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融》全球央行獨立性逆風起 我央行獨立端賴總裁肩膀

金融》全球央行獨立性逆風起 我央行獨立端賴總裁肩膀

編按:近來全球各地的中央銀行獨立性頻頻面臨主政者的挑戰,在民選政府承受提振經濟成長壓力以及民粹浪潮的推波助瀾下,隱然已成為一股全球逆流。央行獨立性遭到挑戰這股風氣是否會影響到台灣的央行獨立性。學者紛紛表示台灣央行能否維持獨立性端看總裁的肩膀。

近來全球各地的中央銀行獨立性頻頻面臨主政者的挑戰,不論是新興市場或先進國家皆然,從月初的印度央行總裁辭職,到美國總統川普討論開除聯準會主席鮑爾等,在民選政府承受提振經濟成長壓力以及民粹浪潮的推波助瀾下,隱然已成為一股全球逆流。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衡量央行的獨立性通常包含三個標準:首先是央行組織獨立於政府之外,且官員的任免程序與任期不受政府影響;其次是在職權上獨立制定和實施貨幣政策,無須配合行政部門的要求;第三是經濟上有獨立支配的財源。最近各國央行運作受到干擾,主要和前兩者有關。

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十月初警告,各國央行的獨立性正受政府威脅,從要求取消縮減資產負債表計畫到降息等。南非央行總裁丹雅格本月初也說,政客正在威脅央行獨立性,各國央行官員對此憂心忡忡。

美國聯準會上周決議二○一五年以來第九度升息後,傳出美總統川普已在討論開除聯準會主席鮑爾。在此之前,印度準備銀行總裁帕特爾在與莫迪政府數度衝突後,於十日辭職,短短兩年多換了三任總裁。此外,德拉吉經常遭德國政客抨擊其超寬鬆貨幣政策,形同搶德國儲蓄戶的錢補貼較揮霍的成員國。

支持脫歐的英國政客一再批評英國央行總裁卡尼,指責他對脫歐有偏見。儘管卡尼駁斥這項指控,但日前英國央行警告,無協議脫歐可能引發經濟嚴重衰退和英鎊崩跌,使他再成箭靶。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多則不斷要求央行降低利率,並表示此舉將抑制通膨;他的說法與經濟學原理背道而馳。土國央行非但不加理會,還大幅升息,只可惜升息動作太慢,通膨率仍居高不下。

外界對央行角色一直有兩派看法,一派主張央行獨立免受政府干預,專注於通膨目標,往往會與政府想要肆意揮霍的立場格格不入。美國前財政部長桑默斯說:「獨立的央行更能控制通膨,不受日常政治壓力影響,可以採取長遠觀點,做出不受歡迎的決定。」

另一派認為央行無法完全獨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提格里茲說,「擁有獨立央行的經濟體在金融危機中不見得能做得更好。」理由是,隨著主要央行在二○○八年金融危機後以購債等新工具來剌激經濟,就已承擔更多立法機關和政府支出角色,央行任務愈廣泛、影響範圍愈廣,政治就愈可能侵入。

未來政府將手伸進央行還會層出不窮,各國央行須找到平衡點,堅守獨立運作,還須對緊急情勢(例如金融市場崩跌)、中短期的經濟需求抱持開放態度與彈性做法。

針對美國總統川普頻頻對FED發言一事,媒體社論也認為其政治過度干預金融。

根據中國時報社論指出,美國聯準會(FED)上周不理會總統川普的反對叫囂,決定升息1碼,《彭博財經》報導說川普與幕僚討論,想要把FED主席鮑爾「撤職」。坦白說,依法川普無此權利,但向來不把法令放在眼裡的川普,如果真的率性而為,全球金融市場又將為此大亂。

美股在川普任內創新高,主因是強勁的經濟與川普大減稅,川普也一直以美股上揚當成自己的政績用來炫耀,但也因此對股市漲跌特別敏感,更不願股市持續下挫而「無法彰顯其政績」。美股在10月之後,一來受貿易戰是否擴大影響,二來經濟有走緩趨勢,多次大跌數百點。

依照FED原先的規畫,12月的利率會議要再升息1碼;擔心美股受衝擊,川普從10月開始就一直放話,要FED不要升息,而且話越講越白,越說越難聽;從指責FED升息荒謬到罵其過度緊縮「已經發瘋」。結果,FED如預期地升息1碼,但把明年預計升息次數由3次降為2次。

從金融市場與經濟面看,升息有道理,因為美國經濟仍強勁,股市亦在高點,FED此時升息讓「利率正常化」,對長期的經濟與金融市場都有好處。但此決定觸怒川普,而傳出川普想撤換FED官員的說法。

全球央行一直被要求維持政策獨立性,原因是政客往往為其短期政治利益與選票考量而要央行刺激經濟,但刺激經濟卻未必合乎長期利益,因此獨立性被認為是央行的必要條件。不過,政客還是一直想把手伸進央行影響央行政策,過去FED與美國總統的衝突案例不少,但類似川普如此公開、赤裸裸干預,不如其意甚至想撤換官員,則是第一例。如果成真,不僅毀掉FED的獨立性,也會讓金融市場陷入動盪。

至於央行獨立性遭到挑戰這股風氣是否會影響到台灣的央行獨立性。學者紛紛表示台灣央行能否維持獨立性端看總裁的肩膀。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央行獨立性遭挑戰的這股逆風是否吹到台灣?學者指出,從我央行的實際運作來看,大多仍維持其獨立性,不過,央行總裁須列席行政院院會,也被質疑是否會影響決策。此外,從總裁的任命、隸屬及理事組成來看,央行不可能完全獨立,政治力對央行決策的影響究竟有多大是個模糊地帶,可以雙面解讀。

央行業務局前局長李勝彥表示,可以從三方面解讀央行的獨立與否。首先是結構上,央行是獨立的,但總裁列席院會會被批評,「除非能像(前總裁)彭淮南一樣硬」;其次是實際運作上,央行也能維持獨立性,過去歷任民選總統多數是學法的,要干預也說不出口;最後從外界評價來看,也很少聽到要央行堅守其獨立性的討論。

實踐大學講座教授沈中華則說,央行總裁通常具有學者性格,在執行貨幣政策上具有理想性,注重的是長期雙率政策的穩定及經濟體質的改善,政治人物則有選票壓力,比較注重短期的成效;央行與民選領袖的衝突,通常發生在經濟實體面與金融面不一致的時候。

「台灣央行總裁與總統意見不一致的機率太低」,沈中華說,台灣經濟實體面與金融面走勢一致,預期未來也不會出現不一致的情況,所以不會有政治力量影響央行獨立性的顧慮。

從結構面來看,沈中華表示,央行重大決議是由理監事會來決定,但總裁、副總裁的主導性很強。在台灣的政治環境下,民選總統若干預央行政策、不尊重央行,會引發外界重大反彈,相信領導人會避免,以免引發政治上的反撲。

元大寶華經濟研究院院長梁國源指出,從總裁的任命、隸屬及理事組成來看,央行不可能完全獨立,但可以是相對獨立,政治力對央行決策的影響究竟有多大是個模糊地帶,可以雙面解讀。經過長期的學術研究,央行應具有獨立性是基本共識,但實際上很難完全不受政治影響,需要「有肩膀」的央行總裁來捍衛央行的獨立性。

參考來源:經濟日報、工商時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