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經濟》中國大陸2018年12月進出口負增長

經濟》中國大陸2018年12月進出口負增長

編按:大陸海關總署14日公布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12月進、出口雙雙出現負增長。以美元計,出口年減4.4%,創2年來最大降幅,進口年減7.6%,創2年半新低。雖然12月進出口數據不佳,但在中美貿易戰陰影下,中國大陸全年對美順差不減反增,對於這個現象,外媒紛做出剖析。

大陸海關總署14日公布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12月進、出口雙雙出現負增長。以美元計,出口年減4.4%,創2年來最大降幅,進口年減7.6%,創2年半新低。分析認為,本月數據進一步確認大陸經濟下滑,綜合多項因素,2019年外貿增長速度或有所放緩。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進出口數據不佳,影響14日人民幣匯率走勢。上周受中美貿易磋商前景樂觀而急升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14日早上開盤延續強勁走勢,一度升破6.74關口,最高報6.7353。惟海關公布數據後迅速回貶逾200基點。20:13,在岸人民幣報6.7674元,貶值44基點;離岸人民幣報6.7689元,貶值88基點。

海關數據顯示,按美元計,大陸12月進口年減7.6%,為2016年7月以來最大降幅,前值3%;出口年減4.4%,創2016年12月以來最大降幅,前值5.4%。兩數據均遠遜於市場的預估。

2018大陸全年進出口總值4.62兆美元,年增12.6%,創歷史新高。其中出口2.48兆美元,年增9.9%。進口首次突破2兆美元達2.14兆美元,年增15.8%。貿易順差3,517.6億美元,較2017年收窄16.2%,創2013年最低。

展望2019年,海關總署統計分析司司長李魁文認為,外部環境複雜嚴峻,不確定、不穩定因素依然較多,一些國家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抬頭,世界經濟增長可能有所放緩,跨國貿易和投資或受到拖累,加上基數抬高等客觀因素,外貿增長的速度可能有所放緩。

大陸經濟學家鄧海清指出,12月進出口數據進一步確認經濟下行壓力。他認為,2019年貿易壓力巨大,貨幣寬鬆逆周期調節需加碼。

中原銀行經濟學家王軍表示,12月數據惡化顯示全球經濟和大陸經濟放緩已初步得到驗證,搶出口因素基本消失,2019年第一季外貿走勢不容樂觀,可能會是全年最糟糕的一個季度。

華泰證券宏觀團隊李超表示,展望2019年,預計出口增速將會比2018年更進一步回落。隨著大陸國內穩增長的措施陸續公布,進口增速回落會慢於出口增速,貿易順差將持續收窄。

雖然12月進出口數據不佳,但在中美貿易戰陰影下,中國大陸全年對美反而是順差,對於這個現象,外媒紛做出剖析。

根據英國BBC的分析,雖然中美在2018年貿易摩擦不斷,但中國對美貿易出口卻同比大幅增長11.3%。

不僅如此,為了減少中國對美國的順差,今年美國實施多項貿易壁壘,然而這一數字不但沒有下降,反而同比增17.2%,較2017年10%增速明顯加速,達到2006年以來最高。

分析人士稱,這些反常識的現象,是因為「搶出口效應」和政策效應的延遲,同時需要注意12月單月外貿疲弱,表現出貿易戰的影響逐漸顯現,為2019年蒙上陰影。

根據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若以美元計價,中國外貿進出口總值達到4.62萬億美元,同比增長12.6%;中國對美國出口同樣增長強勁,同比增長11.3%,達到4784億美元。

「剛公布的中國外貿數據,需要放在大背景下理解。」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Brock Silvers)分析,中國對美出口保持在高位,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美國經濟強勢上漲,二是,中國的出口商急於在美國的貿易限制措施生效前發貨。

此外,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表示,對中國商品的強勁需求也反映出其他國家面對中國商品的價格和質量難以競爭,所以少量的加徵關稅不會從實質上改變全球對中國出口商品的需求。

特朗普政府發起貿易戰的原因之一是想降低中國對美的貿易順差,但從數據上看,似乎事與願違。

雖然中國對全球的貿易順差大幅下降16.2%,到3517.6億美元,為2013年以來的最低。但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卻不減反增,同比增17.2%,較2017年10%增速明顯加速,達到2006年以來最高。

從數據上來看,朴之水分析,主要因為中國從美國的進口幾乎沒有增長,相比之下,中國從全球其他國家的進口卻增長強勁,達15%。更深層而言,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的增長,反映出中美貿易戰前的一些趨勢,因為貿易戰在去年下半年才激烈起來,而且進口商和出口商也需要時間調整新訂單。

陸修泉指出,一增一減之下,現在中國對美的貿易順差幾乎是中國對外的全部順差。這凸顯當前中美貿易對話的重要性,可能未來會著力降低中國對美的貿易順差。

經濟學人智庫分析師馬羅(Nick Marro)稱,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再創新高,會讓特朗普政府很不舒服。後者將減少這一數字視為政治上的首要任務。因此可能會給下一輪的中美貿易談判蒙上陰影。

此外,朴之水提醒,中國整體貿易順差的收窄也證明,中國沒有系統性地實施不公平貿易措施,以幫助其出口商。

雖然中國全年外貿表現較好,但12月單月表現疲弱。中國海關總署公布,以美元計價12月出口同比下降4.4%,創2016年12月以來最大降幅;進口同比下降7.6%,創2016年7月以來最大降幅。

路透社援引多位分析師稱,去年12月進口、出口數據「雙降」,顯示出全球經濟和中國經濟放緩已初步得到驗證,搶出口因素基本消失,展望2019年一季度,外貿走勢不容樂觀。

中國官方也表達對新一年外貿情況的擔憂。海關總署新聞發言人李魁文稱,2019年,外部環境還是複雜嚴峻的,不確定、不穩定因素依然較多,加上基數抬高等客觀因素,外貿增長速度可能有所放緩。

陸修泉同樣表示悲觀,對即便沒有新增的貿易壁壘,僅因為2018年的政策效應,中國對美出口在2019年預計會下跌。

但馬羅提醒,貿易戰並不是12月唯一的影響因素。全球消費電子產品需求週期的觸頂也具有相關性,這點同樣影響台灣和馬來西亞在2018年末的表現。尤其對於最終產品出口的痛感格外強,比如手機、電腦等,這些產品還未受到美國加徵關稅的影響。

參考來源:工商時報、英國BBC、綜合外電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