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救經濟 五隻箭待發

中國救經濟 五隻箭待發

編按:中美貿易戰升溫,中國經濟疲軟,北京政府暗示將採取更多刺激經濟措施。專家預期,大陸當局可能採取的主要刺激經濟措施有五項,分別是降低存準率、利率、減稅、特別公債、人民幣匯率。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表示,中國應該採取更為擴張性的財政貨幣政策,最好不是靠政府增加財政開支,而是要求地方政府建立融資平台。

據中央社108年4月18日報導,為因應疲緩的經濟,中國官方持續推出刺激措施,包括批准大部分將投入基礎建設的人民幣1.2兆元地方政府債券,另外也推出聚焦民營企業的2兆元減稅措施。

據英國金融時報108年4月18日報導,目前為止,北京管控此輪經濟放緩的計畫,是推出力度大於預期的財政刺激措施。官方在第一季批准發行1.2兆元的地方政府債券,其中大部分資金將投入基建項目,希望這些橋梁或地鐵工程能帶動全國各地的經濟活動。此外,還有一項2兆元的增值稅減免措施,目的是幫助大大小小的民營公司削減成本,以利加大對業務的投資。政府掀起的新一輪建設浪潮雖然有助經濟,但中國經濟主要支柱之一建築業的任何放緩,都將抵消其他經濟活動。

儘管政府推出財政刺激措施,仍不敵中美貿易戰的升溫。據BBC中文網108年7月15日報導,中國公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數據,雖然仍然有6.2%,卻是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中國國家統計局表示,中國經濟面臨新的下行壓力。

據經濟日報108年9月10日報導,中國大陸決策官員已暗示將採取更多刺激經濟措施,令各界關心北京當局究竟應該選擇哪些政策工具,才最能夠對症下藥,同時還能使負債得到控制。

北京財經領導上周連續召開三次會議後,準備採取的行動是降低銀行存款準備率,及增發公債,但北京當局必須慎選政策工具,因為中國總負債不僅龐大,且繼續增加中,而人民幣匯率又處於十多年來最低點。理想的政策組合須能帶動需求擴張,又不會使金融風險大幅升高。

野村國際中國區首席經濟學者陸挺指出,「我們仍認為政策寬鬆的空間有限,因為北京當局推出寬鬆政策時,必須在短期穩定成長與長期金融安全之間取得平衡」。

以下是大陸當局可能採取的主要刺激經濟措施及效果展望:

1.降低存準率

人行今年已三度降低存準率,釋出現金以協助銀行業擴大放款能力。元月時曾將所有銀行的存準率降低1個百分點,對促進信貸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第1季銀行業融資總額激增人民幣8.2兆元。但野村國際強調,市場這次對於降準的效果應保守對待,主因目前金融法規抑制房地產業擴張,加上反汙染運動,將使整體信貸需求趨弱。

2.利率

人民銀行近年來一直不以降低貸款基準利率來擴張市場流動性,上個月終於改革利率架構,以壓低家庭及企業的舉債成本,並避免引燃房市泡沫。

3.減稅

政府已保證降低企業及家庭稅賦,今年的總額約人民幣2兆元,並稱之為中國空前的財政擴張政策。此舉已經有些效果,而今年1-7月的預算赤字已擴大到人民幣1.2兆元,比去年同期的3,745億元增加許多。不過減稅措施還未能提振企業投資。

4.特別公債

北京當局允許地方政府2019年出售人民幣2.15兆元的特別公債,以籌集資金執行基建計畫。特別公債發行甚快,且所有公債將於9月發行完畢。然而這些資金尚未帶動基建投資強勁回升,部分是因為大部分的發債收入是用於購買土地及重建老舊鄉鎮,所產生的乘數效果比興建鐵路及機場要小。

5.人民幣匯率

儘管人行一再表示不會利用人民幣匯率作為貿易戰的工具之一,但也主張匯率可能是經濟的一項「穩定器」,因為人民幣貶值可能有助於吸收一些外部震撼。市場已經把人民幣貶值視為另一項可能寬鬆管道,因為當局近月來並未大舉採用傳統的寬鬆工具。如果傳統的貨幣及財政刺激政策陸續產生,這項預期便可能淡出。

據中美創新時報108年8月11日報導,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在黑龍江伊春市舉辦的「四十人論壇」上表示,中國面臨最嚴重的挑戰是經濟增長速度的持續下跌,貨幣政策現在很難起到推動經濟主角作用,減稅降費是應該的,但更應該強調財政支出政策,不論從通貨膨脹還是從財力角度,2.8%的財政赤字這個界限都是可以突破的。

他表示,從財力和通貨膨脹這兩個角度來看,中國應該採取更為擴張性的財政貨幣政策,制止經濟的進一步下滑。但需要注意的是,這很大程度上不是靠政府增加財政開支,而是要求地方政府建立融資平台,向商業銀行借款,這種方式是不對的。

 

資料來源:中央社、金融時報、BBC中文網、經濟日報、中美創新時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