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替代美元支付系統 潛力不容小覷

替代美元支付系統 潛力不容小覷

不論是美國的盟友英國、德國與法國,還是中國、印度與俄羅斯等敵對國家,都在研發或採用替代美元的國際支付系統。儘管新的支付系統不會立刻改變美元在全球貿易中的主導地位,但可能會削弱美國在全球實施包括制裁在內的政策的能力。

中、印、歐力推替代美元支付系統

據工商時報108年5月31日報導,國際社會催生替代支付系統的觸媒是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後去年決定對伊朗重啟制裁,英國、法國與德國這次不願站在美國這一邊,所以這些歐盟大國決定聯合開發一套讓企業可以和伊朗維持貿易往來但不使用美元的支付系統。

同樣渴望擺脫美國控制的中國和俄羅斯正推廣各自的替代系統,以取代實際上受到美國控制的全球銀行轉帳系統,並且正在以人民幣和盧布而非美元作為結算貨幣來達成交易。

全球貿易的運轉長期依賴美元,使美國對全球各地各種商品的幾乎每一個進出口實體都擁有極大的影響。儘管新的安排不會立刻改變美元在全球貿易中的主導地位,但可能會削弱美國在全球實施包括制裁在內的政策的能力。

歐洲正對美元主導地位構成威脅

據華爾街日報108年5月31日報導,歐洲的努力可能對美國的主導地位構成最嚴重的威脅。去年,法國財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在一個新聞發佈會上說:「我想讓歐洲成為一個主權大陸,而不是一個附庸之地,這意味著歐洲要有完全獨立的融資工具。」大約在同一時間,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在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應該通過建立獨立於美國的支付管道來加強歐洲的自主權。

據環球外匯網108年5月30日報導,歐洲是在美國威脅要對環球銀行間金融通信系統(Swift)採取行動後開始籌畫相關方案的。Swift總部位於比利時,是銀行之間相互溝通資金流動情況的一套系統,美國威脅說,如果Swift不切斷與伊朗銀行的聯繫,將對其採取行動。作為回應,德國、法國和英國決定成立建立Instex機制,即貿易往來支持工具(Instrument in Support of Trade Exchanges)的首字母縮寫。

Instex將採用歐元結算,目前尚未投入運作。歐元是國際貿易中的第二大常用貨幣。在Instex機制實施初期,將允許伊朗就一些不涉及美國新制裁措施的商品進行貿易,例如消費品和藥品。建立Instex是因為美國的制裁措施禁止其他銀行與伊朗銀行進行美元交易,就連非制裁商品的貿易也不行。一旦投入運作,未來Instex的會員將可以把結算範圍擴大到與伊朗的任何貿易。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今年2月在一場會議上表示,歐洲國家正試圖打破美國對伊朗殘暴革命政權的制裁。歐洲國家的官員表示,他們需要通過建立Instex機制來履行早些時候與伊朗簽署的協定。

Instex的目標是,利用與在中東和亞洲流行的古老的哈瓦拉(Hawala)轉帳系統相同的機制,繞過美元。在哈瓦拉轉帳系統下,人們在一個辦事處支付現金後,收款人可以在遙遠的地方提取等值資金,而不需要資金的實際流動。

Instex系統可以這樣處理某家德國公司向伊朗買家出售藥品的交易:這家德國出口商不會由買家來付款,而是由另一家從伊朗進口商品的歐洲公司付款。同樣地,在伊朗,藥品的買家將向把其他商品賣給歐洲公司的這家出口商付款。整個過程完全不涉及美元,這意味著美國對此沒有管轄權。

中國也正緊鑼密鼓佈局

華爾街日報指出,歐洲的計畫主要是為了繞開對伊制裁,中國的行動涉及範圍更廣。中國已達成了幾項協議,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等國已同意向中國出售商品換取人民幣。去年,中國與尼日利亞簽署了一項貨幣互換協定,以減少雙邊交易中美元的使用。中國還建立了一個以人民幣為基礎的體系,塞爾維亞人通過該體系可以在其他國家使用本國信用卡。

荷蘭國際集團(ING Groep N.V., ING)去年報告,2013年中國和俄羅斯之間不到7%的貿易使用人民幣和盧布。2017年,該比例超過了18%。

中國發展非美元支付系統的努力意義深遠,因為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全球貿易中發揮巨大作用。中國於2015年啟用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由中國央行運作。到目前為止,該系統只用於人民幣交易,在溝通交易資訊時使用全球支付系統Swift。研究國際貿易的很多人士預計CIPS將發展為一個不使用Swift就能以人民幣廣泛開展貿易的系統。

中國的國際結算系統提高存在感

據日經中文網108年5月22日報導,現在的國際結算主要通過總部設在比利時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系統來交換匯款信息。據稱,結算額每日達到5萬億~6萬億美元,成為事實上的國際標準。其中4成為美元結算,形成了SWIFT支撐美元主導權的狀況。

對此,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引進了「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以英語辦理手續,採取每筆交易即時結算,擴大了人民幣結算的範圍。由在該系統開設帳戶的「直接參與銀行」和通過直接參與銀行接入的「間接參與銀行」構成,只要與任意銀行完成交易,就可輕鬆將資金轉移至中國企業的帳戶。

加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另一個很明顯特點是,中國在基礎設施項目和資源開發領域加強影響力的國家。南非和肯亞等非洲各國有31家銀行參與,多於北美。參加中國提倡的「一帶一路」構想的國家,加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也越多,人民幣結算的需求增高。

人民幣要想成為軸心貨幣的道路還很遙遠。人民幣在SWIFT的資金結算額中的份額截至2019年3月僅為1.89%,低於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排在第5位。與每天收發3000萬件以上電文的SWIFT相比,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規模仍然很小。

儘管如此,與美國對立的國家正在不斷遠離美元。中國上海市場2018年3月推出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交易,正在從紐約和倫敦搶走部分交易。

今後,為避免經濟制裁的影響,以及不被美國掌握國際交易,確保以美元以外貨幣進行結算的手段的趨勢或將擴大。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網路正在穩步擴大,其潛力不容小覷。

 

資料來源:工商時報、華爾街日報、環球外匯網、日經中文網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