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經濟學人》檢視Elizabeth warren重塑美國資本主義的計畫

《經濟學人》檢視Elizabeth warren重塑美國資本主義的計畫

編按:美國資本主義的運作現許多問題。108年10月26出刊的《經濟學人》檢視Elizabeth Warren想要重塑美國資本主義的計畫。Warren的很多想法是好的,她想限制大企業過往那種買通政客然後吞食對手的陋習也是對的。但《經濟學人》認為她的計畫仍需依靠監管力度和保護主義,而她似乎低估了市場機制中也有著幫助中產階級發展的動態力量。

據遠見華人菁英論壇於108年10月29日報導,上海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丁學文撰文解讀108年10月26出刊的《經濟學人》。《經濟學人》文章開頭表示,Elizabeth warren 其實非常不容易。她出生於俄克拉荷馬一個困苦的家庭,她一路堅持,最後成為哈佛大學的明星法學教授。做為一個1970年代時期的單身母親,她藉由努力的工作打破了常規。在現在這樣一個用Twitter治國的時代,她是一個不在乎旁人眼光,死咬政策缺陷的狂熱者,這讓她在2020年成功超過其他候選人,成為民主黨內最具競爭力的總統候選人。這場激烈的競爭中,支持warren的美國人比支持唐納德·川普的人還要多。

warren的人生很傳奇,但令人更驚奇的是她想重塑美國資本主義的雄心壯志。她的很多想法是好的,她想限制大企業過往那種買通政客然後吞食對手的陋習,這是對的。但從本質上來說,她的計畫仍需依靠監管力度和保護主義,但她低估了市場機制中,幫助中產階級的動態力量。目前看來,它還不是解決美國問題的答案。

Warren正努力回應一系列長期存在的隱患問題。儘管工作機會充裕,但工資增長異常緩慢,這讓美國的不平等程度,高於任何其他富裕國家。在高達三分之二的產業中,我們看見大企業愈來愈大,這使他們可以創造出非比尋常的高利潤,但卻很少和他們的員工分享。

對於Warren來說,這事關每個人。她的父母在1930年代經歷了大蕭條,後來她父親還因病破產。身為一名學者,她專門研究破產法是如何使這些人陷入困境。她的思想,起源於一個不穩定的中產階級,那是一個被大企業猛烈欺凌、華盛頓政客被利益捆綁的大時代。

一些共和黨和華爾街評論家,聲稱Warren女士是社會主義者,其實她不是。她不支持企業公有化,或貸款信用由政治所控制,相反的,她贊成應該強制民營企業通過一種公平測試法規,以證明其所作所為是否經得起驗證。

這些法規涵蓋的範圍令人瞠目結舌。銀行將被拆分為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像臉書這樣的科技巨頭將被分拆而轉爲公用事業;在能源領域,將禁止水力壓裂開採頁岩氣(對於燃油市場來講,這就好比關停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業);逐漸停止使用核能源,並致力於再生能源;全民醫保系統將取代私人健康保險;私募股權巨頭們再也不能拿有限責任作擋箭牌,相反,他們將承擔所投資公司的債務。

這種部門的重新監管制定,將全面的以經濟措施展開。對收入超過25萬美元的人群,徵收15%的社會保障稅;對資產超過5,000萬美元的人群,徵收2%的年度財富稅;對身價10億美元以上的人群,徵收3%的稅收;對公司利潤,徵收7%的額外賦稅。

同時,國家將解放所有者對公司的控制:所有大企業都必須向聯邦政府申請許可證,如果它們一再輕忽員工、客戶和社區的權益,則可以將其吊銷營業執照;工人可以獲得五分之二的董事席位。

Warren女士不是排外人士,但她是保護主義者,她的主張,與《經濟學人》支持的一些想法雷同。她認為,造成不平等的原因之一,是內部人士鎖定了經濟體系裡最有利可圖的地方,因此她呼籲採取強有力的反托拉斯政策,這個主張是正確的,包括對科技公司採取反托拉斯政策。

對裙帶關係她也表示零容忍,認為應該終止禁業條款,這(禁業條款)限制了員工獲得更高工資和更換工作的能力。考慮到通貨膨脹,她計畫在五年內,將聯邦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這可能是幫助貧困工人的合理方法。富人確實應該繳納更多的稅,儘管《經濟學人》認為,務實的途徑是縮緊漏洞,例如資本利得稅,並提高遺產稅,而不是財產稅。儘管碳稅是我們應對氣候變化的首選方式,但她制定的清潔能源計畫,將帶來很大的不一樣。

但是,如果整個Warren計畫得以制定,美國這種自由的體制將遭受嚴重衝擊。大約一半的股票市場和私募股權掌控的公司將被解散,並進行嚴格的重新監管,商業活動也可能面臨停止。隨著時間的推進,在經濟體系運作上,人們對Warren女士的主張形成了兩個質疑,並擔憂會削弱經濟運作的活力。

首先,是她對政府是良性和有效率的運轉的假設。政府是有能力做大事,但像任何大型組織一樣,政府很容易被強大的內部人士影響,而顯得欲振乏力;而官僚風格,則會讓Warren女士最關心的人民感受更加失落。

當電信公司和航空公司在1970年代受到嚴格的監管時,它們就因其僵化和低效而惡名昭彰。Warren女士的標誌性成就,是在2011年創立了一個保護金融服務消費者的機構。它做得很好,但當時的它,是具有非同尋常力量的,它可以高舉高打,並成為政治上的標識。

另一個會引人質疑的思維,是對企業形象的詆毀。她低估了市場幫助美國中產階級的動力,這個動力以無形的方式,指導了人和企業多樣化和自發性的運作,並將資本和勞動力從欲振乏力的產業,轉移到正在蒸蒸日上的產業,並讓固守陳規的企業付出代價。沒有這種所謂破壞性的創新,政府的任何作為,都沒有辦法提高人民的長期生活水平。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許多總統後選人在初選期間,都會說出、做出一些不像黨總統提名人的言行。如果Warren女士真的在15個月後,成為橢圓形辦公室的主人,她將受到法院、各州,甚至參議院的限制。美國經濟體系的規模和深度,意味著從來沒有人,甚至坐在白宮的人,可以輕易改變其運作性質。

無論如何,Warren女士政府的總體規畫,仍然有很多令人擔憂的地方。她需要為創新和充滿活力的民營企業找到更多空間,而民營企業一直是美國繁榮的核心。

(解讀者丁學文現為上海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

 

資料來源:經濟學人、遠見華人菁英論壇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