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融》全球金融危機再起? 許嘉棟指出兩大關鍵

金融》全球金融危機再起? 許嘉棟指出兩大關鍵

編按:全球經濟放緩,前美聯儲主席葉倫(Janet Yellen)預計美聯儲會暫時喘口氣,在下一次行動前評估一下目前經濟如何;世界經濟論壇(WEF)報告指出,貿易戰全面開戰的威脅,以及世界強權間政治緊張情勢升溫,成為全世界主要風險;對於詭譎多變的局勢,許嘉棟指出中國大陸對其國內金融問題能否妥為因應,以及全球股市能否軟著陸,是左右全球金融危機是否再起的兩大關鍵。

前美聯儲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在14日的全美零售聯合會(NRF2019)會議上說到,全球經濟在歷經2018年的強力增長後,今年將變得緩慢,將可能影響到長時間的低利率,甚至很可能已見證了本輪加息週期的最後一次加息。

根據彭博社報導,葉倫指出,「如果全球經濟出現下行,並且溢出效應影響到美國,那麼非常有可能(very possible),我們已經見證了本輪加息週期中的最後一次加息(編按:2018年12月19日,聯準會升息一碼」。

葉倫補充說:「美國再加息一次或者兩次是完美的可能,但沒有任何事情處於預設路徑。我預計美聯儲會暫時喘口氣,在下一次行動前評估一下目前經濟如何。 」

美聯儲在2018年總共加息了4次,12月的FOMC會議中,預期2019年會下調加息次數,不過仍認為至少會有加息2次;芝加哥商交所CME根據聯邦基金利率期貨的交易也計算出,市場主流不但沒有預期計價入2019年的加息,反倒預測會有14%的概率在今年底將迎來25個基點的降息。現任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內的多位美國重要財經官員,最近也一改先前說法,稱讚美聯儲有能力保持政策耐心,甚至對改變縮表持開放態度。

對此轉變葉倫表示,很訝異鮑威爾對市場如此關注縮表進展,不過對於美國現階段的經濟和消費者支出,他仍看好,認為在消費者支出的基本驅動面,以及其他反應經濟活動的硬數據,都看起來非常好,但也預言,低利率會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而去年四季度開始,美股下跌也會影響相費者支出。

世界經濟論壇(WEF)報告指出,貿易戰全面開戰的威脅,以及世界強權間政治緊張情勢升溫,成為全世界主要風險。世界經濟論壇將在下周於瑞士達沃斯舉辦年會,但報告提到,地緣政治分歧將使與會方難以在重新思考全球資本主義上達成共識。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該份報告旨在形塑年會議程,分析十年間的全球風險及趨勢,訪調約1,000位議員、學術及商業領袖。除了貿易戰的威脅,網路攻擊、氣候變遷也在潛在危險名單上位居高位。

世界經濟論壇報告指出,美中間經濟對峙弱化了全球成長展望,且世界經濟成長已觸頂,及中國經濟成長降溫是主要擔憂。

世界經濟論壇總裁布倫德(Borge Brende)表示:「現在情勢走向可能帶來的放緩,我們已經沒有彈藥來應對。」報告指出,經濟政策以往是競爭國家間在經貿關係上的互惠手段,現在「常被視為戰略競爭工具」。

國際貨幣基金(IMF)去年10月基於貿易壁壘升高,下修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期0.2%,由美中經濟減速領跌。

美國總統川普14日表示,美中有望達成貿易協議,但談判目前尚未達成實質內容。川普也威脅要對歐洲汽車進口加徵關稅,說它是國安威脅。美國與歐盟將在今年稍晚舉行貿易談判,但雙方目標有明顯落差,恐令跨大西洋貿易緊張情勢重燃。

報告受訪者也提到,網路安全鬆弛導致大量數據遭詐欺及竊取,也是全球主要風險。報告指出,當駭客進入政府公用事業系統,「關鍵科技基礎設施潛在的弱點已逐漸成為國安擔憂」。

美中貿易戰對金融情勢增添不可測的變數,很多人擔心全球金融危機再起,前中央銀行副總裁、東吳大學辜濂松先生紀念講座教授許嘉棟表示,中國大陸對其國內金融問題能否妥為因應,以及全球股市能否軟著陸,是左右全球金融危機是否再起的兩大關鍵。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各類型金融危機頻繁發生,許嘉棟說:「平均一年就有十次金融危機。」發生次數很多,所以是常態。但金融危機規模因金融全球化之故,有蔓延擴大的趨勢,單一國家的金融危機,很容易變成區域性及全球性金融危機。

近期金融危機會再起嗎?許嘉棟分析,從當前國際金融情勢看,有好幾頭灰犀牛來襲,包括反經濟全球化的逆流澎湃、川普的不可測性、英國脫歐陷入困境、美中貿易戰發展難測、國際熱錢不受羈絆,到處興風作浪。

許嘉棟指出,全球金融動盪,多因國際熱錢跑來跑去,外資進來、股市漲上去,大家很高興。但「外資進來,央行很頭痛」,外資買股票要先換台幣,央行要不要收這些美元呢?如果央行不買進,美元供給增加,新台幣就升值,出口商哇哇叫,如果央行買進美元,新台幣供給增加,將造成物價上漲、資產泡沫。

許嘉棟指出,外資會長期留在台灣嗎?外資一走,股市就大跌,新台幣也面臨貶值的壓力,因此,資金進出對一個規模不大的國家,國際熱錢不受羈絆,對金融穩定形成負面的影響。

許嘉棟認為,銀行危機重大風暴將減少、但小危機難免,主要是因為全球金融海嘯後,各國強化金融監理,包括對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予以認定,提高資本適足性要求,對金融機構進行壓力測試,以及加強總體審慎監理等措施,皆有助於降低影響重大的銀行危機爆發的可能性。不過,在川普主政後,反向走上放鬆金融監理,則可能對金融穩定產生負面影響。

至於全球性或大地區金融危機再起的可能性,許嘉棟認為,由於殷鑑不遠,短期不致再重蹈覆轍,東亞金融風暴與全球金融海嘯的主要受創國,已學得教訓,多往健全制度,改善經濟金融體質,審慎制定總體經濟政策,強化金融監理,以及充實因應風暴能力等方向改革。且美歐貨幣政策逐漸轉向,由寬鬆轉為緊縮,也有利於抑制資產泡沫危機。

但全球性金融潛在威脅仍在,中國大陸是否會爆發金融危機,正是各界關注焦點,中國大陸是經濟貿易大國,若爆發金融危機,必將導致國際經濟金融動盪。

參考來源:經濟日報、綜合外電、風傳媒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