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全民基本收入」可應對新冠疫情危機

「全民基本收入」可應對新冠疫情危機

編按:新冠肺炎造成全球供應鏈斷鏈,衝擊供需平衡,鎖國與邊境管制,人流、物流皆受到牽連,就算能出口貨物,但誰承接進口,各國政府與央行在應對疫情快速蔓延影響經濟與金融市場,紛紛出台緊急政策因應短期衝擊,英國經濟學家獻策,認為「全民基本收入」也許可以應對新冠疫情危機,但人民恐慌掃貨,有了基本收入,下一步要滿足的是生活必需品。

英國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Balliol College, Oxford)經濟學研究員丹尼爾•斯坎德說,如果新冠疫情爆發高峰將在幾周內來臨,實行「全民基本收入」是一種成本上可行而且能立即見效的應對方式。

斯坎德表示,新冠疫情危機對許多勞動者來說是一場災難。例如,英國許多公司正在遊說政府為他們公司提供財政支持,但英國人常常忘了繁榮並不是依賴少數聲譽良好的商業巨頭和大公司。

文章中斯坎德提到,在英國,繁榮還取決於近500萬個體經營者和600萬個小企業,這個群體的經濟生活相對微小,遠離公眾視線,對政策沒什麽影響。這場大流行病讓人們忽然想起了他們的貢獻。而如今受疫情威脅最大的也是他們。

但政府傳統的政策工具無法觸及基層人民。調整利率並不能幫助那些面臨收入縮水和沒有病假工資的個體經營者。

金融穩定計劃並不能拯救大量的餐廳、電影院、咖啡廳、酒吧和商店,接下來一段時間,這些地方的客流量將繼續大幅下降。大型基礎設施投資,無法支持那些財力不足以承受未來數月衝擊的小企業,何況英國99%的企業都是小企業。

斯坎德強調,現在是採取不同政的好時機,無條件的發放「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向英國每個人發放現金1000英鎊,就可以幫助這些人和他們的家人。這將使數百萬入不敷出的人立即獲得直接的財務補貼。

斯坎德更從懷疑的角度探討「全民基本收入」的概念。近年來,此類計劃的受歡迎程度激增。許多人將其視為對自動化威脅的必要回應,是支持那些未來可能找不到工作、沒有收入的失業人士的方法。

從斯坎德在科技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研究結果中,認為眼下的問題不是世界上沒有足夠的工作崗位,而是人們缺乏完成工作所需的技術。但機器人可能還沒有搶走所有的工作崗位,但這場大流行病正在摧毀這些工作崗位上的人民,剝奪了賴以維生的需求。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楊安澤也認同實行「全民基本收入」,並表示,「我本應該討論疫情,而不是自動化。」

斯坎德認為,「全民基本收入」是負擔得起的。向英國每人每月發放1000英鎊的現金,將使英國政府每月支出約660億英鎊,這只是英國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維持運轉所需的近5000億英鎊紓困資金的一小部分。而且這只是臨時措施。這在政治上也是可行的,而且不止是在英國可行。

英國政府表示,未來3至4周是感染高峰期,英國近一半的新冠肺炎病例會在這個階段出現;95%的病例將在9至10周內出現。我們仍然可以期望這將是一場短期危機,只需要臨時措施,盡管這些措施不同尋常。

曾任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的賈森•弗曼(Jason Furman)指出:「國會應盡快向你們發放1000美元,再向你們的每個孩子發放500美元。」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目前正「考慮立即向美國人發放支票」。

雖然這樣的「全民基本收入」聽起來有點簡單,但簡單正是它的強大之處。不需要複雜的經濟狀況調查和監管,也不需要繁文縟節和行政管理。

斯坎德提到,1942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廢墟中,威廉•貝弗裏奇(William Beveridge)出版了《社會保險和聯合服務》(Social Insurance and Allied Service)一書。這本書改變了大危機時期普通民眾的生活,為英國建立了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擴大了英國國家保險(NI)。

貝弗裏奇在該書開篇寫道:「世界歷史上的革命時刻是革命的時刻,而不是修補的時刻。」

這次的危機和貝弗裏奇說一樣,我們必須以想像力和開放的心態來應對。對現有干預措施的小修小補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更加大膽策略。

引用來源:FT

NHK NEWS LIVE

國內新聞直播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