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沃爾夫:全球經濟放緩 應停止做蠢事

沃爾夫:全球經濟放緩 應停止做蠢事

編按:國際政經情勢混亂,地緣政治風險也隨處可見,特別是在中東和亞洲。《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指出,貿易衝突、英國退歐等蠢事在威脅世界經濟。全球經濟放緩,卻難以拿出對策,更糟糕的是,大家在集體玩火,民族主義、民粹主義、保護主義的思想席捲全球,政府採取激進的貨幣政策下猛藥。沃爾夫表示,現在是脆弱的時期,我們應該停止做蠢事了。

據《金融時報》108年10月17日報導,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提出對國際政經情勢混亂的擔憂。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新任總裁克裡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本周在華盛頓舉行的年度會議的開幕式上所說的那樣:「2019年,我們預計全球將有近90%的地區經濟增長放緩。全球經濟現在處於同步放緩。」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和英國《金融時報》的聯合研究更加悲觀,將我們所處的現狀稱為「同步停滯」。

是什麼導致了這種放緩,尤其是在工業和貿易領域?答案的很大一部分似乎是不確定性上升。布魯金斯學會的報告作者認為,這是由於「持續的貿易緊張局勢、政治不穩定、地緣政治風險以及對貨幣刺激效果有限的擔憂」。加文•大衛斯(Gavyn Davies)指出,這種不確定性已經變得「根深蒂固」。

IMF在其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中預測,今年全球產出增速將僅為3%,低於2018年的3.6%。在高收入國家,預計總增長為1.7%,低於去年的2.3%。在新興經濟體中,今年的增速從4.5%降至3.9%。預計今年世界貿易量的增長僅為1.1%,低於去年的3.6%。這遠低於產出增長:這意味著至少在貿易方面去全球化了。

至關重要的是,全都是下行風險。美國與其主要交易夥伴之間的貿易衝突可能會加劇。若果真如此,一體化的供應鏈(尤其是高科技產品的供應鏈)可能會受到嚴重破壞。英國退歐可能是一片混亂。地緣政治風險也隨處可見,特別是在中東和亞洲。最重要的是,中美關係正在惡化。此外還存在嚴重的財務脆弱性,尤其是非金融企業的高負債。網路攻擊的威脅仍然存在,大型恐怖主義也是如此。我們也一直未能解決氣候變化問題。

令人沮喪的是,威脅世界經濟的一個很大因素是「蠢事」。為了追求雙邊平衡的愚蠢目標,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的貿易政策破壞了戰後貿易體系的基礎,從而創造了巨大的不確定性。英國退歐很愚蠢:它將破壞英國與鄰國和合作夥伴之間富有成果的夥伴關係。日本和韓國之間迅速發展的摩擦也很愚蠢:它使得兩國實力全都受損,而在它們所處的地區,中國日益佔據主導地位。

我們在集體玩火。更糟糕的是,我們是在一棟易燃的建築物中玩火。正如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告訴我們的那樣,與其說危險在於全球經濟放緩,不如說在於難以拿出對策。在這種情況下,最近美聯儲(Fed)轉向降息政策以及隨之而來的降息預期尤其說明瞭問題。即使在美國,美聯儲在本週期內也無法將短期利率提高到2.5%以上,然後再降息。在其他大型高收入經濟體中,採取常規政策應對經濟放緩的空間則更加有限。

重要的是,這告訴我們,我們中的一些人自2007-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就一直在撰文指出的總需求結構性不足問題依然普遍。這迫使我們不僅認識到上面提到的「民族主義者-民粹主義者-保護主義者」的蠢事是致命的,而且認識到「以緊縮為世俗化宗教」的蠢事也是致命的。這不僅體現在恐怖的激進貨幣政策上(該政策被歐洲央行(ECB)前行長讓-克勞德•特裡謝(Jean-Claude Trichet)正確拒絕),還體現在拒絕接受替代方案,即採取財政政策。人們對政府借錢感到害怕,即使貸款機構準備為借錢給政府的特權買單。

價格很重要,這是初級經濟學。令人驚訝的事實是,六個最大的高收入經濟體(現在甚至包括義大利)都可以以接近2%或者更低的固定名義利率借款30年,如果央行實現了他們的通脹目標,那麼實際利率為零,甚至為負。

在這樣的條件下,人們得對增長前景感到極度悲觀,才會認為管理好大量借款是不可能的。如果借款是用於生產高品質的人力、無形和有形的資產,則尤為如此。在這種情況下,執著於消除預算赤字確實是幹蠢事。假如未來實際利率再次上升,就意味著人們認識到更好的機會,那麼那時控制政府支出是合理的(控制起來也會更容易)。與此同時,之前借款的低成本已被鎖定。此外,正如奧利維爾•布蘭查德(Olivier Blanchard)指出的那樣,安全利率通常低於增長率。今天似乎就是這種現實的極端版本。

現在是脆弱的時期。它的一部分反映了現在席捲高收入國家的民粹民族主義浪潮。但是還有一部分反映了毫無效果的正統觀念。適度的經濟放緩是一回事。但是我們由於愚蠢而拒絕處理的急劇放緩將完全是另一回事。

正如格奧爾基耶娃所說,我們確實需要「對國際合作做出新的承諾」。這也是佈雷頓森林委員會(Bretton Woods Committee)最近報告的主題。然而現在來看,這可能過於雄心勃勃了。但是我們至少可以停止做蠢事。

據新浪新聞網108年7月15日報導,馬丁·沃爾夫指出,川普提出的「美國優先」及其對貿易保護主義的狂熱信念,從根本上拒絕重振佈雷頓森林會議精神,並拋棄了美國在二戰後創建的全球秩序的制度結構。沃爾夫直言:「川普是錯的」。如今世界發生巨變,賦予佈雷頓森林會議的精神遭到美國背棄,對全球經濟來講維持合作仍是重中之重,國家之間也必須合作。

 

資料來源:金融時報、新浪新聞網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