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經濟》國際原油飆漲 衝擊新興市場

經濟》國際原油飆漲 衝擊新興市場

編按:在市場預期全球石油供應持續吃緊之下,已有分析師喊出年底前油價就將漲到100美元。在新興經濟體各地以當地貨幣計算的油價也已突破金融海嘯前的高點,而「油價飆漲震撼」的效應也開始在新興市場浮現。元大寶華綜經院2日發布最新的專題報告指出,最高價分別是80、85美元,除非發生軍事衝突,否則油價應不易突破上述天花板。

在市場預期全球石油供應持續吃緊之下,國際油價在周一大漲近3%創近4年新高後,周二盤中繼續往上攻,倫敦布蘭特和紐約西德州油價各自升破85美元和75美元關卡,已有分析師喊出年底前油價就將漲到100美元。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布蘭特原油12月期貨價周二盤中曾漲至每桶85.33美元,隨後翻黑微跌0.1%報84.9美元,但仍在4年高檔水位。西德州11月期油上漲0.24%報75.48美元。

外界認為在美國重要產油區的生產與運輸等基礎建設所能負荷程度遇到瓶頸,會繼續讓布蘭特與西德州的報價差距處在約10美元附近。

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周二在報告中認為,市場對供應吃緊的憂慮,會推動國際原油價繼續大漲。

報告指出,有消息傳出中國大陸也已減少採購伊朗石油,可能讓伊朗每天石油出口量銳減150萬桶而下跌至200萬桶,這會成為推升油價再大漲的最新因素。

大陸和印度等均為伊朗原油的重要買家,但在美國將於11月4日開始制裁伊朗的前夕,這些買家卻已經不斷減少進口伊朗原油。

在市場憂慮伊朗供應減少而推升油價之際,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和俄羅斯等產油大國沒有理會美國總統川普提出增產的要求,仍維持其原先生產目標水準,讓布蘭特油價上周便升破80美元大關。

商品交易商摩科瑞能源集團(Mercuria)預期油價最快第4季就達至100美元大關,其對手托克集團(Trafigura)預期明年初才達此水準。

但高盛認為,只有出現比伊朗因素更嚴重的供應短缺問題,油價才可能回到百元水準。部份專家也認為以美國目前原油庫存處高檔水準情況下,會抑制油價的漲勢。

隨著國際油價持續於四年高點價位盤旋,在新興經濟體各地以當地貨幣計算的油價也已突破金融海嘯前的高點,而「油價飆漲震撼」的效應也開始在新興市場浮現。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布侖特原油12月期貨2日小跌0.2%至每桶84.85美元,但仍受到伊朗油品出口降至兩年半低點的題材支撐,逼近四年高點。西德州中級原油11月期貨則一度漲0.8%至每桶75.91美元,為2014年12月以來最高。

彭博資訊專欄作家費克林(David Fickling)指出,目前國際油價雖離2008年頂峰還遠,但許多新興市場民眾的困難情況已經比當時更嚴重,以新興貨幣計算的油價都已大漲,例如巴西里爾計算的油價已升破2008年水準,以墨西哥披索計算的油價於今年5月創新高,波蘭及南非以本國貨幣計算的油價也都已創新高,印度及印尼也相去不遠。

油價漲加上新興貨幣貶值,對新興市場消費者帶來雙重痛苦。巴西極右派高舉民粹主義的總統候選人波索納洛也乘勢崛起,可望於7日的總統大選中勝出。墨國總統當選人羅培茲能在7月大選勝出,也是因他保證燃料實質價格三年不變。

油價漲可能使印度明年大選變盤。印度也是全球最經不起國際油價上漲的國家之一,1加侖汽油價格超過每人每天平均收入的75%。

一些新興經濟體仍訂有緩漲機制。2016年世界各國燃料補貼支出共達1,050億美元,但油價兩年前開始上漲,因此目前實際補貼數字可能更高,而補貼政策將使各國財政收支惡化,加上美元升值,更形成惡性循環。

新興市場唯一指望,就是油價上漲已抑制需求,從而帶動油價回跌。英國石油(BP)指出,已開發國家石油消費量已達頂峰,未來新增的需求都來自新興市場,而只要新興市場的需求一打噴嚏,油價非感冒不可。

針對國際油價居高,元大寶華綜經院2日發布最新的專題報告指出,目前國際市場油價已隱含伊朗問題後續發展,價格要再上衝不容易,雖然冬季用油需求高峰將至,估計紐約輕原油(WTI)和布蘭特油期(BRENT)最高價分別是80、85美元,除非發生軍事衝突,否則油價應不易突破上述天花板。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元大寶華綜經院長梁國源分析,美國不斷重申將於11月對伊朗實施嚴厲的制裁,加上許多國際政治地緣的紛擾訊息,讓油價8月以來出現上漲趨勢,但新興市場貨幣大貶及全球貿易戰火升起,已導致投資者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負面看法,對石油需求出現潛在的下滑,抑制油價上行空間。

他說,美國能源局EIA對需求的預估並未做太大調整,今年底前影響國際油價的主要因素,仍來自於供給端的不足。

元大寶華綜經院高級研究員林欣陵認為,最悲觀情境是無法單靠OPEC增產來解決供給短缺,勢必要俄羅斯協助才行。但俄羅斯原油在冬天增產的空間十分有限。如果美國和伊朗的談判在這段期間惡化,對於國際油價的上升衝擊最大。

標普全球評級石油開發研究團隊昨指出,自從BRENT本周收在84.98美元、WTI收於75.30美元,出現2014年以來的最高結算價格後,市場焦點馬上集中在國際油價。和以往不同的是,現在美國總統川普非常關注高油價可能對維持經濟榮景的傷害,「川普團隊會透過政治管道,平息油價上漲」。

參考來源:工商時報、經濟日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