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沃爾夫:英美為何產生「問題領導人」?

沃爾夫:英美為何產生「問題領導人」?

據《金融時報》108年7月8日報導,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指出,屬於自由民主體制的英美兩國,很多公民似乎不再關心他們的領導人是不是充滿爭議。然而,領導人的品性確實是重要的,沒有它,民主體制本身可能會失足。

沃爾夫表示,英國的首相候選人伯里斯•詹森(Boris Johnson)與美國總統川普,都是具有高度爭議性的政治人物。問題是:如此穩定和繁榮的國家的人民為何會選擇這樣的領導人?為什麼英國和美國很多人會相信這些高度爭議性政治人物?

沃爾夫提出幾點看法:

首先,和平時期讓人遺忘過去。沃爾夫指出,第一,成功滋生失敗,因為人們把成功視為理所當然,而忘記了是什麼真正讓這個體制發揮其應有的作用。第二,恐慌減弱。在高收入民主大國中,只有英國和美國挺過了20世紀的上半葉,沒有被打敗和佔領。法國、德國、義大利和日本的受損程度嚴重得多。結果是英美現在喪失了恐懼;後幾個國家喪失得少一點。第三,記憶褪去。隨著幾代人時間的過去,對災難的記憶慢慢消失,政治不再被視為關乎生死的問題。它變成了一場真人秀。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讓小丑當領導人呢?第四,偉大在召喚。年歲較大的人記得美國主導世界、而英國剛剛解救歐洲的年代。很多這樣的人希望他們的國家「再度偉大」,就像過去那樣。

其次,是經濟問題。沃爾夫認為,中產階級被掏空,英國和美國是高收入民主大國中收入分配最不平等的國家。此外,去工業化帶來打擊。產業工人階級的舊式工作消失,剝奪了很多男子的穩定收入,甚至結婚能力。再者,收入停滯。在美國,實際收入中值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一直停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英國也面臨這個問題。在美國,「絕望而死」的人數增加,白人工人階級的預期壽命縮短。另外,還包括金融危機、雷根和柴契爾失靈(結果民族主義成為右翼動員支援的一種方式)、緊縮帶來痛苦(這鼓勵右翼政治人士大舉削減公共支出)。

第三,是政治文化問題。沃爾夫指出,第一個狀況是精英走下坡路。民主國家需要受尊敬的精英。但在這兩個國家,公共服務的理想遭到敗壞,而人們日益把精英視為無能的傢伙,或者是騙子。再來是富豪統治崛起。公共服務精英逐漸衰落,被基本上冷漠的富豪統治取代。此外,政治制度運轉不靈。當前結局的一個重要因素可能是有缺點的政治制度:「簡單多數票當選」的投票制度;不公正的劃分選區以及美國的選舉人團。同樣值得關注的是黨派忠誠度下降,人們轉而擁護有魅力的領導人。另外,文化衝突。近年出現了巨大的文化變遷:特別是大規模移民、女性角色的改變以及少數群體獲得平等地位。這與身份政治的興起有關,並導致一場文化反彈。其他問題還有媒體遭到腐蝕。

沃爾夫認為,英國和美國需要重拾一個信念:領導人的品性確實是重要的。沒有它,民主體制本身可能會失足。

 

資料來源:金融時報

引用來源: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