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歐亞集團總裁佈雷默:美國更糟糕的事將到來

歐亞集團總裁佈雷默:美國更糟糕的事將到來

揙按:日經於2019年9月曾報導指出,歐亞集團總裁 伊恩•佈雷默表示,美國時代終結的四個轉淚點,世界已經從「美國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時代,進入地緣政治風險湧現的「地緣政治衰退(geopolitical recession)」。2020年他認為美國更糟糕的事將到來。

美國發揮經濟和軍事上的影響力來確保基本的世界穩定、與具有相同價值觀的同盟國攜手應對全球性問題的時代已經過去,過去的世界秩序正在崩潰。回顧最近30年,可以發現讓世界陷入當前「政治功能紊亂」的4個重要轉捩點。

最初的轉捩點是1991年蘇聯解體之際西方的不當應對。經過與蘇聯長達數十年的激烈意識形態鬥爭之後,西方的民主主義國家贏得了勝利,但將前蘇聯國家納入資本主義陣營之後,就基本上置之不理。沒有像美國援助二戰後荒廢的歐洲一樣,實施「蘇聯版馬歇爾計劃」。

如今回想起來,前蘇聯各國,尤其是俄羅斯一直都需要大量的照顧和支援。重要産業被既得利益集團和金融寡頭(oligarch)所掌握。結果讓俄羅斯誕生了將動搖西方民主國家的穩定視為最重要課題的政治領導層。

接下來的轉捩點是2001年9月11日發生的美國9·11恐怖襲擊事件、以及西方發動阿富汗和伊拉克這2場泥潭戰的過度反應。如果考慮到阿富汗塔利班與基地組織存在勾結的情況,阿富汗戰爭可以説是迫不得已。但是,美國根據偽造證據強行發動與伊拉克薩達姆的戰爭,這一的判斷永遠損害了美國作為世界領導者的形象。

這兩場戰爭還製造了對於地區安保來説至今仍是重大威脅的2個國家。由於戰爭耗費了鉅額軍費和導致眾多犧牲者,美國與同盟國開始為了避免重演相同的錯誤而産生警惕。而對「世界警察」職責的熱心度明顯下滑。

第3個轉捩點是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從崩潰的危機中將國際金融系統拯救出來的全球性合作應對,成為美國真正領導力和堅持民主主義的已開發國家真正合作的最後機會。可以説G7隻有在此時是團結一致的,G20峰會也在這個時候發揮了功能。

但是,利用民眾稅金救助大型銀行和金融機構的做法,讓更多的人認識到作出政治判斷的階層與民眾相去甚遠。「佔領華爾街」等反對貧富差距的運動出現又消失,但問題並未在根本上得到解決。

不平等感的擴大招致了民粹主義高漲是第4個轉捩點。脫歐派在英國公投中取得勝利、美國總統川普上台,不僅是國內政治,國際合作也出現了裂痕。

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終結,在全球民主國家逐漸得到支持的「本國至上主義」開始被廣泛接受。再加上伺機而動的中國正在構建對抗西方的替代性國際體系,國際局勢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最不穩定的狀態。

歐亞集團2020年1月發佈了2020年全球「十大風險」。其中將「誰將統治美國」列在首位,指出11月的美國總統選舉將出現很多人認為不妥當、不可信的結果。預測稱外交政策將更加不穩定。這是該公司首次將美國國內政治列為最大風險。

國際政治學者伊恩·佈雷默(Ian Bremmer)領導的歐亞集團在年初預測可能對一年的政治和經濟産生巨大影響的事件。2019年提及歐美政治的混亂和主要國家的同盟弱化。實際上,川普在美國國會眾議院因烏克蘭相關問題而遭到彈劾,混亂正在加深。

2020年美國的動向繼續受到關注。佈雷默表示「此前沒有把美國國內政治列為最大風險。今年,美國將以史無前例的形式受到考驗」。

美國眾議院全體會議2019年12月對川普進行了彈劾,但在執政黨共和黨佔過半數席位的參議院彈劾審議中決定罷免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如果在總統的正當性受到質疑的背景下進行選舉,選民的信賴下降將難以避免。佈雷默指出,如果彈劾不再具備政治威懾力,「川普可能會覺得也擁有干擾(美國)選舉結果的權限」。

其次,中美關係也被列為風險。兩國預計1月15日舉行貿易磋商「第一階段協議」的簽字儀式,但産業補貼等兩國間分歧明顯的問題被擱置,對立難免會長期化。中美「脫鉤」的影響「不僅限於世界科技領域,還將波及從媒體到學術等眾多行業和機構」。

歐亞集團還預測稱中東的緊張局勢將加劇。認為伊朗和美國都不希望發生全面戰爭,在此基礎上指出「伊拉克內部發生致命性小規模衝突」的可能性。相繼發生的大規模自然災害也繼續構成風險。各國政府、投資者和企業等需要迅速應對氣候變化。

佈雷默在報告中表示「2020年或將成為國際政治的轉捩點」。他指出在過去數十年裡,全球化一直在減少全球貧困,支撐和平。現在中美對立和已開發國家的分裂加劇,「導致世界性危機的可能性正在提高」。

歐亞集團總裁 伊恩·佈雷默:美國總統川普在最近3年裏顛覆了國內外的政治常識,將美國政治的對立格局從「左派對右派」變為「我們對他們」。他還改變了總統發佈信息的慣例,例如經常利用推特(發佈重要政策,或表明自己的態度等)。但美國仍保持了健全,這是因為美國的民主主義和統治制度具有應對逆境的力量。然而,更加糟糕的事情將在今後到來。

針對今後12個月的美國政治,能帶著堅定信心説出來的事情少之又少。首先,由於(據稱川普遊説烏克蘭政府調查美國在野黨民主黨的前副總統拜登)烏克蘭「電話門」,美國參議院將啟動彈劾審議程序。但參議院由執政黨共和黨佔過半數席位,川普被認定無罪。

問題是接下來的發展。2020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出現激戰基本上已成定局,不管是誰贏得勝利,近半數美國國民或許都會認為此次選舉有問題。由於這種原因,歐亞集團作為2020年最大的地緣政治風險,提出了「誰將統治美國」。

如果川普在參議院的彈劾審議程序中被判無罪,民主黨議員及其支持階層或許會認為,這並非是基於客觀事實的判斷而是基於政治考量的結果。在總統的合法性受到質疑的狀態下舉行大選,就算川普成功連任,上述情況也將成為污點。

麻煩的是,川普或許會認為,在參議院的彈劾審議程序中被判無罪,是美國傳統的統治制度和政治規範無法威脅到自己立場的可靠證據,進而趁此機會採取行動。招致相信川普有望連任的外國勢力干預美國總統選舉的可能性也將隨之提高。

對於採取措施防範外國勢力干預選舉,白宮和美國參議院都不積極,這給批評派提供了很多攻擊材料。在這種狀態下,如果川普成功連任,民主黨陣營就會認為,不僅是川普連任本身,就連推動川普連任的機制都存在問題,憤怒或將爆發。

不過,無法保證川普能在總統選舉中贏得勝利。在全部輿論調查中,川普的支持率都沒有超過50%。川普如果失敗,可能把譴責的矛頭對準外國勢力,主張那是失敗原因,還可能拒不承認失敗本身。這樣一來,將進一步損害美國總統選舉的合法性。

這些情況全部意味著,此次的總統選舉發展到向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起訴的可能性很高。有觀點指出,最高法院的判斷將開始受到政治影響。在選舉戰中對立的候選人相互指責對方威脅美國統治制度的存續之後,失敗者爽快認輸的可能性較低。

儘管如此,2020年美國的民主主義不會就此破産。美國花費數個世紀建立了一套不容動搖的機制。

但如果考慮到彈劾審議、總統選舉、以及發展為向法院起訴等局面的可能性很高,只要總統選舉的結果沒有産生明顯差距,大量美國國民或許都會認為此次總統選舉存在問題。而且,在美國國內加深的混亂還將波及海外。這對美國國民來説是糟糕的情況,對於世界其他地區也將成為同等麻煩的事態。

美國的同盟國或將在越來越不安的同時,關注自從因(1970年代前半期的)水門事件而辭職的前總統尼克森以來的脆弱美國總統的誕生。如果同盟國對於和美國同命運感到猶豫,最好等到2021年再行動。

 

日經編輯委員點評:美國分裂將持續至何時

藤井彰夫:終於迎來2020年這一美國總統選舉之年。正如佈雷默指出的那樣,不管是川普連任,還是民主黨候選人贏得勝利,美國的政治分裂或許都不會輕易結束。

尤其嚴重的情況是,在投票結束之後,共和黨和民主黨任何一方的陣營聲稱計票結果存在違規等,進而展開法庭鬥爭。

在距今20年前的2000年,共和黨候選人布希對陣民主黨候選人戈爾的總統選舉中,由於大票倉佛羅里達州的計票工作存在瑕疵,發展為法庭鬥爭,發生了投計票日過去1個多月仍無法確定下一任美國總統的異常事態。筆者當時赴佛羅里達州採訪,親眼目睹了混亂。

最後戈爾接受了對自己不利的最高法院判決,表示「為了國家的團結,承認失敗」,呼籲支持者接受選舉結果,為漫長的鬥爭畫上句號。

如今美國的分裂程度明顯比當時更加嚴重。在不留隔閡的情況下結束激烈的選舉戰似乎非常困難。世界被迫與分裂的美國打交道的情況會持續至何時呢?

 

來源:日經

引用來源:日經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