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貿易戰讓部份央行考慮「負利率政策」

貿易戰讓部份央行考慮「負利率政策」

編按:貿易戰造成全球經濟成長趨緩,多國央行調降利率來因應,甚至引發負利率的可能性。學者對負利率的評價分歧,有學者認為負利率能減輕匯率的壓力,但也有學者認為負利率將招致銀行惜貸,進而打擊經濟。

據經濟日報108年8月21日報導,「負利率政策」曾經只是被歐洲、日本這類長期低通膨國家所考慮使用的一步險招,現在卻逐漸成為一些其他央行用來對付貨幣升值的選項,而且頗具吸引力。

在亞太地區,澳洲、印度、泰國等地的央行已透過大幅調降利率來因應美中貿易戰中造成的影響,讓市場吃驚。

紐西蘭央行自從約30年前採用通膨目標後,就被視為是央行決策圈的先驅。紐西蘭央行在8月7日意外降息2碼,基準利率降至1%,並引發紐元匯率崩跌至三年半低點,最新行動也引發負利率的可能性。

部分央行開始考慮這種具爭議的工具,凸顯出世界各國央行面臨的兩難困境,即全球成長減緩,央行為了避免本國貨幣升值傷害經濟,走向了極端的做法。

美中貿易戰已損害全球供應鏈與製造業活動,使仰賴出口的亞洲國家經濟成長減緩,促使一些央行降息,希望透過本國貨幣貶值來提振出口。這結果導致貨幣競貶疑慮再起,促使一些決策者思考更根本性的工具。

威靈頓OM Financial公司的貨幣與債券經紀人員 Stuart Ive表示:「全球都處在央行寬鬆周期中。這不只是紐西蘭的問題,大家都在考慮同樣的事。」

實施負利率的央行包括歐洲央行、日本、瑞典、丹麥、瑞士。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理事長鄭貞茂表示,各國央行實施負利率的目的並不完全相同,瑞士央行與丹麥央行實施負利率主要是想防止熱錢流入,降低其貨幣升值壓力;歐洲央行與瑞典央行則是希望提供額外的寬鬆政策,以確保中期(medium term)的物價穩定,讓通膨早日回到央行所設定的2%目標;至於日本央行實施負利率政策的目的則可能二者皆有,即阻止日圓升值與拉抬通膨。

據經濟日報108年8月21日報導,對快速成長亞洲地區的多數央行來說,直到近期,實施負利率措施都還是個遙不可及的想法。因為亞洲通常有較高的利率,可在景氣下滑時期享有降息空間。

在美國聯準會去年底貨幣政策立場轉鴿派之前,就連降息速度太快,也被認為甚具風險,因為快速降息可能會引發大規模資金外流。

然而,貿易緊張局勢與動盪市況正迫使一些亞洲經濟體,尤其是仰賴貿易的國家,尋求方式阻升貨幣,以免出口受衝擊。

負利率政策顯然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有用工具,因為它有助於擴大與美國的利差,進而讓本國貨幣對美元匯率不會升值。

曾任紐西蘭央行高層官員的威靈頓經濟學家Michael Reddell表示:「我認為負利率的一大的功用是減輕匯率的壓力。」

然而,據日經中文網108年5月13日報導,部分世界知名學者和經濟學家開始對「負利率政策」發出質疑,質疑原因是在引進負利率政策的歐洲和日本,經濟復甦遲緩,還有説法懷疑貨幣寬鬆提升物價的效果。面對全球經濟減速,市場相關人士的關注焦點正投向貨幣寬鬆。但是,在對負利率的評價存在分歧的情況下,寬鬆政策的推出變得更加困難。

美國財政部前部長、哈佛大學教授勞倫斯·桑默斯和挪威央行的經濟學家等人指出,負利率或將招致銀行惜貸,進而打擊經濟。桑默斯等人驗證的是瑞典2015年引進的負利率政策。商業銀行的資金存入央行的利率為負,但無法讓儲戶存款變為負利率,收益出現惡化。據悉,越是存款多的銀行,放貸越慢,並指出如果利率為負0.5%,貸款利率將提高0.15%,國內生産總值(GDP)將被拉低0.07%。

還有觀點認為負利率將招致物價上漲停滯。如果低利率導致融資成本較低,企業不漲價也能獲得收益。即使是低收益業務也能維繫下去,過度競爭將導致物價下跌。日本東短研究(Totan Research)的加藤出表示,「越來越多的專家認為,如果長期維持低利率,將拉低物價、潛在增長率和生産效率」。

 

資料來源:日經中文網、經濟日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