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融》FED偏鷹 升息1碼

金融》FED偏鷹 升息1碼

編按:美國聯準會(Fed)台北時間周四凌晨仍宣布調升短期利率1碼,係今年來第3度升息,Fed官員並暗示12月將再升1次。本次FED升息也獲得理事全數通過支持,決策文中也刪除「貨幣寬鬆政策」一詞。但美國總統川普則對FED升息表達不滿。

美國聯準會(Fed)台北時間周四凌晨仍宣布調升短期利率1碼,係今年來第3度升息,Fed官員並暗示12月將再升1次。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不甩白宮施壓,也不受貿易戰隱憂影響,美國聯準會(Fed)台北時間周四凌晨仍宣布調升短期利率1碼,係今年來第3度升息,Fed官員並暗示12月將再升1次,明年料升3次。Fed同時看好美國經濟至少還能維持3年擴張榮景,未來3年內通膨率盤旋在2%附近。

Fed決策理事一致表決通過,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0.25個百分點,來到2~2.25%區間,是自2015年啟動升息循環以來的第8次,也是2008金融危機爆發至今,美國基準利率首度突破2%水位。

根據Fed最新利率預測點狀圖(dot plot),預期12月例會將再升息1碼的官員有12位,多於6月時的8位。至於明年,Fed官員預期升息3次,2020年升1次。

這意味時至2020年,聯邦基金利率將攀抵3.4%,比Fed預估的「中性利率」(既不刺激也不阻礙經濟擴張的利率水位),高出約0.5個百分點,而此利率水位會持續至2021年。

另值得注意的是,Fed這份最新政策聲明刪除「寬鬆」(accommodative)字眼,部分投資人可能將其解讀成,Fed釋出無須進一步擴大升息的信號,但主席鮑爾澄清說,隨著美國經濟走強,「寬鬆」一詞已不合時宜。

道富環球投資管理公司首席投資策略師艾羅尼(Michael Arone)指出,這代表Fed內部認為貨幣政策愈來愈不需要寬鬆,該更向中性利率靠攏。

曾施壓Fed應維持低利率的美國總統川普,於Fed再次宣布升息後難掩不滿情緒,批評此舉恐妨礙經濟成長。對此鮑爾回應表示,Fed決策是依據經濟實情,從來不做政治考量。

此外,Fed樂觀預測美國經濟的擴張態勢,起碼再維持3年。預估明年經濟成長率2.9%,但2020年、2021年因減稅及政府擴大支出效應減退,成長率各自放緩為2.0%、1.8%。

至於通膨率,未來3年盤旋在2%附近;失業率明年降至3.5%後持續到2020年,2021年則微幅回升。

本次FED升息也獲得理事全數通過支持,決策文中並刪去寬鬆貨幣政策一詞引發多方推測。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26日以「9:0」的表決結果決議升息1碼,顯示所有委員「無異議」支持主席鮑威爾,共同承擔美國總統川普的壓力,以堅守聯準會(Fed)的獨立性。最新決策也凸顯Fed將繼續升息,但也遭遇緊縮速度太快的風險。

彭博資訊經濟學家指出,Fed決策聲明刪除「貨幣政策依然寬鬆」的措辭,不該被解讀為Fed立場偏向「鴿派」,因為無論決策聲明是否仍有「寬鬆」措辭,目前利率仍比多數人士預測的長期中性利率低得多。因此Fed調整聲明措辭的真正目的,是要避免FOMC未來出現內部爭議。

刪除「寬鬆」語句,形同Fed決策官員默認仍無法精確估算實質「中性利率」水準,主席鮑威爾向來也不贊成過度依賴對自然失業率(U*)與中性利率(r*)等推論數據;既然沒有這些理論作為比較基礎,政策也就沒有「寬鬆」、「緊縮」的問題。

華爾街日報報導,事實上Fed官員拿掉「寬鬆」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們不想用「中立」二字,而是因為他們想要擺脫Fed明確知道何種水準為中立水準的想法,尤其是Fed主席鮑威爾。鮑威爾在會後記者會花了很大的力氣解釋這一點。他指出,每位決策官員都表示他們預期利率長期將高於目前水準,而這等於暗示了決策官員們都認為現在利率其實是在寬鬆水準。

在市場信心成長、減稅和擴大政府支出帶動下,美國經濟正在強勁成長。如果沒有再進一步的升息,不難想像美國的失業率將會跌破3%,通膨率和金融市場交易過盛將開始造成嚴重問題。因此,Fed才會繼續進行升息,而且不只是會升到某個預想的正確水準,而是會一直升到足以影響經濟、平息金融市場過熱的危險為止。不過,有一項風險是,當開始影響經濟的訊號浮現時,Fed有可能已經升息升得太多,但以目前這個時點,升息可能還是比讓利率維持過低好。

最新經濟預測顯示,Fed相信經濟成長超出趨勢水準的時間會更久,直到2020年,因此Fed有理由在2019下半年到2021年底期間,維持相對偏緊的政策立場。

決策官員面對的挑戰,在於擴張性財政政策對經濟成長提供的「順風」將會遞減,到最後甚至會轉為「逆風」,因此貨幣政策對經濟的「煞車」力道不能過猛。儘管如此,但基於中期經濟展望更佳,使FOMC更可能在未來幾季繼續維持漸進式升息。

最新的經濟預測及「點陣圖」對利率的預測,顯示12月升息似乎已箭在弦上。不過諸如貿易戰可能升高,殖利率曲線走平,下半年經濟成長如何及美國國會期中選舉結果等,都可能影響12月的決策。

而美國總統川普則對FED升息表達不滿。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在美國聯準會(Fed)今年第三度升息的幾小時後,美國總統川普再度表達他對Fed的失望之情,「我對此(Fed升息)很不滿意」。

在Fed決議升息1碼後,川普26日在紐約的記者會上說:「我們國家表現不凡,可惜正因我們表現太好,他們(Fed)剛剛升息了一些。我對此很不滿意。」

他說:「基本上,我是個支持低利率的人。」自從川普去年1月宣誓就職以來,Fed已六度升息,提高聯邦資金利率區間到2%-2.25%,其中三次升息是在現任主席鮑威爾接替前主席葉倫之後所為,過去幾個月來,川普屢次透過媒體訪談、推文及未公開演講等場合,表達他對Fed升息的不滿,打破美國總統過去20年來都避免評論貨幣政策的慣例。

鮑威爾表示,Fed「完全聚焦於」追求完全就業和穩定物價的職責,「我們不考慮政治因素。我們依我們身分做我們該做的事,這就是我們一直該有的作風」。

鮑威爾在記者會上被問到川普政府對經濟成長與通膨的衝擊時也說,Fed收到愈來愈多企業對貿易戰與關稅措施的憂慮,企業疑慮包括供應鏈遭擾亂、原料成本攀升等,「這是個疑慮,也是風險,人們能看到物價攀升,關稅可能成為企業漲價的基礎,但這還沒反映在數據上」。

參考來源:工商時報、經濟日報、綜合外電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