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元需要數字化改造

美元需要數字化改造

編按:哈德遜研究院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指出,去年7月,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在白宮簡報室的講台上解釋了他對所謂的數字貨幣或「加密」貨幣的風險的看法。

姆努欽說:「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已被用來支持數十億美元的非法活動。」 , 「許多玩家試圖使用加密貨幣來資助其惡性行為。」從那時起,聯邦政府一直未對數字貨幣採取任何總體政策,從而導致監管不確定性和明顯的敵對情緒,驅使創新遠離美國。

他說得很對:數字貨幣的新興革命是國家安全問題。但是問題在於,他的數字貨幣方法可能將創新推向美國主要的國家安全競爭對手中國的手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將數字貨幣作為其國家的關鍵創新目標。例如,在姆努欽的白宮聲明後三個月的2019年10月,習近平告訴政治局,他們「必須將區塊鏈作為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明確主要方向,增加投資...並加快區塊鏈的發展。」

聲明發表後不久,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就職地制定了新的加密貨幣法,以建立中國國家數字貨幣監管制度的框架。據中國人民銀行稱,這種中國數字貨幣,即所謂的“數字人民幣”現已可以試用

換句話說,儘管華盛頓重點關注是否允許美國金融體系中使用數字貨幣,但中國正在認真推進。中共控制這種新興金融技術的前景應該令人震驚。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美國在與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角色有關的方面享有顯著優勢。這些好處是如此巨大,以至於法國前總統將其描述為「 高特權」。例如,當華盛頓需要資助其揮霍無度的財政不負責任時,它可以以更便宜的價格這樣做,因為全世界都依賴美元。同時,如果借貸成本大幅上升,美國軍方可能將是第一個遭受更為嚴峻的財政資產負債表困擾的人。

或者,考慮美國的經濟制裁。美國製裁的基礎是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所享有的獨特地位。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賈瑞特·布蘭克(Jarrett Blanc)大西洋說: 「即使在美國基本上沒有任何貿易的公司,其銀行也有。」 「因此,如果他們與一個受到美國非常強大的製裁針對的國家進行貿易,那麼它們基本上就無法存入銀行。」

反過來,美國總統可以選擇容忍非法行為(無論是朝鮮彈道導彈試驗還是伊朗恐怖主義)與派遣軍隊。確實,無數的美國政策受到經濟制裁的影響,從制止性交易到懲治侵犯人權的行為(例如,針對中國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行為)。

美國經濟制裁的目標頻頻出現在北京控制之下的實體,這也許可以揭示出習近平為何如此感興趣地尋求避開美元匯率的原因。同樣,更深層次的控制也會使他對中國的控制權。正如《華爾街日報》11月份指出的那樣:「在中國的國外遊客希望用現金或信用卡購買一瓶水或出租車,卻發現自己不走運。」對數字支付的依賴使中共前所未有洞悉和控制中國的每筆交易。習近平政府可以自由利用這種權力來懲罰其對手,無論是香港維權人士還是維吾爾穆斯林。

中共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監視州的主人,正在從「哈薩克斯坦」到「吉布提」再到歐洲本身,在「一帶一路」全球重商主義中輸出系統和工具。換句話說,使用數字貨幣,中國可能幾乎消除了外匯管制所造成的障礙,同時建立了不需要美元的平行網絡。

美元的獨特地位及優越的特權不會在一夜之間消失。北京形容為具有「 無限的耐心 」,並且隨著加密貨幣的最新發展,它正在為未來開發替代方案構架。很明顯,這種替代性貨幣體係不會只在促進西方的隱私和法治價值觀。

如果數字貨幣創新者繼續拒絕他們,那麼他們就不必在美國工作。他們可以並且將尋找最佳的經商地點。無論是中國,俄羅斯,伊朗,日本還是歐盟,世界各地的中央銀行都在越來越多人關注數字貨幣以及它們如何為後美元世界定位。

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指出,「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美國必須以數字貨幣為主導:現在是美元進行數字化改造的時候了。

 

 

來源:哈德遜學院

引用來源:哈德遜研究院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