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人行行長易綱暗示人民幣未必「保7」

人行行長易綱暗示人民幣未必「保7」

近日人行行長易綱暗示人民幣未必「保7」後,專家預測若六月底的G20峰會美中談判不順利,雙方關係惡化,人民幣隨時有破7的可能。一旦人民幣破七,將衝擊市場信心,恐掀起亞洲貨幣跟貶效應。

據工商時報108年6月11日報導,人民幣「保七」是過去三年來人民銀行調控外匯市場的核心目標,人民幣在2015至16年曾經走過長期貶值,當時人民幣匯率從6.1一路貶值到逼近7的過程,曾經在台灣造成投資人數千億元損失的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風暴,而大陸則出現資金外逃,外匯準備跌破3兆美元大關,金融風暴烏雲籠罩的危機。

當年已經69歲的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使出嚴厲的外匯管制措施,將每年、每人匯出5萬美元的額度,縮減到1萬美元,針對人頭匯款、虛假申報的嚴厲審查,以及匯款不得作為海外購房、投資等行政措施,嚴防資金外逃。同時,央行為了杜絕索羅斯等境外大鱷炒作放空人民幣,對境外人民幣外匯市場嚴格管控,最後將人民幣海外拆借利率拉高到年息25%,將借用海外人民幣放空的成本拉高到天價,最終擊退放空人民幣的對沖大鱷,成功守住「保七」的防線。

2016年底、2017年初的保七大戰之後,去年又因為中美貿易摩擦,再度挑戰保七的防線,人民銀行同樣嚴陣以待,並且再度拉高海外人民幣拆借利率到45%以上,放空者在習川決定在阿根廷展開會談之前退去。由於兩次資金外逃熱潮,人民銀行都堅守七的防線,使得人民幣「保七」成為極為重要的心理關卡,甚至與貨幣的信心產生了一定的連結。

不過,人民銀行此次顯然有意打破「保七」的障礙,原因之一是今年亞洲貨幣集體對美元貶值,由於韓元率先貶值,新台幣、印尼盾、越南盾等也跟進貶值,人民幣等於對韓元升值了7%,相較新台幣則升值了1.7%,刻意保七,對大陸的出口產業會帶來負面的影響;另外則是經過兩年的整理,人民銀行對於海外人民幣的控管更為嚴謹,對於境內人民幣資金外流也建立了完整的總量管制機制,因此即使順勢讓人民幣貶值破七,也不至於造成集體資金外逃的壓力。

第三點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人民幣匯率貶值是對沖對美出口關稅上漲的利器,在中美貿易談判膠著,彼此沒有談判桌壓力的現狀下,美方無法就人民幣匯率貶值繼續施壓,只要大陸儲備足夠的低價進口物資,就能取得時間與空間使用貶值策略來延長對美談判的時程。

據中國時報108年6月11日報導,貨幣戰一觸即發,在人行行長易綱暗示人民幣未必「保7」後,高盛出具最新報告,直指人民幣3個月就會跌到7字頭,是近10年來頭一遭。一旦人民幣領跌,將掀起亞幣跟貶效應,韓元、新台幣首當其衝,陸美貿易戰正式擴大至貨幣戰。

韓元新台幣首當其衝

美國總統川普四處開戰,陸美貿易爭端變成持久戰,陸方要如何反擊備受關注,易綱7日接受外電專訪時表示,大陸有「巨大」政策空間來應對貿易戰,對於人民幣匯價,「不認為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

這等於宣示人行不必死守「6字頭」,這項明確表態,為端午連假後的金融市場投下震撼彈。大陸連假後首開市,人民幣終場下跌171個基點,跌幅0.25%,收在6.9332元。下午4點半的離岸價6.9568元,也下跌126個基點,貶幅0.18%。

人行不死守特定關卡

據金融時報108年6月10日報導,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經濟學家周浩表示,易綱的言論助長了外界的猜測,即美元對人民幣匯率可能會比預期的更早破7。

匯銀解讀易綱說法,認為人行敢公開表態,就是告訴全球,「大陸不怕打貨幣戰」,就看何時出招,且當人行不再死守特定關卡後,投機情緒自會高漲,亞幣都會被捲進去暴風圈。

G20陸美談判是關鍵

政大金融系兼任教授殷乃平表示,人民幣是否貶破7字頭,G20陸美談判結果是關鍵;若雙方關係惡化,人民幣隨時有破7的可能,貨幣大戰將正式浮上檯面。

至於人民幣會貶到哪,鋒裕匯理資產管理經濟學家王秦偉認為,最壞狀況下有10%,馬上就會破7;高盛則印證這樣的說法,認為人民幣走貶是抵銷美國加徵關稅的自然反應,3個月內下探7.05,隨後可能回彈。

交易室主管指出,人民幣逢7的整數關卡即便跌破,也會來回測試,但測試過程中將牽動新興貨幣走勢,且若人民幣貶得重些,其他亞幣為平衡出口競爭力,就會跟貶,恐將引起亞幣競貶。

人民幣匯價「破七」的負面影響

據on.cc東網108年05月30日報導,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早前曾指出,如果人民幣兌美元匯價「破七」,總體上不符合中國的利益,對中國是弊大於利。分析認為放任人民幣貶值將會帶來以下多個負面影響:

第一,金融市場動盪,誘發走資潮。人民幣匯價一旦跌穿七算心理關口,或衝擊市場信心及加大貶值預期,令人民幣拋售壓力大增,引起匯率及金融市場動盪,屆時資金或由內地撤出,並降低外地資金流入的意慾。

一旦人民幣貶值勢頭持續,星展銀行高級經濟師周洪禮相信,其他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或以競爭性貶值,捍衛本國出口。貨幣貶值或導致資產價格重估及加劇市場波動,並進一步驅使資金流走至美元資產避險。

值得留意,美國政府上周曾建議,對美國財政部認定進行競爭性貨幣貶值國家的貨品,美國企業將可尋求反補貼關稅,此舉或進一步加大對全球貿易的衝擊。

第二,增加中國企業還債壓力。由於部分中國企業債務以外幣計價,若人民幣貶值,將變相加大企業債務負擔,並增加違約風險。周洪禮指出,目前內地企業的外幣債務佔本地生產總值逾一成,但仍未處高危水平。

第三,不利貿易談判。分析認為美國不樂見人民幣持續貶值,以加大美國對中國貨品進口及貿易逆差。若人民幣持續貶值,或會引起美國不滿,最終不利中美貿易磋商。

事實上,於美國財政部近日發表的半年度匯率報告,亦指出對中國的匯率操作表示嚴重關切,特別是人民幣兌美元匯價的錯價及低估,並將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的觀察名單。不過,市場普遍預期,人民銀行將於6月28日G20峰會前,盡力捍衛人民幣7算大關,為中美談判保留餘地。

人民幣貶值可減輕關稅壓力
儘管人民幣一旦「破七」,勢會帶來諸多負面後果,但亦有分析認為,人民幣貶值有助抵銷美國加徵關稅使中國承受的出口壓力。

由於美國對中國進口貨品關稅由10%大幅上升至25%,內地出口貨品價格變相上升,並會拖累需求下降。透過人民幣貶值,可以提高內地出口商的競爭力,刺激出口並抵銷部分關稅影響。不過周洪禮認為,若人民幣貶值幅度不夠顯著,對出口的提振作用有限。

不過,盛松成於文章中亦指出,匯率貶值對中國外貿的促進作用有限,反而提升外貿產品的競爭力,遠比通過匯率貶值獲取價格優勢更有效。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工商時報、on.cc東網、金融時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