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中日韓合作繞不過的坎

中日韓合作繞不過的坎

編按:FT中文網與「經緯遠見」公眾號、中華智庫基金會共同主辦國際輿論報導的焦點之一,是落實「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為前奏的中日韓領導人的成都峰會。事實上,東亞三國試圖進行這種合作已經運作和推廣了多年,甚至提出過中日韓三國統一用「亞元」這種貨幣,但一直少有進展,除了三國自身的不少問題外,外部力量的美國是最大的干擾因素。曹辛指出東亞三國的合作必須克服:經濟合作問題與朝鮮問題,合作才會有基礎。

就經濟合作而言

中日韓三國之間的經濟合作存在著三國間國力的懸殊和差異的問題,包括國內生產總值、國內外市場的大小和消費人口數量,以及產品競爭力等多方面的差異,這實際上都會影響三國合作的心理素質,從而直接或深遠地影響具體的合作行為,尤其是中國這樣被西方稱為「非市場經濟」的國家。

國內生產總值(GDP)是比較國與國經濟實力的一切基礎。而據最新的統計報導,在經濟總量方面,中國國內生產總值2019年前三季度為10.2兆美元,日本為37773.79億美元,韓國為12210.3億美元,這奠定了三國各自基礎經濟實力總量的前提。

而中國在貿易數額上則壓倒了日本和韓國,就中韓兩國為例,截止到今年12月25日,韓國貿易額突破了1兆美元,而中國僅前三個季度就為約3.27兆美元。中國的對日、韓貿易在相當長時間內處於順差狀態,就反映了這種狀態。至於消費市場面積和人口數量方面,中國對日韓兩國的壓倒性人口數量,以及中國居民收入水平的日益提高,也決定了中國壓倒日韓消費的數量。

中國對日韓兩國的壓倒性優勢,決定了中國除非在東亞承擔川普就任總統前美國在世界貿易格局中的角色,即相對徹底的市場開放式的角色,否則難以承擔領導式位置。而至少在中日韓三國的貿易關係中,無論從東亞的歷史、現實和文化上看,中國很難不去承擔這一角色。然而,中國至今一直在國際上聲稱的「發展中國家」身份,除非有重大調整,否則一定是這種身份的障礙。

另一方面就是中日韓三國的互信度的問題。姑且不論過去歷史和戰爭給彼此帶來的深遠影響,還有韓日兩國作為小國和島嶼民族的思考方式及與中國的差異。僅從當今人口數量、國土面積、自然資源、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角度,以及歷史和文化來看,中國無庸置疑屬於日本和韓國人認為的「大國」,而他們則屬於小國。對中國人來說,小國的心理常常是無法理解的,同樣,他們也不能理解中國人的「大國」思維,甚至會對其產生由衷的恐怖心理。而千年以來中國在東亞的壓倒性優勢以及朝貢體系,都加強了上述這一切心理。

東亞三國雖「同文同種」但溝通並不容易,彼此在行為上並不好相處,有時候會比同西方人更難相處,包括在貿易上。例如他們會很自然地問:為什麼中國作為大國,還沒有我小國在貿易上更開放,你的動機何在?而資源相對貧乏的小國,必然在利益關係上比對得失和利害觀看得比中國更重,這種關係就必然變得敏感而多疑。

以日韓為例,此次力促實現「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的動議者當然是中國,日韓兩國雖然面對美國放棄世界老大讓小夥伴們發財的傳統而附議,但無疑也有自己的考慮。對韓國來說,因為「薩德」和歷史問題近年來被中日兩國接連制裁,已經心有餘悸,現在面對中國的邀約,雖然中國市場吸引力很大,但為了防止重蹈覆轍,只能狡兔三窟,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因此文在寅與中國及東亞合作時,不放棄「印太」聯盟,同時還要搞一個「東北亞鐵路共同體」,說白了就是還要與俄羅斯和朝鮮通過鐵路連為一體,積極參與俄羅斯遠東大開發,並盡可能進入朝鮮市場,努力分得一杯政治和經濟羹。

同樣,此次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上,因為已經日本已經有了自己的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對中國此次這一動議,並不像韓國那樣迫切,但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面對美國不給小盟友牟利機會還實行敲詐的做法,只能另投門庭,事實上日本較早就已經決定安全上靠美國,經濟上靠中國的國策了。此次積極響應中國,除了上述考慮外,還有在「一帶一路」中分一份利的直接目的,特别是,日本的TPP也很歡迎中國加入,畢竟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更何況,對類似「一帶一路」之類的海外項目,日本的經驗事實上也絕不在中國之下。

因此,對明年就要實施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宜多思和慎思。

 

朝鮮問題長期無法解決

目前朝鮮至少包括兩大問題:當前的朝核問題;未來朝鮮半島的統一問題。朝鮮問題對東北亞合作的深刻影響主要體現在:它以核、導為主要手段,以世界上唯一超級大國美國及周邊盟友日、韓兩國為主要敵人,以不定期的方式,在中日韓三國周邊與相關對手頻頻發起懸崖戰術,繼而在東亞製造安全與和平危機。這一切決定了:東亞三國周邊始終存在著巨大的戰爭隱患;同時它還意味著,任何有意破壞東亞深度合作的力量,都可以利用朝鮮問題作為手段和支點,以有限度干擾方式破壞東亞合作。

面對基本態勢,中日韓三國的立場和利益顯然並非一致。就日本的立場來說,國內政黨和民眾相對一致,尤其是在反朝核和綁架日本人問題上;而韓國的情況則要分為左派和右派,左派明顯親朝,右派則正相反,甚至包括在朝鮮擁核問題上。中國的情況則更為複雜,在立場上中國主張朝鮮半島無核化,但中國一直把對朝核問題的處理與中美關係相聯繫,客觀上造成了中國作為有能力處理朝核問題的關鍵國家之一,事實上又難以處理危險的朝核議題,結果造成朝核議題一直在直接和間接地危害著中國的安全利益。此外,日、韓兩國還是美國的盟國,而且自身並不掌握高端核導力量。

在這種背景下,中日韓三國的高端深度合作,實際上並不穩定,受外力干擾因素太多。以當前形勢來說,朝美關係從安全角度看實際上就很不穩定,隨時可能發生衝突並爆發危機,這對東亞三國的合作將會構成直接破壞。然而三國在上周的峰會上,並未對朝核提出有效的解決辦法,峰會提出的辦法實際上就是放緩對朝鮮制裁,以求朝鮮不再惡化局勢,讓美國也不再以強力壓朝鮮屈服。這種做法是否能滿足朝鮮最重要的擁核和放開制裁這兩大核心利益,前景不確定,美國的核心利益就更難以滿足了。

因此,「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最重要部分的中日韓合作,可謂任重而道遠,必須對朝鮮問題實施有效控制,才能解除後顧之憂,擁有長遠的生命力。

 

來源:FT

引用來源:FT中文網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