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融》新興市場貨幣危機 專家紛示警

金融》新興市場貨幣危機 專家紛示警

編按:新興市場貨幣危機蔓延,繼投資人大幅拋售阿根廷和土耳其資產後,亞洲「雙印」─印尼和印度也難逃這波貨幣風暴。新興市場的央行已啟動二○一一年來首度持續升息循環周期,原因之一是許多貨幣正在走貶,進而推升由進口價格上揚引發的通膨。新興市場連環倒,會否重蹈20年前亞洲金融危機?中央銀行表示,因為先進經濟體算穩,目前看來是還沒有。但台灣專家則示警小心股匯雙殺。

新興市場的央行已啟動二○一一年來首度持續升息循環周期,原因之一是許多貨幣正在走貶,進而推升由進口價格上揚引發的通膨,此外,一些央行也不得不採取升息手段來捍衛本國貨幣匯率。

根據金融時報報導,阿根廷上周將利率調升至全球最高的百分之六十,較年初利率高逾一倍,然而目前尚未收到阻貶披索的成效。為挽救經濟危機,阿根廷總統馬克里三日宣布多項撙節措施,包括開徵新出口稅、裁撤一半內閣部門等,力拚明年預算平衡,藉實際行動說服國際貨幣基金(IMF)加快五百億美元貸款計畫的腳步。

土耳其今年來也將基準政策利率提高十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十七點七五,然而央行自六月來即維持利率不變,無視里拉今年迄今貶幅擴大至百分之四十三,土國央行因此飽受批評。印度、印尼、菲律賓與捷克的央行八月都已緊縮貨幣政策,一項衡量新興市場央行升息次數減去降息次數的指數,已攀升至二○一一年來最高。

凱投宏觀經濟學家傑克森說,「貨幣政策在過去幾個月已明顯緊縮,新興市場展開二○一一年來首度持續的緊縮周期。」而新興市場央行的緊縮潮流,將使其流動性進一步緊縮,市場早已因美元升值,造成外資將資金撤出並回流美國,而感受到流動性降低。

傑克森認為有兩大因素引發新興市場升息。第一,背負龐大經常帳逆差與政府預算赤字的新興國家貨幣,正承受外資撤離壓力,因此被迫升息以阻貶貨幣。

第二,東亞、印度與多數東歐國家歷長久的經濟強勁成長時期,現在達到部分產能限制,且國內通膨壓力攀升,央行因此以緊縮環境來因應。傑克森預估印度年底前可望再升息一碼,捷克與羅馬尼亞可能繼續升息,匈牙利與波蘭在未來六個月也可望升息。

新興市場貨幣危機蔓延,繼投資人大幅拋售阿根廷和土耳其資產後,亞洲「雙印」─印尼和印度也難逃這波貨幣風暴。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印尼盾4日持續探底,來到14920盾兌1美元,是自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的最低點。印度盧比也延續跌勢,4日盤中觸及71.50盧比兌1美元,再創歷史新低。

阿根廷披索上周兌美元大跌16%,今年累計暴跌53.9%,為新興市場表現最差的貨幣。阿根廷已要求國際貨幣基金(IMF),加快撥發500億美元紓困貸款。為穩定市場信心,阿根廷總統馬克里3日也頒布新財政撙節措施,包括政府部門大幅瘦身、以及加徵穀物出口稅。消息公布後披索一度下挫逾4%,目前稍有回升。

而土耳其里拉崩盤,今年已貶值超過40%,也重創投資人信心。據官方統計,土耳其8月通膨率衝上近18%,創2003年底以來的最高紀錄。土耳其央行3日暗示擬在下周四(13日)的利率會議上,宣布升息以穩定物價。但有經濟學家認為,要挽救里拉目前頹勢,最好大膽升息10%以上,才能夠讓市場驚訝。

阿根廷和土耳其貨幣重貶,有各自獨特的因素,但主要受到美元飆漲的影響,以及市場對美陸貿易戰的擔憂,其他許多新興市場國家貨幣面臨的壓力也都暴增,包括南非幣、巴西里爾、印度盧比、印尼盾等新興市場貨幣,接連創下低點。

剛辦完亞運的印尼,由於貿易逆差龐大及依賴石油進口,亦受新興市場貨幣的拋售壓力拖累。儘管印尼央行已進場干預匯市及債市,並四度升息,但印尼盾跌勢迄仍未止住,4日續創20年新低。外界預期印尼盾兌美元將貶破1萬5000大關。今年以來,印尼盾兌美元已重挫9.4%,為亞幣中表現僅差於印度廬比的貨幣。而印尼盾貶勢是否轉向其他東協國家,重演1998年亞洲的金融風暴,更備受外界關注。

印度盧比今年以來貶幅達11.3%,上周五兌美元一度貶至71.209後,4日再破底。香港東亞銀行高級外匯市場策略師葉澤恆指出,印度盧比及印尼盾同樣面對貶值壓力,主因是雙赤(經常帳及預算)問題仍未解決,預料「雙印」貨幣仍然有下跌的空間。

新興市場連環倒,會否重蹈20年前亞洲金融危機?中央銀行表示,其實要看「傳染效應」,不過因為先進經濟體算穩,目前看來是還沒有,變數則是全球流動性逐漸減少,加上陸美貿易摩擦會否加劇,引發國際資金撤出新興市場經濟體,是須密切觀察。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央行表示,在1997年受金融危機及的新興市場經濟體,過了20年,大致都做了減少經常帳逆差、累積外匯存底等「基本功」,經濟結構明顯改善,講得直接點,在因應外部金融衝擊的緩衝空間,已經增加也增強。

以韓國、泰國為例,過去都有經常帳逆差問題,但隨經濟結構調整、也鼓勵國內儲蓄,逆差已經縮小,甚至出現順差,而整體新興市場經常帳餘額對GDP比率為負0.1%,若要論亞洲比較脆弱的經濟體,就是印尼與印度,比率分別為負1.7%與負2.3%。

央行解釋,經常帳逆差減少,就能降低國際融資(外債)需求,亞洲主要經濟體的外債占GDP比率多不到3成,只有馬來西亞的69.1%比較高,整體來看金融情勢大致穩定。

近期出事的貨幣,央行分析,主要是背負龐大美元計價債務的經濟體,像是阿根廷與土耳其,都是隨著美國經濟復甦並接近充分就業,FED啟動貨幣政策正常化,導致美國公債殖利率上揚及美元走升的後續反應。

央行在6月理監事會後報告中,就點名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及印尼不穩。但即便是印尼,去年占全球GDP比重僅2.55%、當地股市占全球市值也只有0.58%,一來是經濟規模相對不大、二來是對外連結程度也低,對全球經濟衝擊力道都在可控制範圍。

新興市場危機蔓延,繼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披索重貶後,印尼也身陷風暴;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孫明德示警,「台灣別再看熱鬧了」,因為新興市場地雷一個接一個引爆,包括印度、南非等金磚國家被拖下水外,台灣得小心股匯雙殺。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孫明德指出,印尼外債高,早在今年第2季美元走強時,政府就該「升息」來留住資金,現在連印尼民眾都搶買美元,信心潰散,政府出手挽救根本來不及。

孫明德指出,當全球投資人要將資金撤出新興市場時,常是不管「青紅皂白」全數贖回,外債高的國家衝擊將首當其衝。

孫明德說,國內尚未受到嚴重波及,但萬一貨幣貶勢蔓延到不可控制的地步,恐怕連人均所得超過3萬美元的韓國,以及外債偏高的俄羅斯、南非、印度、巴西等金磚國家統統會被拖下水。

孫明德指出,韓國外債是外匯存底的1.1倍,比例僅略低於俄羅斯、印度與巴西,當景氣正向循環時表現良好,但景氣走下坡時,跌幅不輸新興國家,20年前亞洲金融風暴中,韓國曾是國際貨幣基金「拯救」的對象。

孫明德警示,新台幣近來貶至30.7元,外資也逐漸從股市撤出,現在台股還能撐住1萬1千點,主要是靠內資接手,仍要留意股會雙殺的風險。

歐洲中央銀行(ECB)前總裁特瑞謝(Jean-Claude Trichet)回顧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他提出警告說,過多債務使得全球金融體系如同10年前一樣脆弱。

根據中央社報導,特瑞謝2003年至2011年擔任歐洲央行總裁。他在媒體訪問中表示:「現在的共識是已開發經濟體負債程度過高,是引發2007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關鍵因素之一。」

來自法國的特瑞謝指出:「已開發國家的債務成長已經減緩,尤其是私人債務的部分,但這種放緩已被新興國家債務的加速增長所抵消。」

「這使整個全球金融體系至少跟2008年一樣脆弱,甚至更為脆弱。」

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Brothers Holdings Inc)2008年9月破產,當時特瑞謝是歐洲央行第2任總裁,而歐洲央行已成立將近10年。雷曼破產時間被普遍視為全球金融危機的引爆點。

特瑞謝回憶道:「我目睹金融危機的真正開端,這場危機在2007年8月9日上午席捲全球,那時我們面臨歐元區貨幣市場全面中斷。」

特瑞謝說,到了雷曼兄弟開始崩潰時,他和多國央行總裁,包括時任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主席的柏南奇(Ben Bernanke),「非常清楚我們正見證一場全面性的重大全球危機」。

他指出:「我們說雷曼的破產將帶來災難性後果,但我明白如果民間部門沒能找到解決方案,美國政府就不會出手拯救雷曼兄弟。」

特瑞謝還說,雷曼兄弟或許是華爾街最小的投資銀行,但「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金融危機的引爆者」。

參考來源:中央社、聯合報、中國時報、綜合外電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