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北京希望保留伊朗的現狀

北京希望保留伊朗的現狀

編按: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與邦妮•格拉澤(Bonnie Glaser)於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的評論中指出,北京呼籲應該維護中東和海灣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最近美國對伊朗軍事指揮官卡塞姆·索萊馬尼(Qasem Soleimani)進行無人駕駛飛機襲擊,以及伊朗隨後對美國軍事基地的反擊之後,又發生了由美國主導的中東戰爭的前景。

對於此一事件的回應上,有一些人認為北京樂見美國與伊朗開戰,因為可以分散美國對與中國的戰略競爭關注,為北京提供喘息的空間,以繼續建立其全方面的國力,提升中國作為伊朗擁護者的形象。維護國際秩序,同時削弱美國作為全球領導者的作用,並削弱美國同盟。正如一位分析人士所說:「殺害索萊瑪尼可能為北京帶來重大機遇,不僅可以防止另一場災難性的戰爭,而且可以增加北京在該地區的影響力,進而取代深不可測的華盛頓。」

從表面上看,這種論述是合理的。

在美國遭遇9/11襲擊事件,隨後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對決,北京時任中國領導人江澤民確實看見「戰略機會」可以打開門戶。北京意識到新當選的布希總統,將對中國採取強硬路線,北京在向美國提起反恐戰爭時,立即向美國提供了援助。然而中國領導人很快也意識到,美國分心在多次的中東戰爭中陷入困境,這意味著中國有喘息的空間,來進一步發展經濟並擴大其軍事力量,而美國無法施加壓力。

美國參與中東戰爭事務的意見兩歧,不僅在國內,對於參加戰爭的美國盟友也是如此。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針對伊朗的新軍事行動,將使美國與其他親密盟國之間的關係緊張,美國也試圖招募其中的許多盟友,以制止北京不斷增長的軍事和技術能力。

的確,如果美國以類似於伊拉克或阿富汗的規模,陷入中東地區的另一個長期泥沼,北京無疑地利用這一戰略將尋求重新定向。 然而,儘管美國2000年代初被困中東事件,是中國戰略機會之窗的重要因素,但如今的時代已經大不相同。鑑於該地區嚴重依賴該地區的能源供應,以及在阿拉伯國家不斷增長投資組合,北京首先尋求維持現狀。中東穩定對中國而言,比戰爭要好得多,這場戰爭,將使它在該地區不斷增長的利益組合面臨風險。簡而言之,2020年不是2001年,中國在全球範圍內的利益和投資的擴大,意味著,即使中東動盪削弱了美國與中國對抗的能力,它也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在考慮中國的能源需求下。不同於俄羅斯和美國等其他大國對該地區的敏感興趣,中國不是碳氫化合物的淨生產國,而是一個龐大的消費國,石油消費總量佔進口的70%。 確實,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一直是全球石油需求的主要推動力,據一項估計,“中國在2009年至2015年間全球石油增量需求增長約佔43%。” 2017年,中國已超過美國成為最大的原油進口國,並且隨著美國繼續努力提高生活水平並轉向增加國內消費,更不用說穩定其正在放緩的經濟,將優先考慮獲得穩定且可預測的能源供應。

俄羅斯是中國原油的主要來源國,但一半以上的原油進口來自歐佩克成員國。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阿曼是中東地區向中國提供石油的三個最大國家,佔其石油進口總量的近四分之一。伊朗本身每天向中國提供58.54萬桶原油,約佔總數的6%。儘管海關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從伊朗的石油進口量暴跌,但這一數字未能捕捉到運往馬來西亞,並再出口到中國的伊朗石油,以逃避川普政府實施的制裁。

短期內,對這種供應的任何中斷,甚至是美國在該地區的干預所造成的中斷,對中國來說都將是非常昂貴的。正如我們的同事喬恩·奧特曼(Jon Alterman)在最近的國會證詞中所說,“該地區的瓶頸-霍爾木茲海峽,巴布·曼德布河和蘇伊士運河–是中國的瓶頸。”北京正在積極努力,將中國經濟朝向可持續的能源方向多元發展,但事實上,中國目前有近3億輛消耗汽油和柴油的汽車需要使用汽油。

對於中國而言,能源供應不僅僅處於危險之中。目前,據估計有五十萬中國公民在中東生活和工作, 2011年在人民解放軍領導下從利比亞撤離近35,000名平民的努力表明,海外足跡不斷擴大的後勤現實十分可觀。加上中國在該地區不斷增長的投資組合,2018年中國向該地區提供的貸款和援助超過230億美元,投資總額為280億美元。

這些事實,構成了北京在過去一周中,明確地要求美國和伊朗克制的呼籲。正如中國外交大臣王毅1月4日所說: “應該維護中東和海灣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換句話說,中國現在在該地區有太多危險,不能看到它陷入混亂。

 

撰寫者

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任職於華盛頓特區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費和中國研究項目乙員。

邦妮·格拉澤(Bonnie Glaser)是亞洲的高級顧問,也是CSIS中國電力項目的主管。

本評論由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製作,CSIS是一家專注於國際公共政策問題的私人免稅機構。它的研究是無黨派和非專有的。CSIS沒有採取特定的政策立場。因此,本出版物中表達的所有觀點,立場和結論均應理解為僅是作者的觀點,立場和結論。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2020。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