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經濟》2019博鰲亞洲論壇:防範金融風險

經濟》2019博鰲亞洲論壇:防範金融風險

中國金融業的局面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從世紀末的亞洲金融危機,到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再到歐洲債務危機,金融行業的外溢效應給全世界的監管者和投資者上了重要的一課。金融不應該成為複雜的工程遊戲已成為共識。

透明度是金融監管最好的朋友

根據2019博鰲亞洲論壇報導,安聯保險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奧利弗·貝特對金融行業的建議提出兩點:避免過度槓桿、密切關注流動性。奧利弗強調,無論模型如何完美,金融永遠無法模仿實體經濟,槓桿過高是金融問題的共同源頭,而流動性枯竭則是引爆金融危機的推手。他特別提醒,金融行業和銀行業的衍生行業,如資產管理、資本市場、房地產等領域,必須納入全盤監控,因為下一場危機很可能來源於所謂的影子銀行。只有盡力提高全行業的透明度,才能看出金融領域真實的槓桿率和流動性,採取正確的應對措施。從技術角度看,中國正面臨著同樣的問題,投資端無法承受負債端的剛性回報,只能短期借新還舊補上缺口,增加全行業風險。

脆弱而敏感的宏觀環境

美國全國商會常務副會長兼國際事務總裁薄邁倫表示,上一輪金融危機後監管和風控趨嚴使金融系統更有韌性,但也需避免過度監管壓制經濟活力。川普稅改政策有力地提升了企業的盈利能力,加速經濟增長,使失業率跌至歷史新低,但亦或進一步擴大收入不平等,使消費者債務問題惡化。薄邁倫尤其擔憂貿易保護主義帶來的風險,稅改推高了政府的負債水準,如果關稅對貿易產生干擾,將在某種程度行影響到美國的經濟。根據他的調查,美國企業對2019年的經濟形勢信心充足,但對2020年及更長一段時間的預期相對悲觀,可見經濟並不如統計數字那麼樂觀。

義大利經濟與財政部部長喬瓦尼·特裡亞認為,義大利需考慮實體經濟、金融和財政三者間的互動關係,儘管債務水準已經受到控制,但經濟增長低迷,影響了投資能力。令人警惕的是,儘管全球流動性極為充足,但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的投資率都處於低點。面對新興技術的擴散,經濟體間高度互聯,投資組合趨同使得系統風險提高,如何與新技術融合改造金融行業將是未來值得重點研究的專題。此外,在穩定投資率的基礎上,各國還需要借助多邊機構的平臺,協調宏觀審慎的金融政策和貨幣政策,確保實體經濟和金融行業間實現健康的互動。

中國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指出,世界經濟存在兩大潛在隱患。首先,過去的十年間,全球平均債務水準增速高於GDP增速,意味著真實債務水準正在提高,推高全球債務風險。其次,歐美股市都處於週期高點,對地緣政治和貿易摩擦極為敏感,儘管美聯儲推遲加息給了市場一個喘息的機會,但難改「2019年在高債務陰影下是貪婪和恐懼的臨界點」。

安聯保險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奧利弗·貝特認為,把脈下一次危機的關鍵仍在於債務率。目前市場流動性甚至超過上一次危機前夕,但如果債務不能維繫,槓桿率始終處於高點,充足的流動性隨時可能在一夜之內消失,從而引爆新的金融危機。

破解小微金融之困

在金融支援小微的話題中,朱民指出,企業不應該分為民營和國營,只要這個概念還存在,就解決不了金融支援實體經濟的問題。其次,改善貨幣傳導機制只能解決金融轉向實體經濟的問題,而不能破除小微金融的困局。小微金融融資難,本質上源於三個不對稱,即資訊不對稱、風險不對稱和成本收益不對稱。作為世界性難題,朱民介紹了世界範圍內在該問題上的三方面經驗,即德國模式、英國模式和貨幣政策教訓。

德國模式由大銀行、區域社區銀行和政府擔保組成,其中社區銀行專注於向小微企業提供金融服務,大銀行負責向社區銀行提供流動性,而政府則牽頭與民間財團合作建立信用體系,並在流動性枯竭的特殊時期,通過大銀行向社區銀行注入流動性,整個系統分工明確、運轉良好,為德國成為工業強國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高品質小微企業。

英國模式誕生於危機時期,政府與金融合作夥伴(PPP)合作,注入流動性,由PPP直接貸款給小微企業,挽救了一大批優質中小企業免於破產。在中國,螞蟻金融採取了類似的模式,申請貸款和放款時間平均為3分鐘和1分鐘,單筆貸款成本低於一般商業銀行貸款的1%,然而不良率仍然維持在1%的極低水準,可見政府和科技金融企業合作的巨大潛在效益。

朱民通過回顧過去十年的貨幣政策,指出寬鬆貨幣政策導致流動性進入股市債市,擠壓風險溢價,反而有害於小微貸款,因此解決小微金融不能靠大水浸灌式的寬鬆貨幣政策。

臺灣在亞洲以中小企業發達聞名,在小微金融領域也有著長期的經驗,永豐銀行董事長陳嘉賢介紹了兩方面的商業實踐。首先,臺灣有著多層次的信用保證體系。主管機關攜會員銀行成立了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45年間有40萬家中小企業受益,其中發展成規模企業的達2762家,上市櫃企業892家,占去年臺灣總體上市櫃公司總數的46%。隨著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的成熟,又孵化出了農業信保基金和海外信保基金,通過市場化的運作模式,提升了臺灣經濟的整體活力。其次,臺灣銀行業具有競爭激烈、行業分散、專業化強的特徵,永豐銀行的特色之一就是跟隨企業客戶一起開拓市場。早在台企進入內地市場初期就拿到了銀行牌照,進而為包括台積電和台積電產業鏈上的大批中小企業提供完整的金融服務,與企業家共進退共發展。大企業若不幫助中小企業,他們就將失去78%的市場。

金融業「不忘初心」

中國光大集團股份公司董事長李曉鵬認為,建立金融與實體行業的健康關係,需要金融從業者「不忘初心」,即不管市場如何變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宗旨不能變,信用仲介的功能不能變,經營風險的屬性不能變,穩健經營的理念不能變,商業道德底線不能變。在實際操作層面上,他從光大集團的實際經驗出發,呼籲金融機構通過不同的牌照組合,實現服務專案多元化,避免同質化競爭,推動金融業的「供給側改革」。隨著金融改革開放正在加快步伐,他希望中國的風險資本市場可以獲得更好的發展環境,推動行業創新,使實體經濟的回報率能夠滿足投資要求,從根本上解決投資機構項目荒、中小企業融資難的矛盾。信心比黃金更重要,隨著去年政府提出對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多方面的支持,企業經營形勢大為改觀,相信金融行業將會在未來的實體經濟發展中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

 

資料來源: 2019博鰲亞洲論壇

引用來源: 2019博鰲亞洲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