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港人政治庇護問題 引起台灣「難民法」推動問題

港人政治庇護問題 引起台灣「難民法」推動問題

編者按:日前黃之鋒訪台,曾呼籲台灣政府訂立《難民法》,我國因兩岸政治因素,特殊的歷史發展,形成因應不同特定身分者適用不同的法規,早於1971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中華民國台灣非聯合國會員,也非《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的締約國,是否遵循國際公約,保障人權發展,台灣通過《難民法》草案前,仍須要多方評估對台灣國政發展與經濟問題。

因地緣因素,每年都有「政治難民」前來申請庇護,包括中國民運人士、西藏流亡人士、無國籍者,也有可能是香港反送中的異議人士等。依《難民地位公約》第1條規定,難民在定義上雖包含外國籍或無國籍人,但都以「跨越國境」為構成要件前提,而中港澳這三種身分,皆無可避免地觸及兩岸政治議題。在《難民法》草案通過前,現行的法律制度下,外國人或無國籍者若欲尋求認定為「政治難民」而暫時居留台灣,在申請程序上只能適用《入出國及移民法》。而中國(大陸)人適用《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下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港澳人則適用《香港澳門關係條例》(下稱「港澳條例」),形成獨步全球的一套難民庇護體制—三部法律體系,兩個主管機關(陸委會、內政部移民署)。

根據2019年12月17日 10:53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 史書華 報導,因香港人在台灣殺人又逃回香港事件,所引發的反送中運動,導致香港抗議者出走到台灣避難,最終還是會面臨到「在台延長臨時簽證的時效」問題,據香港警務處統計(12/9)公布,過去半年內已拘捕6022人,其中學生占四成,18歲以下的占一成六。港府從採取高壓手段,抗議者與警察在街頭對立時,促使部分香港抗議民眾紛紛前往台灣,而台灣也因為「反送中事件」,成為香港政治問題的第二個戰場。

曾參與台灣野百合學生運動的黃春生牧師表示,對於香港事件學生積極參與捍衛民主與自由感受特別沈重,香港很多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中立性,既然無法改變現狀,逃離是他們唯一的出路,但逃到台灣後,不是只有居留權的問題,《難民法》的推動似乎非當務之急,因為一般來說,《難民法》是處理一國對「外國」或「無國籍」人士的政治和人道庇護。台灣四面環海,不像歐陸國家經常碰到邊境的人員流動問題,台灣最常碰到的政治流亡者,是來自海峽的對岸。但在討論《難民法》的實行,要從我國《憲法》著眼,港澳與大陸地區並不屬於「外國」。因此,以往《難民法》制訂要一同修改《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讓符合條件的對岸人民也可以申請庇護。

根据台灣的相關法規,港人所持的臨時網簽或旅遊簽,可因特殊事故申请延期停留一次。台灣義務律師團體 TW-HK Legal Support 發言人陳雨凡表示,按照目前義務律師團的經驗,台灣的行政機關對申請者的延期停留都是採「寬容處理」。然而,在現行的「中華民國」架構下,中國大陸與港澳地區在台灣被「特殊化」,台灣與两個地區的交往也分别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簡稱《兩岸條例》)與《港澳條例》規範。這意味著,來自中國大陸和港澳的政治流亡者,無法單單寄託「外国人」適用的《難民法》在台灣找出路。陳雨凡舉例,現在要核發港澳人士的長期居留許可,會經過國安審核,但目前的審核過程缺乏制度,皆以「個案處理」代表一切都在檯面下運作,會無法源依據無所適從。中央研究院法學研究員廖福特表示支持台灣難民議題走向立法化,以修改《兩岸條例》與《港澳條例》,讓相關條例准用《難民法》,如是但心政治因素導致申請庇護人數過多,可仿效其他國家的普遍作法,依自身的能力和資源設定接納人數上限。陳雨凡也建議,如果台灣在短期之内無法制定《難民法》、或修改《兩岸條例》與《港澳條例》,至少,台湾行政機關可以制定《港澳條例》18條的施行细则,如此才能確認政治庇護的審核標準。事實上,近半年来,台灣官方對港人的政治庇護問題試圖保持距離,但現實卻愈來愈窘迫。

一旦通過《難民法》,協助對岸人民申請庇護同時,我們更要省思的是,衝擊我國的下列相關問題,包含政治、國安、經濟、醫療資源、教育資源、社會問題、社會福利、人文文化等的影響,非保障人權為理由的一言以敝之。台灣真的準備好,以《難民法》直球承受對岸的政治問題嗎?

(資料來源:FT、報導者、聯合報

其他新聞參考:

1. 林楷軒/《難民法》草案怎麼「撐香港」?我國獨特的難民庇護體制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0043/4039853 (聯合報 嗚人堂

2. 真的假的?台灣無「法」提供難民政治庇護?

https://www.twreporter.org/a/mini-reporter-taiwan-refugee-law (報導者)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