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中國「抗疫戰」的新態勢

中國「抗疫戰」的新態勢

編按:中國人大經濟研究員葉勝舟於金融時報發表指出:湖北之外的省疫情拐點確立。湖北及全國疫情拐點有候選、待確認。湖北地級市確診病例未出現「井噴」。

自1月20日起,中國「新冠抗疫戰」已近一個月,出現了新情況、新問題。本文動態跟蹤分析,並提出相應對策。

一、疫情最新態勢

1.湖北之外的省疫情拐點確立。

這個拐點要看全國、全省、本市的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圖,而非累計確診病例圖。前者的拐點更重要敏感,更能準確及時反映疫情高峰與變化。

據國家衛健委每日疫情通報,2月17日、18日,全國除湖北以外的30個省新增確診病例分別為79例、56例;自2月3日起連續15天下降,且連續2天降到新增100例以內的心理線。儘管國家衛健委更換統計口徑(不再將無癥狀的核酸陽性列入確診病例)、多省不公布疑似病例,仍不足以影響持續下降的大趨勢。

按照筆者「連續14天確診、疑似病例均下降,可視第一天為該區域的疫情拐點」的定義(《新冠疫情:趨勢判斷、薄弱環節與應對之策》,FT中文網,2020年2月7日),2月3日可視為湖北之外其他省的疫情拐點,也是全國民眾「抗疫必勝」的第一個信心支撐點。

然而,具體到某個省,近兩周確診病例如有較大波動(10例以上),未必持續14天下降,所以未必30個省都以2月3日為疫情拐點。

2.湖北及全國疫情拐點有候選、待確認。

2月12日,由於醫療資源更為充足、國家衛健委增加臨床診斷的定義,湖北將前期大量積壓的疑似病例診斷後,一次性公布新增確診病例14840例。同日全國因此新增確診病例15152例。

據國家衛健委此後的疫情通報,2月13日至18日全國、湖北的新增確診病例降幅明顯,均已降到2000例以下。其中全國分別為5090例、2641例、2009例、2048例、1886例、1749例;湖北分別為4823例、2420例、1843例、1933例、1807例、1693例。

如果再連續8天新增確診病例下降(全國、全省偶爾某天分別有100例、10例以內的小波動很正常),且每日比確診病例更多的病人康復出院,那麼按照筆者定義,至2月26日將明晰,2月12日可視為湖北及全國的疫情拐點。

3.湖北地級市確診病例未出現「井噴」。

武漢1月23日「封城」前離開的500餘萬人中,約2/3到本省各地級市,傳染源未能完全控制,傳播途徑未能完全切斷,導致持續擴散。

查詢湖北省衛健委官網公布的《2020年2月12日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情況》,全省新增14840例,武漢就有13436例,佔90.5%;湖北地級市佔比不足10%,超過100例以上的有5個,即荊州市321例、黃岡市264例、荊門市231例、鄂州市204例、孝感市123例。可見這一天公布的確診病例,主要是武漢存量「井噴」,而非湖北各地級市存量。

2月7日,國家衛健委首次宣布調遣16個省(很快增加到19個省)結對一一幫扶湖北地級市防疫,全國逾3萬醫務人員支援湖北,醫療資源獲得足夠保障。但湖北省衛健委此後12天持續通報的疫情表明,各地級市的確診病例並未如武漢2月12日一樣明顯飆升。

可能存在兩個原因:在兄弟省醫療隊全力支援之前,湖北各地級市的大量高度疑似病例,要麼輕症已自愈,要麼拖成重症已去世,且未列入湖北省衛健委公布的確診病例、死亡病例中。

4.全國、各省疫情終點還不明朗。

全國疫情已有明顯緩和。據各省衛健委疫情通報和鳳凰網匯總,2月17日,湖北之外的30個省市區,僅有2個省確診病例超過10例(河南11例、四川13例),7個省0例,其他21個省不足10例。2月18日,30個省市區確診病例均不足10例,且有8個省為0例。

按照筆者的定義,「連續30天無新增確診病例,可視第一天為該區域的疫情終點」,西藏最有可能出現第一個省級疫情終點。

湖北、全國雖然2月18日新增確診病例分別接近1700例、1800例,曲線還往上走,但從疫情圖中可清晰看出,上升越來越慢,斜率越來越小,表明離潛在的疫情終點越來越近。具體哪天,現在未知。

由於大部分省的疫情拐點已明朗,且湖北、全國的疫情拐點預計也比較清晰,現階段屬於疫情暴發期的末段。如無意外,2月末3月初全國包括湖北將轉為疫情平坦期。

新冠病毒傳染性強。以「鑽石公主」號郵輪為例,船上共3711人,截至2月17日,日本檢測其中1723人,已有454例確診,在人員密集、空間封閉的郵輪中感染率高達26.3%。

在全國疫情拐點未確立前,仍然是疫情暴發期。疫情終點不明朗,響應終點也無從談起。在本省疫情終點未清晰之前,各省一級響應不能放心解除。只要本省還有新增確診病例、湖北還有確診病例未出院、氣溫還未持續升高到30度以上,就不能麻痹大意,否則前功盡棄。

5.很多地區防疫矯枉過正未能動態調整。

如此寧嚴勿松,有兩個原因:一、前期武漢錯失「黃金防疫期」,直接導致全國防疫的極大被動和慘重代價,官員慌了;二、中央政府實質進行了總動員,輔之以嚴厲問責,各地紛紛疊加防控措施,官員怕了。

在疫情重點地區,很多嚴厲的防控措施很有必要。2月13日,中央點名湖北孝感、黃岡必須採取與武漢同等的隔離救治措施後,黃岡當晚即發出三條通告迅速升級防控,孝感16日通告嚴禁所有城鎮居民外出,違者一律處10日以下治安拘留。

2月16日,湖北省委省政府公告,全省所有居民點實行24小時最嚴格封閉措施,可視為兩周總決戰的動員令。

2月18日下午,鍾南山院士在廣東省政府新聞發布會上,公開對武漢的防疫隔離表示擔憂和委婉批評,「武漢現在看來還並沒有停止人傳人」,「一是正常人和病人分開,二是新冠肺炎病人和流感病人分開。……武漢用了很大人力財力,這個問題仍然不能解決。」

但各地有些升級的防控措施太激進,或者表述太刺激。例如,湖北三地使用「戰時管制」的極端敏感字眼,易加劇民眾恐慌焦慮情緒。

有些強硬措施持續2-3周已見效、並未及時放寬。例如,武漢為騰出更多病床,甚至將尿毒症、晚期癌症病人趕回家。這樣「一刀切」的簡單粗暴方式很不可取,不能因為挽救這個病人一條命,而送掉那個病人一條命。

1月29日,武昌醫院護士章芹父親去世。其父患尿毒症,每周需做3次腎透析,但武漢所有醫療資源幾乎都用於新冠疫情的防治,無處可繼續做透析。

類似的情況在廣州也有。筆者朋友的老母親80歲,放療胃出血發低燒,想住院打吊針,讓腸胃止血消炎。2月17日下午,去廣州兩個醫院就診都不接受,告知需先做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這能理解,問題是檢測結果需等3-5天出來,80歲的重症病人是否拖得起?

 

二、疫情暴發期末端的應對

1.必須救治所有危重病人。

生命權、健康權人人平等。隨著疫情緩解,全國各地應向所有新冠肺炎以外的危重病人,提供平等的公共衛生服務,新冠肺炎病人不能再佔用90%甚至全部醫療資源。即使在湖北這個疫情重點地區,由於19個省對口醫療支援,也有條件儘快恢復收治。

其他重症如晚期癌症,嚴重慢性基礎疾病如高血壓、糖尿病、冠心病、尿毒症等,應及時予以治療。70歲以上老年病人就診,應提供綠色通道。重症病人尤其是有基礎疾病的重症老人如有發燒,無論是否新冠肺炎,應優先開展核酸檢測,24小時內獲得結果。

2.儘快復工、復產、復學。

相關醫療企業春節假期已滿負荷營運,其他行業大部分可儘快復工復產。目前居於湖北的員工,暫時不召回。

如今後10天疫情不出現反彈,除湖北以外其餘省的大中小學、幼兒園,可於3月1日恢復開學,相應縮短暑假時間。

目前一二線城市和其他省會城市正在承受企業員工、農民工、高校學生三個返程小高峰的梯次考驗。如果嚴防嚴控,應對有力,早發現、早確診、早隔離,疫情即使有些小起伏(指零星確診案例),也不致於死灰復燃。

固定人員聚集的管控可適當放寬,如本單位、本部門人員工作交流、食堂就餐。但公共場合流動人員的聚集,在疫情終點確認之前依然需慎重。所以餐飲、娛樂、旅遊、交通等行業,以及商場、電影院、博物館、KTV等密閉場所,2月需緩一緩,民眾還需忍一忍。

進村、小區、單位的管制,不宜完全放寬,測體溫仍需保留。

來自、途經疫情重點地區的人員,仍需居家隔離或集中隔離14天。其他地區返城人員只要體溫正常,不必再居家隔離14天。

為安全保險起見,3月1日前,復工的企業應堅持實施網上辦公、居家辦公、輪流上班、錯峰上班,不宜實施全員定時上崗。

3.適時降低應急響應層級。

目前全國各省均為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綳得很緊。這種高壓氛圍,再怎麼動員基層官員放寬防控、上班族安心擠公共交通、民眾毫無顧慮出家門去逛街旅遊聚會消費,都很不現實。

應依法行政、依法治疫、依法引導。及時修訂應急預案,提出系列量化條件,何時啟動一級響應,何時降為二級、三級響應,何時解除一、二、三級響應。不涉密的應急預案應向社會公布,讓民眾有穩定的心理預期,並由專家解讀、媒體傳播,從而做出更理性的反應和行為。

2月末3月初如轉為疫情平坦期,各省可根據本省實際,3月適時將應急響應降為二級,相應管制措施放寬,從而向社會傳遞出強烈的四個意圖:疫情緩解、初戰告捷、保障安全、刺激經濟。西藏可在各省中第一個降為二級響應。

 

三、主動參與非洲新冠肺炎預防

1月24日大年三十,筆者寫第一篇防疫分析文章時,並不擔憂湖北之外的省,因為全國各級政府已總動員,實施強隔離、硬隔離,控制疫情只是時間問題;也不擔憂武漢,因為全國醫療資源已經並將迅速全力支援,能夠撐起渡過難關。

當時最擔憂的是湖北各地級市,因為無力自救,兄弟省忙著自救和救武漢,還顧不上,不得不自生自滅一段時期。

如今筆者最擔憂的是非洲,醫療體系、人員、技術、設備、應急等全是短板。埃及已確診1例。如果非洲暴發新冠疫情,後果不堪設想,死亡人數也難以預估。

所幸目前非洲幾個大城市的氣溫不低,近期埃及開羅、摩洛哥卡薩布蘭卡的天氣都是10-20度,南非約翰內斯堡、肯尼亞內羅畢都是16-28度,剛果金沙薩更高達22-31度。這對抑制新冠病毒傳播擴散大有好處。

2003年,中國暴發SARS疫情。早期由於瞞報、漏報,導致疫情擴散,全國尤其廣東、北京、內蒙民眾深受其苦,也帶來全球公共衛生危機,引起全球公憤。

5月20日上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衛生部部長吳儀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第56屆世界衛生大會上發言,首先坦率承認,在發病初期,中國政府對這場疫情的嚴重性認識不足,公共衛生系統存在缺陷,此後迅速果斷地採取了一系列措施。接著她後退一步,向192個成員國代表深深地鞠了一躬,誠摯地表達謝意,其實也表達歉意。全場代表有些驚訝,隨後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其實也表達諒解。

17年後,中國再次出現嚴重的低級失誤,再次向境外輸出病毒。一個成熟、擔當的人或國家,會做錯事,但要誠懇認帳、努力補救。

非洲是全球防疫最大軟肋,萬一新冠疫情失控,中國無論是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還是作為疫情的首發國和輸出國,都有不可推卸的道義責任大力援助非洲。

必然投入巨大,耗時很長,成本極高,這對中國經濟復元是又一個災難性打擊。大量援助湖北的醫務人員剛打勝本土第一戰,來不及喘口氣,又不得不打更艱難的第二戰,去援助非洲兄弟。

所以非洲防治新冠疫情,不能完全靠運氣、靠天氣,中國應主動作為。預防好了,中國壓力小、代價也小。具體建議:

1.外交部、國家衛健委、商務部應向53個非洲建交國各派一個高級別代表團。拜訪埃塞俄比亞代表團,可同時拜訪非洲聯盟委員會。這既是醫療行動、公益行動,坦率說也是外交行動、公關行動,事關中國利益、尊嚴和榮譽,以此向非洲、世界表達中國的誠意和歉意。

2.每個代表團由5人組成。團長由建交國大使擔任,可給予「中國國家主席特使」的頭銜,表明中國的重視和誠意,也引起非洲國家重視。翻譯1人。

3.國家衛健委向每個代表團派出一位防疫專家,負責解讀新冠疫情。商務部向每個代表團派出一位貿易專家,收集對方援助意向,對接援助項目,並啟動中非合作機制。當地使館派出一位工作人員,專職協調落實。

4.每個代表團攜帶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新冠疫情最新診治方案,與非洲各國中央政府商定計劃,儘快對該國所有省級衛生官員、疾控專家大範圍實施專項培訓。財政部調整2020年中央預算草案,增加一筆專項資金,用於全球新冠病毒研究、診治、培訓和宣傳,主要用於非洲。

5.中國駐非洲建交國的所有使領館,疫情期間的首要任務是保持與駐在國衛生部門、疾控部門的密切溝通,動態通報中國的防疫措施和積極進展,動態跟蹤分析當地輿情與疫情。

6.非洲唯一一個未與中國建交的斯威士蘭,中國也應通過WHO或其他機制,主動請求以非官方代表團身份,去訪問、商討抗疫合作。

前幾天,有些主流媒體掀起一股 「春暖花開再擁抱」 的輿論。筆者沒有這麼詩意,以往感慨四季分別不明顯,春秋短、夏冬長,但從來沒有今年這麼迫切期待炎炎盛夏早點到來,氣溫儘快升高並穩定在30度以上。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