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川普點燃什葉派的怒火

川普點燃什葉派的怒火

編按:參閱保羅•克魯格曼於紐約時報發表的評論。

當今川普領導的錯誤是;他很難理解,其他國家也真實存在。川普政府持續以恐嚇取勝的國際戰略,讓其他國家的公民寧願付出高昂代價,無論金錢還是生命,也不願看到自己國家非常恥辱的讓步。多年來,美國的確擁有特殊的領導地位,有時還參與重塑他國的政治體系,但美國之所以特別,並非只是到處發號施令的大國,而在捍衛某種更大的東西。並不意味美國一直是股正義的力量;在其擁有全球霸權期間,亦做了許多可怕的事。但美國曾明確支持全球法治,支持所有人共同規則的體系,在北約等聯盟和世界貿易組織等機構中,試圖與其他國家平起平坐。

「這是為了阻止戰爭」,下令擊殺伊朗革命衛隊司令官的美國總統川普是這樣表示。但現實或許不會如此發展。這是因為川普唐突的判斷點燃了伊斯蘭教什葉派的怒火,有可能加劇中東的分裂。

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被殺的卡西姆·蘇萊曼尼的靈柩,抵達伊朗西南部城市阿瓦士 (Ahvāz)時,到處都是表示哀悼的人。這種情景令人想起約40年前的伊斯蘭革命時。

在巴格達和伊拉克中部的卡爾巴拉、伊朗中部的貢姆等地人民紛紛表示悲痛。這些城市具有共同點,都是祭祀什葉派領袖及其親屬的宗教設施所在的聖地。

伊朗最高領袖何梅尼誓言,對卡西姆·蘇萊曼尼被殺展開報復。但是,自1月3日被殺到1月6日,沒有展開大規模行動。這是因為目前處於悼念卡西姆·蘇萊曼尼之死的服喪期間,但在什葉派裡,這個時間具有重要意義。。

這是因為服喪的沉默,將加強憤怒的能量。在伊斯蘭革命上一年的1978年,以發生在阿瓦士近郊城鎮的火燒電影院事件為契機,反對獲得美國支持的君主政體的遊行,在服喪期間的40天裡擴大,最後波及伊朗全境。

面對屬於伊斯蘭世界多數派的遜尼派,作為少數派的什葉派,無法忘記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外孫海珊及其一家在卡爾巴拉遭到殺害的故事。在伊朗最大的宗教城市貢姆,掛著表示海珊之血的鮮紅的復仇旗幟。

從巴格達,到卡爾巴拉、阿瓦士,再到貢姆。蘇萊曼尼的死亡,因什葉派的「聖地之路」成為導火線,將加劇反美情緒。伊朗政府希望將蘇萊曼尼之死,最大限度用於加強國內控制。

以革命精神為後盾的強硬路線抬頭,將阻礙伊朗政府利用這個局面爭取有利條件等的外交選擇。雖然沒有宣佈退出核協議,但宣佈了無限制推進鈾濃縮的方針,2015年與美歐等簽署的核協議已經名存實亡。

 

伊朗將採取哪些報復形式?

 

什葉派的憤怒不僅限於伊朗國內。2003年美國通過伊拉克戰爭武力,推翻薩達姆政權,導致伊拉克人國民的國家意識四分五裂。即使戰爭已過去18年,仍無法産生團結感。伊拉克人轉向通過阿拉伯人、庫爾德人 (巳為美捨棄) 、伊斯蘭教遜尼派和什葉派等民族與教派,來尋求自身認同感的狀態仍在持續。

負責伊朗間諜活動的組織的司令官(蘇萊曼尼)被美國在伊拉克殺害,這一事態具有象徵性,將進一步刺激伊拉克親伊朗派的反美情緒。來自伊朗的人員和武器通過什葉派的聖地之路流入、持續混亂的伊拉克分裂有可能進一步加深。

此外,還需要警惕地中海。黎巴嫩南部被什葉派民兵組織「真主黨」實際控制,與以色列形成對峙。

蘇萊曼尼此前領導著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精銳部隊「聖城旅」。「聖城」指的是聖地耶路撒冷。如果要繼承其遺志,那麼佔領東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就是重要攻擊目標。

據稱真主黨還在敘利亞發展。在控制巴勒斯坦加薩走廊的伊斯蘭基本教義組織「哈馬斯」和在葉門內戰中,與沙烏地阿拉伯軍隊等戰鬥的什葉派武裝組織胡塞武裝的背後,也有伊朗革命衛隊的身影若隱若現。

蘇萊曼尼服喪期間積累的憤怒將在哪噴出火焰?偶發性軍事衝突的危險存在於中東的各個地方。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松尾博文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覆制,違者必究。

來源:日本經濟新聞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