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企業今在美籌資額大幅下降

中國企業今在美籌資額大幅下降

編者按:據2019-12-25FT與12-18 網易財經報導;今年中國企業在華爾街籌資總額下降一半以上,許多企業被迫調低估值和自己提供認購需求,但在紐約上市仍有助於提升品牌認知。科技行業在2019年全球IPO數量和籌資額方面繼續佔據主導地位,在香港聯合交易所IPO數量和籌資額在2019年仍冠全球,以阿里巴巴居功。

2019年12月25日今年中國企業在華爾街籌資總額下降了一半以上,許多企業被迫調低估值,並依靠現有投資者完成首次公開發行(IPO)。12月17日,安永發佈報告,分析總結2019年全球及大中華區IPO活動並展望明年市場前景。受市場擔憂情緒及其他地緣政治因素影響,今年全球IPO預計達1115宗,同比下降19%;籌資額則下降4%,預計為1980億美元。

科技行業在2019年全球IPO數量和籌資額方面繼續佔據主導地位。由於下半年大型IPO的有力推動,香港聯合交易所IPO數量和籌資額在2019年雙冠全球。科創板的成功運行則推動上海證券交易所位列全球IPO數量的第三位和籌資額的第四位。全球前十大IPO中國內地和香港市場共占三席,分別是阿里巴巴、百威亞太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

Dealogic的數據顯示,新登陸納斯達克(Nasdaq)和紐約證交所(NYSE)的中國企業數量從去年的33家減少至25家,但這些交易的融資總額從2018年的92億美元驟降至34億美元。

銀行家和律師們表示,許多公司不得不調低估值,重估所謂“親友”交易--從現有股東或合夥人挖掘對股票需求,與以往的Road Show証券商推廣過程形成了鮮明對比,即投資銀行會把公司介紹給向自己的客戶(如大型機構投資者),同時積極招攬其他外部需求,以構建認購人氣。

再則棘手的美中貿易戰損害對中國股票的需求,即便這些不利因素顯示出緩解跡象,讓近期上市公司的糟糕表現,可能成為未來吸引外部投資者的障礙。

Dealogic的數據顯示,過去兩年紐約上市的58家中國公司中,只有13家的股價高於發行價;總體而言,這些公司的股價較發行價平均下跌29%。

儘管如此,律師和銀行家們表示,對需要新資金的中國企業而言,在美國上市比在香港或中國內地進行IPO更快、更省事,且隨著中國進入“資本寒冬”,私募市場融資已枯竭。

根據申報文件和銀行家的說法,全球最大比特幣礦機製造商之一嘉楠(Canaan)為在美國上市下調估值,進行同樣操作的還有平安(Ping An)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賬通(OneConnect)、新聞和數據網站36氪(36Kr)、在線藥房易恆健康(Ecmoho)等公司。

幾位銀行家和律師估計,今年赴美上市的中國公司,為其自己發行的股票提供大約20%至40%的需求,這可能掩蓋了對其股票的實際需求。

網貸公司玖富數科(9F Inc)上市時,三名投資者認購了99.9%的公開發行股份。長租公寓平台青客國際集團(Q&K International Group)上市時,“某些投資者”購買了其縮減發行規模後的三分之二股票,並接受了45天的禁售期,據銀行家們介紹,機構投資者會迴避這樣的限制。

財富管理公司普益(Puyi)財務報告部總經理何晶表示,9F Inc將購買其理財產品的中國客戶變成其今年3月2600萬美元上市的股票投資者。

何晶表示,該公司為自己發行的股票提供90%的需求,其承銷商消化了剩餘10%的股票。她說:“我們的業務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在中國,人們會認為在公開市場上市的公司是值得信任的公司。IPO的目的不是獲得資金,而是為了品牌認知。”

電商網站雲集(Yunji)上市時,其兩傢俬募股權支持者購買了其58.2%的公開發行股份,而在線教育提供商有道(Youdao)、房產網房多多(Fangdd.com)以及無人機製造商億航智能(EHang Holdings)上市時,現有股東都購買了相當大一部分公開發行股份。

麥楷博平會計師事務所表示,三、四年前,投資銀行告訴中國企業只需帶三分之一資金,將幫助籌集剩下資金。“最近,看到這個比例翻轉,很多在這完成的交易的主要來自中國資金。”他說;此類交易在香港的歷史上更為常見。批評人士表示,由內部人士持有大部分股份、只有少量自由流通股的上市,可能導致股價出現在這些公司的本土市場常見的那種大起大落。

銀行家和律師們聲稱,企業推進這些上市的原因眾多。一些公司在與私募投資者的早期融資協議中寫入退出日期,另些公司希持有股份員工獲得流動性。即使估值變低,在紐約上市也可以在國內給這些公司帶來聲望。

德意志銀行則表示:“從塑造品牌角度看,美國上市可帶來光環,對企業而言是個巨大的里程碑,也是可信度的標誌,因銀行家和律師都檢視過賬簿。” 但;德意志銀行基本上未參與此類“親友”交易。

 

來源:網易、FT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