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政經》2019博鰲亞洲論壇:把脈亞洲經濟與區域合作

政經》2019博鰲亞洲論壇:把脈亞洲經濟與區域合作

回首頗不平靜的2018年,全球多邊貿易和經濟體系面臨大考,和過去的十年相比,亞洲經濟體到底交出了怎樣一份答卷?

亞洲經濟活力不減

根據2019博鰲亞洲論壇報導,《亞洲競爭力報告》指出,面對不利的外部環境,亞洲經濟體繼續推進改革議程,不斷改善企業營商環境。只要不出現大規模政局動亂,各經濟體積累的綜合優勢不會驟然消失。發展的慣性使亞洲主要經濟體得以保持穩步發展,成為繼續支撐世界經濟發展的主引擎之一。

《新興經濟體報告》的加權統計顯示,E11國家(E11國家是指二十國集團(G20)中的11個新興經濟體,即阿根廷、巴西、中國、印度、印尼、韓國、墨西哥、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南非和土耳其)2018年的經濟增長為5.1%,基本與去年的預測資料相吻合。尤其是2018年上半年,貿易增速超過10%,對經濟的拉動效應顯著。儘管在短期內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部分市場主體對本國未來形勢持謹慎甚至悲觀態度,但隨著各國結構性調整和深化改革的紅利持續釋放,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德等國貨幣政策轉向中性,預計2019年新興經濟體整體保持中高速增長的勢頭仍將繼續。

全球化潮流不可擋

根據《亞洲經濟一體化報告》統計,2017-18年亞洲地區共簽署了17個新的自由貿易協定,約70個雙邊協定目前正處於談判中,更有CPTPP、RCEP等高水準協定正在推進。亞太地區無疑仍是區域主義最為活躍的區域之一,亞洲經濟的自身依存度不斷提升。

報告尤其看重正在快速推進的RCEP,因其無論在貿易覆蓋率還是貿易份額上,都遠超現有東盟自由貿易協定和CPTPP協定。由於RCEP包含了幾大尚未達成雙邊協定的交易夥伴(如中日、日韓、中印等),它實際上正嘗試在亞洲地區建立一種新的貿易體系。

《新興經濟體報告》也得出了相似的結論。據統計,G20國家中,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平均分別推出663.8和433.3項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其中又以美國和德國發布的措施數量最多,表明發達國家是貿易保護主義的主要推手。與此同時,發達經濟體在新興經濟體的對外貿易中地位逐步下降,而新興經濟體之間的貿易依存度逐步提升,創歷史最高。

《亞洲競爭力報告》將民粹主義、保守主義回潮歸咎於當今全球化紅利分配的不合理,「本國利益至上」的思潮甚囂塵上。報告指出,在現有技術平臺上,當前世界經濟復甦挖掘的是國際合作紅利;一旦全球化受阻,國際合作紅利難產,世界經濟復甦和各經濟體增長將難以為繼。堅定地走區域合作和經濟一體化的開放道路,是破除當下「囚徒困境」的根本途徑。

要想富 先修路

《亞洲金融發展報告》從基礎設施的角度回顧了區域一體化的進展,深入剖析了亞洲地區基礎設施融資不足的發展困境,並提供相關的政策建議。

報告指出,基礎設施的匱乏和低效已經成為制約部分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瓶頸,即使在經濟最為發達的東亞地區,仍存在基礎設施投資的缺口。基礎設施建設為促進貿易與投資增長、減貧、發展發揮了巨大作用。據統計,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基礎設施投資不斷落實,沿線經濟體的連結成本顯著下降,與其他沿線經濟體的貿易成本下降了3.5%。由於基礎設施的溢出效應,這些經濟體與世界其他地區的貿易成本也下降了2.8%,足見基礎設施在經濟發展中舉足輕重的作用。

經濟社會發展需基礎設施先行。隨著對智慧、綠色和可持續高品質基礎設施的需求不斷擴大,亞洲及區內外國家提出諸多互聯互通的倡議,例如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東盟國家的「互聯互通總體規劃2025」、歐盟提出的「歐亞聯通戰略」等。以多邊開發機構為主的國際組織和各國的開發性金融機構在基礎設施融資領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影響和推動力,為亞洲一體化提供堅實的物質基礎。

《亞洲金融發展報告》在分析東亞、中亞、南亞和西亞等地區各自的基礎設施融資現狀和難點之後,針對基礎設施融資尚不成熟的現狀,重點分析了各地區具有代表性的7個區域合作專案案例,如東亞地區的中老鐵路,中亞地區的阿拉木圖-比什凱克經濟走廊,南亞地區的次區域電力市場和西亞地區的安卡拉-伊斯坦布爾高鐵等專案。這些案例從多個面向反映了各國各地區為解決基礎設施融資不足進行的不同嘗試,包括引入國際組織和多邊開發銀行,利用地區金融中心促進區域儲蓄流動和鼓勵促進私營部門在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等措施,為後續政策制定提供了重要的參考資料。

 

資料來源:2019博鰲亞洲論壇

引用來源:2019博鰲亞洲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