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IMF總裁:反思我們給新興市場的建議

IMF總裁:反思我們給新興市場的建議

編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於金融時報發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重新考慮,修正對成員國的建議,重新評估四種工具的利弊。

如何才能降低資本流動給新興市場經濟體帶來的風險?

尋找正確對策對金融穩定、增長和就業至關重要:受益的是,這些國家正受益於充裕的海外資本,資本流動可用於為各種新創意和關鍵基礎設施提供資金。但也時而面臨資本流動波動性大,會損害金融穩定以及企業和家庭的前景。

應對資本流動波動性是項艱巨任務,國際社會在政策措施的合理組合和出台時機幾乎沒有共識。回顧2018年那波新興市場資本外流:巴西和馬來西亞對外匯市場進行干預以支撐本幣。哥倫比亞和南非幾乎未做干預。部分國家央行提高利率,而另一些沒採取行動。強力干預往往可以減緩貶值速度,但也非總是如此。

這些都引發質疑,包括針對IMF的質疑。因此,IMF正重新考慮並修正對成員國的建議。我們的目標是就保持增長和金融穩定所需的恰當政策組合提供國別化的建議。

新的「綜合政策框架」將重新評估4種工具: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匯率干預和資本流動措施的利弊,幫助穩定面臨國內外衝擊的經濟體。重要的是,新框架的「綜合」面,將拿捏這工具如何在彼此間,与各國國情相互作用。

IMF目前的框架基於較傳統的經濟思維,大體上引導成員國利用匯率為減震器。這方法提供有益借鑒,源自發達經濟體如何適應外部沖擊和匯率變動。但它會漏掉新興市場的重要特徵,而這些特徵會改變這些經濟體回應外部沖擊的方式,並可能勾勒不同的政策藥方。

新研究顯示,雖然新興市場已深深融入全球貿易,但貿易絕大多數都以美元結算,靈活的匯率只能提供有限的隔離。同樣,盡管新興市場已經充分融入全球資本市場,但它們的外債普遍以美元計價。這可能導致匯率變成震蕩放大器,因為它可能突然增加償債成本和負債。

實際上,各經濟體所採取政策的顯著差異,可能反映它們對外部衝擊的不同對策。在外匯市場流動性方面,新興市場國家之間也差異巨大,這可能影響它們試圖恢復穩定時可用的工具範圍。

雖然IMF過去對成員國的政策指引考慮到「綜合政策框架」中的4種政策工具,但我們認識到,需要更深入地了解這些政策如何在孤立以及相互協調的情況下發揮作用。例如,如果一個國家在遭受衝擊之前,採取宏觀審慎措置避免債務累積和貨幣錯配,那麽在遭受衝擊後,應該更多、或更少,使用貨幣政策穩定經濟活動?

應該利用外匯干預來穩定匯率,並遏制某些外部金融衝擊帶來的資產負債風險,由賦予貨幣政策更大自主權,以專注於穩定國內經濟活動嗎?這要取決於一個國家的特點,這種政策組合的可取性和有效性將如何變化?

在我們努力回答這些問題的時候,IMF的政策指引必須明確,在某情況下,某些工具在最佳政策回應中,沒有任何角色可以扮演。而且,即使我們找到了最佳政策組合,我們對相關國家的建議也必須考慮到,一些政策可能導致不良的副作用。其中,投資者對「單向」外匯干預的預期,可能抑制外匯市場的長期發展,並引發外幣債務過度膨脹。最後,IMF的新指引應考慮央行使用多種工具時,可能會引發的重大溝通挑戰和公信力問題。

在與我們的執行董事會及各國當局密切協商,推進我們的理念時,我們牢記一點:改善後的框架,應具有足夠的靈活性,以適應各種不同的目標。此外,雖然我們目前聚焦於能夠迅速部署,以應對外部衝擊的政策工具,但我們最終將擴大這一框架,將財政政策納入其中。

在IMF,我們將一如既往地努力為各成員國提供最佳政策指引,幫助各國實現增長和穩定的目標。

 

本文作者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

 

來源:FT、商業新媒體

引用來源:FT

NHK NEWS LIVE

國內新聞直播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