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沃爾夫:繼任歐洲央行行長將影響歐元區存續

沃爾夫:繼任歐洲央行行長將影響歐元區存續

馬丁•沃爾夫指出,德拉吉與其繼任者的任期相當重要,將影響歐元區的存續。此外,據《經濟學人》報導,全球許多中央銀行的獨立性正受到威脅,各界須正視此問題。至於央行總裁應具備的條件,專家皆強調獨立性甚為重要。

據《金融時報》108年6月17日報導,首席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指出,歐洲央行的下一任行長可能會在2027年任期結束時決定歐元區(也許是歐盟)的存亡,德拉吉與其繼任者的任期相當重要。沃爾夫認為歐洲央行必須是公共債券市場的最後貸款人,從而也讓銀行保持穩定。他肯定歐洲央行(ECB)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保護歐元的舉措。然而,鑒於歐元區的持續脆弱性—其特徵是國家(而非地區範圍)政治、銀行實力薄弱、財政後盾不足,以及持續存在差異的經濟,未來的繼任行長將面臨重大考驗。

沃爾夫認為若由德國央行行長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做為繼任者是高風險的。魏德曼反對德拉吉的許多創新,包括訴諸量化寬鬆政策,他甚至在德國憲法法庭上作證反對直接貨幣交易。沃爾夫希望繼任者能按照德拉吉的定義履行其職責。

中央銀行的獨立性正受到威脅

據遠見雜誌108年4月17日報導,上海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丁學文解析108年4月13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文章指出,獨立的中央銀行受到威脅,這對世界來說是個壞消息。

文章一開始說到,如果經濟學的批評者,總愛說經濟學的抽象理論缺乏現實世界的驗證,那有一個例子可以反駁,就是過去25年,全球央行的獨立性存在。

在20世紀70年代,政客們習慣操縱利率,來提高自己的支持率,這導致了當時通貨膨脹的災難。因此,富裕國家和許多窮國紛紛轉向了一個嶄新政治體制,那就是為了穩定物價,應該讓獨立的央行來實現這一目標。這讓整整一代的全球數十億人,習慣了低而穩定的通貨膨脹,以及他們的銀行存款和抵押貸款利率,處於可控範圍。但如今這種成功,開始受到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和各種經濟勢力的共同威脅,這些力量正使貨幣政策再度政治化。

川普公開要求降低利率,這讓很多人猜測,他可能會解雇聯準會主席,並表示將提名Stephen Moore和Herman Cain,這兩位不及格但卻是他的密友,進入聯準會董事會。脫歐派使勁貶低英國央行的能力和動機;而在土耳其,總統Recep Tayyip Erdogan一直在與央行進行拉鋸戰;印度政府更用了一位順從的內部人士,取代了一位能幹的央行行長。

正如《經濟學人》報導,很多歐洲央行(ECB)的高級職位及任期都備受爭議,而且有些人可能成為更廣泛的政治鬥爭的一部分,包括將由誰來管理歐洲的相關機構。現在真正需要反思的是,中央銀行的目標和工具什麼。但危險的力量正在凝聚,甚至可能對經濟穩定產生令人擔憂的後果。

會造成如今中央銀行獨立性被破壞的原因有幾個,一個是民粹主義。像川普這樣的領導人,將政治家對低利率的渴望與破壞制度的衝動,直接結合起來。另一個,則是中央銀行現在觸及的範圍,在金融危機後越擴越大。

大多數央行,現在不只擁有龐大的政府債券配置,同時還必須監管金融行業,但中央銀行本來就非萬能。由於他們的過於強硬,危機後的復甦常常進展緩慢,這導致了選民對曾經信任的技術官僚越來越沒有信心。所有這些原因,都讓央行越來越被視為是政治產物。與此同時,當時讓它們能夠堅持獨立的主張,也在大家記憶中慢慢消退。

壓力更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型式慢慢體現。川普對聯準會發動了攻擊,雖然他到底能不能夠解除或任命FED主席的合法權力還不明確,但如果他在2020年贏得連任,他將可能提名一位新的聯準會主席,和另外兩位州聯邦主席。

在歐洲,一連串的職位變化,可能會降低ECB的決策水平,並助長潛在的分歧。到今年年底,六個執行委員會其中的三名成員,和19個歐洲央行中的八名成員都將離職。其中最著名的是Mario Draghi。他將於10月份的離職,和選舉、歐盟委員會,以及理事會領導層的變化,幾乎同時發生,這是40年來的第一次。

旋轉椅的政治遊戲背後,是各國之間為控制政策而進行的一場戰鬥。北歐人對ECB的債券購買持懷疑態度,認為這是補貼南歐的掩護。他們不會通過爭論的方式贏得勝利,而是通過讓自己的人進入最高職位,來尋求優勢,這將加劇本來就有的問題。

也許全球通貨膨脹將再度重現從墳墓中再次上升,在這種情況下,較弱的中央銀行可能難以將其徹底扼殺,更可能的情況是經濟衰退。事實上,今年的全球經濟已經減速,4月9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經調低了本來的預測。中央銀行可能很快會發現,自己需要想方設法提振經濟。

這就是造成今天的央行政治化,以及充滿危險的原因。技術官僚會開始面臨艱鉅的挑戰,要知道,富裕國家在利率已經幾乎快達到零的情況下,幾乎沒有可以降息的空間,因此央行將再次轉向非常規刺激措施,如債券購買。

在危機之後,聯準會和其他央行,也可能需要在全球範圍內進行合作。歐洲央行將不得不說服市場,它將盡一切努力,在歐洲周邊地區遏制另一場金融恐慌。

政治任命者的存在,無論是不合格的,還是北歐的鷹派,都會使所有這些任務變得更加困難。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選票數目,而且他們還會在關於中央銀行應該和不應該做些什麼,以應對經濟衰退的辯論上,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想方設法錯誤引導公眾。

文章最後提到,貨幣政策的目標和工具,應該受到民主審查,這是正確的,央行官員對立法機關負責,也是應該的。聯準會正在重新審視其建立的管理目標,以便為經濟衰退做好準備,其他央行也應該跟隨其後。從長遠來看,這才能確保他們的合法性,並進而確保他們的獨立性。

央行總裁應具備的條件

據自由時報106年9月4日報導,工總秘書長蔡練生指出,央行總裁的角色非常重要,產業、民生、經濟、金融等來自各方的考量都不一樣,因此先決條件是抗壓性要高,在政治或經濟層面能夠抵擋各方壓力,才有利於金融與經濟的穩定。

蔡練生表示,以新台幣匯率來說,日韓貶值、我們不貶,將傷害出口競爭力;但過度貶值將推升物價及進口原料成本。央行也管利率,升一趴或降一趴,都會對市場帶來衝擊,還要考慮通膨、就業、外資流向及國際政治壓力,繼任者必須有宏觀視野和相當公信力才能勝任。

林伯豐︰平衡很重要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認為,央行政策對國家發展至關重要,因此央行總裁必須能夠獨立行事,既能客觀考量各方意見,又有足夠的自主判斷,才可平衡各方利益,穩定經濟及社會發展。

賴正鎰︰應符三條件

商總理事長賴正鎰則指出,繼任人要能符合三個條件,一是客觀中立、政治色彩不能太明顯,否則政黨利益將影響決策,不利經濟發展;二是學養要夠,在金融領域受敬重,因其一舉一動都攸關國家匯率和利率的動向;三是具備國際視野,不能只看國內,也要注意鄰近國家及全球局勢,立即做出正確反應。

 

資料來源:金融時報、遠見雜誌、經濟學人、自由時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