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經濟學者余永定談人民幣匯率政策

中國經濟學者余永定談人民幣匯率政策

前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余永定,對人民幣匯率政策提出看法。余永定並不認同人民幣匯率破「7」會帶來大災難,他認為,應該持自然的心理看待匯率的變動,人民幣如果破「7」,人行仍不宜干預。

人民幣匯率多一點彈性利於中國經濟的發展

據新京報訊108年5月29日報導,在由北京市政府主辦的2019金融街論壇年會上,前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余永定提出,要在維持資本管制與匯率彈性之間找到更好的平衡點,讓人民幣多一點彈性,而這也有利於中國經濟的發展。此外,目前中國的經濟形勢也要求匯率有比較大的彈性。

在談到金融管制與金融開放的關係時,余永定認為,加強資本管制的方向是正確的,也不得不這麼做。但另一方面,由於對人民幣匯率的浮動過於擔心,資本管制在一些地方可能走向了極端,應該使人民幣具有相當的靈活性。余永定說:「我曾經去銀行換匯,銀行以我的年齡超過65歲為由而使得合法換匯受阻。」余永定以自身換匯經歷指出,在資本管制的實際操作中,需要在一些細節上進行調整。

余永定說:「我希望匯率的靈活性和資本的流動,與對資本跨境流動的管理可以有效結合,在兩者之間尋找到更好的平衡點,讓人民幣多一點彈性。」余永定表示,現在似乎對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強調得較少,而這對中國的經濟發展不太有利。

余永定還從宏觀經濟的角度進一步解釋,目前中國的經濟形勢也要求匯率有比較大的彈性。他指出,目前中國經濟下行的態勢要求實行寬鬆的宏觀經濟政策。而在執行寬鬆的貨幣政策時,關鍵點之一是要壓低利率,以解決企業的融資貴、融資難的問題。現在由於為了維護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破7,我們需要不斷地干預,如通過發行離岸央票來緊縮離岸市場流動性。現在的壓力不是特別大,這樣做是可以的。但如果人民幣貶值壓力進一步上升,還要緊縮人民幣流動性的話,就會有升息的影響,境內貨幣市場的利率也會連帶上升。

余永定表示,這樣的政策不可持續。除非外貿形勢、經濟增長形勢得到好轉,否則遲早要面對一個問題—中國要保持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要想保持經濟的增長,可能會進一步採取更寬鬆的政策。而一旦採取這樣的政策,和匯率保7政策會發生矛盾,遲早還會再次面臨是否允許人民幣破7的問題。

有觀點認為,人民幣匯率破7帶來的恐慌會造成大量資本的外逃,情況不可收拾。余永定並不認同該觀點,他認為,中國經常專案仍是順差,就不會有很大的換匯壓力。資本外逃已經不像2015、2016年時那麼容易,短期內外資也不會把大量的利潤匯走。

余永定表示,讓人民幣匯率由7變到7.01,不會出現大災難,我們現在完全是自己嚇自己。如果現在讓匯率在7附近晃動,大家適應了就不會有大問題,我們應該用比較自然、放鬆的心理看待匯率的變動。7、7.1與6.9以及6.95沒有太大區別,我們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應該有信心。

人民幣破7 人行也不宜干預

據工商時報107年8月11日報導,余永定表示,人民幣如果破「7」,人行仍不宜干預。他並稱,大陸宜儘早完成匯改。

余永定認為,人民幣在一段時間內持續貶值,可能會強化市場的貶值預期。不過,因大陸銀行和企業的海外債務水準相對較低,人民幣貶值尚不至於引起前兩種危機,大陸更不存在出現主權債危機的危險。

余永定指出,以大陸目前的形勢,人民幣很難出現大幅度貶值的情況。在目前情況下,動用外匯存底去穩定匯率是得不償失的,像是在2015年~2016年短短兩年中,外匯存底損耗1兆美元是大陸經濟的損失。他認為,即便當初大陸政府不干預,人民幣匯率也會在2017年回穩。另外,余永定表示,希望這次人民幣如果破「7」,人行依然能夠不干預,這樣大陸向浮動匯率制度的過渡可能得以完成。

據工商時報104年8月12日報導,余永定表示,中國央行應該減少對人民幣匯率的干預,如果市場認為人民幣應走軟,那麼就讓它下跌。人民幣波動肯定會影響其他新興市場貨幣,不過最大的決定性因素,還是美國聯準會的政策立場。

自主匯率政策

據新浪財經網107年10月26日報導,余永定表示,要考慮匯率制度改革的問題。中國至少從2003年就開始討論匯率制度改革,不應該再拖延了。匯率缺乏彈性是造成中國國際收支結構不合理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國的對外投資收益目前為止仍然為負,借錢給別人,不但不能收息,反而還要付息。中國近十幾年不斷向外輸出資本,但海外資產不增反減,由近2萬億減少到目前的1.8萬億左右,使中國不能像日本那樣用投資收入順差彌補貿易逆差,那用什麼彌補?如果我們的貿易順差大幅減少,最終會有什麼影響?中國的對外投資收益本來就低,目前本金都在減少,長此以往,中國進入老齡社會以後,很可能就會陷入國際收支危機。這些問題必須現在就考慮。

短期來說,如果不干預人民幣的匯率,中國可以一勞永逸地擺脫「三難」問題,可以為資本項目自由化、人民幣國際化奠定基礎,節約外匯儲備,留做他用。也可以部分抵消關稅對中國經濟的不良影響。

中國的匯率政策,應該根據自己國家的需要,而不要太多考慮川普的感覺。中國有充分的理由,自主決定自己的匯率政策。現在央行已經停止了對匯率的常態化干預,在破7的關頭應該頂住壓力,繼續執行不干預的政策,這樣我們就可以走完匯率改革的最後一程。輿論界和金融界應該支持央行的這樣一種政策取向,在談到匯率的變動、央行是否干預、匯率破不破7的時候,要盡量輕描淡寫,不要給予過多關注,盡量淡化匯率的這個問題。與此同時應該悄悄地加強跨境資本流動管理,隨著跨境資本流動管道的「花樣翻新」,央行應該繼續補這個漏洞,避免以後出大麻煩。

 

資料來源:新京報訊、工商時報、新浪財經網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