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融》美匯率政策報告 中國列觀察名單

金融》美匯率政策報告 中國列觀察名單

編按:美國財政部18日公布最新的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一如外界預期,中國未被列為匯率操縱國,但仍在觀察名單內。美國財政部匯率報告和聯準會(Fed)最新會議紀錄顯示,目前為止這兩個機構仍維持自主性,尚未屈從於來自川普的壓力。有觀點指出在川普對華制裁的背後,對中國制裁可能有美國保衛儲備貨幣地位的意圖。

美國財政部18日公布最新的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一如外界預期,中國未被列為匯率操縱國,但仍在觀察名單內。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美國財長穆努欽(Steven Mnuchin)指出,儘管中國人民銀行近期已減少對匯市的干預,但在匯率政策上依舊缺乏透明度,因此仍將密切關注人民幣走勢,並與人行繼續磋商。

這是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公布的第四份匯率報告,儘管沒有任何國家被列為匯率操縱國,但中國、德國、印度、日本、韓國和瑞士仍列入正式的觀察名單。穆努欽表示,人民幣匯價近月顯著下跌,從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兌美元更貶值逾7%。人民幣的加速貶值可能會加劇中美兩國貿易順差,這對兩國實現公平的貿易將造成巨大挑戰,美國也將持續觀察和評估中國的匯率政策。

此外,報告還提到,這幾個月人行雖未像過去一樣強力干預匯市以阻貶人民幣,但「中國的匯率政策仍缺乏透明度」,包括人行對中間價報價提出的「逆周期因子」管理等,都影響到人民幣的匯價。

川普上任以來多次抨擊中國的匯率政策,認為中方放任人民幣走貶以增強出口競爭力,上周更傳出川普向穆努欽施壓,要求將中國列為匯率操控國。但據美國財政部的標準,要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必須符合3項條件:對美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經常帳戶順差占GDP比重達3%;貿易夥伴國持續性進行單邊外匯市場干預,且年度內重複進行淨外匯購買金額超過GDP2%。

目前中國只符合第一項,因此外界普遍認為匯率操縱國的指控並不成立。事實上,一旦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定位為匯率操縱國,中國就會由於身為匯率操縱國而被視作貨幣戰的交鋒對手。

BBC中文網昨日分析,美方未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有助於緩解中美兩國不斷升級的貿易摩擦,也是為下月在阿根廷舉辦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的會面創造更多談判籌碼。

美國財政部匯率報告和聯準會(Fed)最新會議紀錄顯示,目前為止這兩個機構仍維持自主性,尚未屈從於來自川普的壓力。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儘管面臨總統川普壓力,美國財政部仍未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雖然美方正透過其他手段對中國施加貿易相關懲罰,但財政部的理性決策讓投資人稍微鬆了口氣;瑞信全球外匯交易策略主管Shahab Jalinoos表示,財政部的決定應該有助提高新興市場的風險偏好。

前財政部官員、現任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賽澤(Brad Setser)稱財政部的決定「睿智」,但他也提醒,財政部似乎僅聚焦中國,應該更廣泛檢討其他國家的匯率行為,因為匯率操縱現在已不僅限於中國。

路透專欄作家Gina Chon川普一再要求財政部長米努勤把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已貶值約6%,18日貶至1美元兌6.9363美元,為2017年1月以來最低水準。

米努勤本月稍早表示,人民幣匯率將是美中貿易談判的重要議題。但他也指出,半年一度的匯率報告並非政治文件,依據法規,美國的貿易夥伴需符合三項指標才會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包括單方面干預匯市。最新匯率報告顯示,財政部依然照章行事。

另外,鮑威爾出任主席以來,美國聯準會(Fed)仍維持自主。川普已數度抨擊Fed升息,但最新會議記錄顯示,決策官員顯然未受影響,且很可能逾12月再度升息。川普雖在受訪時稱Fed是他「最大威脅」,但也坦言「Fed是獨立機構,我不會對他們下指導棋」。

美國總統川普針對中國和日本等貿易順差國的保護主義貿易政策正在明顯動搖全球的金融和資本市場。在對華制裁的背後,有觀點認為此次對中國制裁可能有美國保衛儲備貨幣地位的意圖。

根據日經的評論指出,作為反制美國制裁的措施,中國政府23日暗示減少美國國債。中國的美國國債持有額截至1月底達到1.1682萬億美元,比日本多1024億美元。佔海外對美國國債持有額整體的18.7%,比1年前增加1.0個百分點。

中國1月凈買入美國國債41億美元,時隔3個月凈買入,僅觀察這個數字,似乎還看不出中國準備減少購買美國國債的情況。

中國始終抱有一種不安,如果美國國債下跌、美國利率上升,民間資金有可能流向美國,對於減持美國國債,或保持慎重。

另一方面,減持這種威脅構成對美國的強烈牽制。這是因為美國2017年創出4662億美元經常收支逆差,如果無法從海外融資,將舉步維艱。

在美元作為結算貨幣在全世界得到使用的時候,美元會經由各國政府的外匯儲備流回美國,但如果這種以美元為儲備貨幣的體制動搖,美國的資金週轉將立即變得嚴峻,將發生導致經濟冷卻的「惡性利率上升」。

美國應該對這樣的事態最為心知肚明。因此,市場經濟學家神谷尚志指出:「川普發動的貿易摩擦或許隱藏著單純希望增加美國産品出口之外的其他意圖」。

在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地位被中國人民幣取代之前,摘除其萌芽,認為這是美國真正的意圖。

在人民幣交易限制被放寬的2009年以後,人民幣的國際結算迅速擴大。中國人民銀行(央行)統計顯示,2015年達到總額12.1萬億元。雖然2017年回落至9.2萬億元,但長期來看,今後人民幣進一步得到利用的可能性很大。

其背後存在中國出口實力的快速增長。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統計顯示,中國貨物出口額2017年7~9月達到約5700億美元,比美國高出近5成。反過來説,美國要遏制人民幣的崛起、維持美元的存在感,糾正中美貿易不均衡就是當務之急。

從中國角度來看,也不希望立即看到招致資本外流的操之過急的人民幣國際化。對中國來説,「國債減持牌」是一把雙刃劍。

但是,美國對華貿易制裁將招致全球企業的生産效率下降,導致經濟(股價)冷卻,另一方面,如果中國當真減少美國國債購買,美國利率也將面臨上升壓力。圍繞儲備貨幣寶座的中美的深謀遠慮蘊含著稍有差池就可能導致世界經濟陷入滯脹(經濟蕭條和物價上漲)的危險性。

參考來源:工商時報、經濟日報、日經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