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新冠肺炎發威 史上最孤單的東京馬拉松

新冠肺炎發威 史上最孤單的東京馬拉松

編按:新冠肺炎(COVID-19)不只影響民生與經濟,這把火也燒到體育界,各國國際及國內各大賽事,都限制觀眾入場,避免群聚感染,台灣也不例外,日前超級籃球聯賽(SBL)也宣布下半季為防疫閉門比賽,每隊限額30人進場,以轉播方式公開賽事,東京一年一度的馬拉松選手,也成了今年史上最孤單的跑者。

自從武漢肺炎因日本政府的不設防,而隨著中國人觀光客與旅中日本人帶回日本後,疫情便一發不可收拾,不但讓日本政界一團亂、日本社會陷於恐懼之中,如今也影響了運動賽事。

包括日本職棒、職業足球J聯盟等,熱身賽照常比賽,但禁止觀眾入場,而日本國技相撲賽場所,也決定只採轉播的方式進行比賽,但運動比賽就是要親臨現場才有參與感,只剩直播說實在的也是讓人感到空虛。

不僅如此,名列世界六大馬拉松之一的「東京馬拉松」,原本應該是滿滿的加油民眾,加上三萬多人上街長跑,但即便舉辦當日(3月1日)一早便風和日麗,卻因為武漢肺炎來攪局,搞得主辦單位不得不宣布,暫停一般參賽者,只保留菁英組兩百多位選手參賽,形成史上最孤單寂寞的東京馬拉松。

東京馬拉松最早是在1981年2月,由讀賣新聞社與日本電視所舉辦的「讀賣日本電視東京馬拉松」為發端,同年的3月富士產經集團也舉辦了「東京紐約友好馬拉松賽」,這兩場馬拉松獲得了相當大的迴響。

隔年這兩個賽事打算續辦時,東京都卻認為連續兩個月舉辦馬拉松,對於東京都內的交通影響過大予以拒絕,因此兩個主辦單位便決議,雙方開始合辦馬拉松比賽,而且偶數年由讀賣主辦,奇數年則由產經主辦,並定名為「東京國際馬拉松」。

2007年再整合自1979年起便舉辦的「東京國際女子馬拉松」,成為男女皆可參加的「東京馬拉松」了。東京馬拉松除了正規賽(42.195公里)之外,尚有10公里賽以及輪椅馬拉松,也因此每年都吸引數萬人參加,是國際上相當知名的馬拉松賽事,並且名列世界田徑總會的世界馬拉松大滿貫之一(其他包括波士頓、倫敦、柏林、芝加哥、紐約、世界田徑賽與奧運的馬拉松比賽)。

如此重要的比賽,自然吸引世界各國好手與長跑愛好者,就以2020年東馬來說,報名者就高達將近30萬人,即便海外人士的報名費高達18,200日圓(10公里賽為6,700),名額僅有37,500名,中籤率僅有12.7%,但大家仍趨之若鶩,光是台灣就有1,284人獲選參加,僅次於美國的1,803人,是海外跑者人數第二多的國家。

就在大家磨刀霍霍,準備參加這一大體育盛事時,卻爆發了武漢肺炎的疫情,攪亂了一池春水,由於中國出現大規模的感染,逼的東馬的主辦單位宣布,希望中國的跑者暫時不要來參加,資格可以保留到明年。

然而2月中開始,日本國內的確診人數,每天陸續以十多例以上的速度「穩定」增加,不但讓日本社會震驚不已,也導致東馬的主辦單位,不得不在2月17日宣布,將取消一般跑者參賽,僅讓欲爭取東京奧運參賽資格的菁英組選手,得以參加比賽。

到了比賽當天主辦單位可說是「戒備森嚴」,準備大量的口罩提供給工作人員、參與志工與採訪媒體記者等,另外還有酒精消毒液,提供相關人士進行手部消毒,報到時還發給感染症預防指南,懇請所有的參與者與採訪媒體配合。

此外,主辦單位也懇請東京都民盡量不要前往加油,如果要去也拜託戴上口罩,這讓比賽當天,不但跑者寥寥兩百多人,往年沿線有將近一百萬加油的民眾,當天也只剩下七萬多人,顯得冷清許多,氣氛不若往年。

但武漢肺炎影響的,不僅是體育賽事,現在連一般市民都受到大小不一的影響。由於先前大批中國觀光客將日本的口罩一掃而空,因此時序進入二月之後,日本便呈現買不到口罩的困境,在日本的疫情日益嚴重,加上花粉症的高峰即將到來,缺少口罩的日本人,成了「口罩難民」,肯定是相當痛苦了。

不過痛苦的事還不只缺口罩,酒精消毒液則因為中國的工廠先前停工,讓酒精消毒液的瓶子大缺貨,成為另一項買不到的產品。至於一個月前曾在台灣出現過的衛生紙之亂,居然活生生的搬到了日本,同樣因紙漿被拿去作口罩,且中國疫情嚴重無法出口紙漿,因此日本未來將為沒有衛生紙可用的傳言,導致大批民眾自2月28日開始瘋狂掃貨。

掃完衛生紙之後,接下來更因日本可能發生全國封城的流言,轉移掃貨目標,改為搶購白米。下場就是目前的日本,不但買不到口罩與酒精消毒液,就連衛生紙甚至於白米與泡麵,都有可能被一掃而空,難怪許多日本人,對於7月底的東京奧運,感到前途茫茫啊!

引用來源:想想

NHK NEWS LIVE

國內新聞直播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