟的長期破壞

伯南克、耶倫:美聯儲必須減輕疫情對經濟的長期破壞

編按:本月美聯儲緊急降息兩次,美股仍罕見的第五次熔斷(暫停交易15分鐘),統計1周內全球至少有39國央行宣布降息,寫下了空前紀錄,降息幅度合計達2668個基點(近107碼)伯南克、耶倫稱,美聯儲已出台措施穩定金融市場,以求恢復其正常運轉。但更重要的是,要採取更多舉措,避免疫情對經濟造成長期破壞,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都在竭力應對災難性新冠疫情的影響。

各國央行,如美聯儲,也可以發揮有益的作用。美聯儲最近宣布的一些舉措,包括將短期政策利率下調至接近零水平,以及準備購買至少70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表面上看與貨幣政策制定者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采取的措施類似。

但今天面對的根本挑戰截然不同。當時,幾近崩潰的金融體系凍結了信貸和支出;貨幣政策的目標是重啟這兩者。如今,問題並非源自金融市場:它們只是反映出人們對新冠疫情大流行可能造成的破壞的根本擔憂,而貨幣政策當然無法影響疫情流行。

那麽,美聯儲現在的目標是什麽?它最近的舉措旨在穩定一直劇烈震蕩且未正常運轉的金融市場。遠程辦公或被隔離的交易員之間的溝通困難,以及有槓桿的交易員的拋售行為(因股價下跌,他們不得不拿出額外的現金來滿足追加保證金的要求),可能助推了市場流動性不足。最重要的金融市場中,美國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市場必須正常運轉,才能讓銀行有信心在這類非常時期向家庭和企業提供信貸。

然而,美聯儲等政策制定機構面臨一個更加艱巨的挑戰。它們必須確保疫情大流行所造成的經濟破壞不會長期持續。理想情況下,疫情影響過去後,人們將重返工作崗位、學校和商店,經濟將恢復常態。在這種情形下,衰退或許會嚴重,但至少將是短期的。

但這並非唯一可能的情形:如果關鍵的經濟關系因持續數月的低活躍度而中斷,經濟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復甦。如果疫情影響不是短期的,健康的企業可能因為數月的低營收而被迫關停。一旦它們宣布破產,重建信用並恢復正常運營可能並非易事。如果一家財務拮据的公司進行裁員,或者停止招聘。又或者,一個暫時沒有收入的家庭可能陷入住房抵押貸款違約,導致住房被收回。

為避免疫情引發的經濟下行帶來長期破壞,重要的是要確保那些原本健康、但短期內面臨低收入或營收的借款者能夠獲得信貸。美聯儲的主要目標之一是確保信貸可獲性。它大力鼓勵銀行與遭受暫時收入損失的借款者合作,並降低了銀行從美聯儲貼現窗口借款的利率。美聯儲購買抵押貸款支持證券應該可以降低抵押貸款利率,並使獲得抵押貸款或為抵押貸款再融資變得更容易。國會也在考慮為受疫情的經濟影響衝擊最嚴重的家庭、公司和行業提供有針對性的援助。

然而,除了幫助國會減輕經濟下行的長期影響,美聯儲應該考慮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註:貼現窗口 discount window)

首先,儘管美聯儲提高了其貼現窗口條款的吸引力,但銀行一向不願使用貼現窗口作為資金來源。它們常常擔心,市場會推斷,如果一家銀行不得不使用貼現窗口,那其財務狀況一定不佳。金融危機期間,美聯儲通過一項名為「定期資金招標工具」(TAF)的計劃作為對貼現窗口的補充,解決了這個問題。TAF通過拍賣向銀行提供資金。由於種種原因,銀行更願意使用TAF,因此TAF在為銀行提供發放貸款所需的資金方面更加成功。

美聯儲還可以使用其他工具將資金注入信貸流,比如一種技術上稱為回購機制的工具,它可以接受各種形式的抵押品,比貼現窗口適用範圍更廣的貸款機構提供現金。美聯儲宣布將重啟一級交易商信貸機制(PDCF)。一級交易商信貸機制創設於2008年,旨在幫助交易商為其信貸融資。

美聯儲還可以為銀行提供一種低成本融資機制,以支持向受到危機不利影響的家庭和小企業放貸。一項類似於英國央行(BoE)貸款融資計劃(Funding for Lending Scheme)的工具可以激勵銀行向這些借款人提供信貸。在其他許多主要經濟體,貸款融資計劃成功地增加了依賴銀行的借款人獲得信貸的機會。

在財政部和國會的支持下,美聯儲還可以重啟定期資產支持貸款機制(Term Asset-Backed Lending Facility) ,這是在2008年危機期間成功向許多家庭和企業擴大信貸的計劃。該工具可以支持以發放給受危機影響的企業和消費者的貸款為抵押的資產支持證券的發行。

除了確保貸款機構有充足的流動性之外,美聯儲已經朝著解凍企業信貸市場邁出了重要一步。2008年,在商業票據市場,企業通過該市場獲得必要的短期融資,但實際上陷入停滯,給許多公司帶來了嚴峻的壓力。美聯儲創建了商業票據融資機制(Commercial Paper Funding Facility),通過該機制,美聯儲直接向合格的公司發放短期貸款。美聯儲正在重新啟動這一機制,它在金融危機期間取得了極大成功,不僅確保了短期信貸的流動,還解凍了市場,讓私人貸款機構重返市場。並且它沒有出現虧損,還為納稅人賺取了利潤。

最後,正如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Boston)行長埃裏克•羅森格倫(Eric Rosengren)最近建議的那樣,美聯儲可以請求國會授權購買有限數量的投資級企業債券。大多數央行已經擁有這種權力,歐洲央行(ECB)和英國銀行也經常使用這種權力。美聯儲的干預可能,有助於重啟目前處於巨大壓力下的企業債券市場。此類計劃必須經過仔細校準,以便將美聯儲承擔的信用風險降至最低,同時仍能向這個重要市場提供所需的流動性。

譯者/何黎

引用來源:FT

NHK NEWS LIVE

國內新聞直播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