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經濟》尚達曼 : 世界亟需構建新的合作型國際秩序

經濟》尚達曼 : 世界亟需構建新的合作型國際秩序

編按:隨著中美貿易戰戰火熱烈,WTO的角色與國際合作組織也受到矚目,英國金融時報便刊登一篇新加坡副總理塔曼•尚達曼的文章,他提到在世界新景象之下,世界需要建構新的合作型國際秩序。

文/塔曼•尚達曼(新加坡副總理、G20全球金融治理專家團主席)

-克勞德特里謝(Jean-Claude Trichet)、約翰•B•泰勒(John B Taylor)、朱民、恩戈齊奧肯傑-伊威拉(Ngozi Okonjo-Iweala)和伊藤隆敏(Takatoshi Ito)也對此文有所貢獻。此文是代表20國集團(G20)全球金融治理專家團(Eminent Persons Group on Global Financial Governance)撰寫。

我們正處在一個關鍵時刻。中心挑戰是為這個已發生不可逆轉變化的世界創建一個新的合作型國際秩序:這個世界已變得更多極化、在決策上更為分散、而相互聯繫卻更為密切。若無法創建這樣的新秩序,我們可能會面臨分裂,同時,我們應對未來國內和集體挑戰的能力也可能會逐步削弱。

我們無法回到舊的多邊主義。我們沒有一個單獨的指揮。現在正在演奏的樂隊變多了。我們需要新的協調。一個新的合作型秩序對於實現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的最根本目標至關重要:讓各國得以實現更強勁、更具包容性和更可持續的增長,避免金融危機,解決影響我們所有人的不容忽視的全球挑戰。

實施正確的國內政策是構築共同繁榮的核心。在技術進步和貿易中總是會出現贏家和輸家。但太長時間以來,太多國家的國內政策一直未能消除這些隔閡。它們現在可能會破壞對開放的全球秩序的支持。最根本的是,隨著數位經濟和機器學習加速,我們需要改革教育並投資於終身學習以確保就業充足、而不是失業的未來。

然而,國際倡議能夠也必須支持國內舉措,為全人類創造更強大的未來。首先,我們必須推動國家之間互相促進的政策。支持創新、投資和金融穩定的國內政策在國際範圍內普遍施行時最為有效。同樣,要避免對一國有利、損害他國利益的「以鄰為壑」政策,國際承諾仍然必要。但在當今相互聯繫極其密切的金融市場,即便是旨在實現國內目標的政策也可能會產生巨大的國際溢出效應,這將限制其他國家的政策選擇。要減少這種溢出效應及其影響,需要建立一個框架。

其次,我們必須利用國際金融機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其他多邊開發銀行)的獨特能力來促進發展。目前這些促進作用還留有很大空間,特別是支持各國努力加強治理能力,以及開發人力資本(無論性別、民族和社會地位)的全部潛力。

第三,要避免大規模金融危機,發展合作能力,以遏制日益加劇的環境脆弱性以及傳染性疾病威脅(如果不解決,將使大量人口陷入貧困和被迫移民),國際協調必不可少。

國際合作與保持增長和穩定的國內戰略之間不是二選一的問題。一個開放、競爭、協調良好的國際秩序將改善所有國家的前景。它的削弱將不可避免地損害所有國家,因為假以時日,增長以及新就業機會將受到侵蝕,金融危機將再次發生,全球共同利益將變得更為脆弱。

我們與G20全球金融治理專家團的同僚提出了具體的建議,以幫助國際社會應對新時代的挑戰,並完成向新的合作型國際秩序的重要過渡。我們不需要新的超國家組織。新的多邊主義要求我們採取大膽且明確的措施,確保現有組織(國際金融機構以及其他利益相關者,包括越來越重要的區域和雙邊參與者)作為一個體系共同合作,實現對發展的更有力且更持久的影響。我們必須避免未來出現「巴爾幹式」的金融。

在採取聯合行動緩解國內風險、在整個系統中分散風險方面,尚有巨大的未開發潛力。這種聯合行動的方式能夠釋放未來需要的更大規模的私人投資,包括將吸引機構投資者的新的為基礎設施融資的方法。

我們面臨的最大風險是對未來10年的空前挑戰毫無危機意識。在發展中世界,與過去任何一個10年相比,未來10年將有更多的人達到工作年齡。全球所有地區都需要旨在加強治理、最大化實現技術和市場的潛力以及創造就業的改革。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在非洲獲勝,在那裡,貧困、人口統計狀況和環境挑戰最為嚴重——貢獻力量、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機會也最大。失敗的後果不會只是在經濟方面。

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的改革,以避免另一場大規模金融危機,並幫助各國消除當今銀行業體系反覆出現的不穩定、實現增長。我們需要更為強大的國內金融市場。但我們還必須讓發展中國家有能力在亟需的時候為可持續的經常帳戶赤字融資,同時避免使增長受挫的陣陣波動。同樣,我們需要一個強大且可靠的全球金融安全網絡以保證市場開放。過去10年,多層次的全球、區域和雙邊金融安排一直在發展。但各個地區的發展極不均衡,其有些主要組成部分尚未在危機中得到測試,而且缺乏協調。

其中很多改革的政策思考通常由所在位置決定。我們需要一個新的集體決議,由所有國家都有既得利益的更廣大目標決定:為這個與70年前設立布雷頓森林(Bretton Woods)體系機構時已大有不同的時代,創建一個合作型國際秩序,這樣我們就能讓世界為增長保持開放。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