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經濟》川普抨擊WTO 我應審慎評估衝擊

經濟》川普抨擊WTO 我應審慎評估衝擊

編按:美國27日反對世界貿易組織(WTO)續用一名法官,恐提高WTO癱瘓風險,無法在貿易爭端仲裁中擔任關鍵角色。媒體社論指出台灣應該審慎評估川普抨擊WTO的衝擊。

美國27日反對世界貿易組織(WTO)續用一名法官,恐提高WTO癱瘓風險,無法在貿易爭端仲裁中擔任關鍵角色。

根據聯合晚報報導,美國總統川普向多國徵收鋼鋁稅,其保護主義政策在全球掀起一波貿易戰。WTO有責平息國際貿易歧見,避免緊張氣氛升高,同時WTO爭端解決機構也努力抵抗華府的影響。

華府長期拒絕同意上訴機構聘用新法官,該危機在27日加深,美國首次反對讓9月底任期到期的法官連任。上訴機構發布判決原應有7人,若東非國家模里西斯的法官斯旺森(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確定卸任,上訴機構將僅剩3名法官處理WTO大量待審案件,這也是審案限制的最低人數。如果美國再不核准新成員,到明年底可能只剩1人。

川普的貿易政策讓WTO相當頭痛,但貿易專家表示,美國阻擋爭端解決機構造成最嚴重的影響就是讓WTO無法解決紛爭。WTO爭端解決機構為二審制,爭議國先進行雙邊協商60天,之後若仍不服再上訴終審機構。如果上訴機構癱瘓,爭端依舊無法解決。一名貿易界人士認為,這麼一來,「無論其他國家怎麼上訴,美國也無關痛癢」。

美國政府宣稱,WTO上訴機構的判決,特別是反對美國對抗外國不公平貿易時使用徵稅之舉,實屬過度擴張。美國也不滿WTO審理時間過長,許多判決結果不利美國,因此要求WTO改革。

美國駐WTO大使習達難(Dennis Shea)表示,反對法官連任並非個別意見,而是反映出原則上的顧慮。美國對WTO上訴機構的疑慮並非新鮮事,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政府也曾阻止WTO指派新法官。

世界若缺乏一個有能力仲裁爭端及輔助貿易協議的組織,歐盟駐WTO代表范赫克倫(Marc Vanheukelen)認為,貿易關係的基礎將不是法規而是權力,「受害最深的將是最貧窮最弱小的成員。」他認為,WTO已逐漸功能不彰。

川普在8月30日接受彭博資訊的專訪時,首度具體表態,抨擊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聲稱如果WTO不積極改進(Shape UP),美國將退出世貿組織。媒體社論指出台灣應該審慎評估這個衝擊。

根據工商時報社論指出,川普上任後擺脫多邊貿易談判的架構,對中國發起提高關稅壁壘的貿易戰,重新與墨西哥、加拿大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一度對準歐盟要求改變雙邊關稅不同的現狀,過往川普不斷對世貿組織發出怨言,但是,8月30日的訪問卻是他首度公開揚言退出WTO。

去年全世界的貿易總額達到17兆5千億美元,其中有將近4兆美元是美國與往來的進出口貿易,作為世貿組織的催生國、制度主導國、以及實質上最大的貿易國,美國揚言退出世貿組織,猶如洋基隊退出大聯盟、或是台北脫離中央政府獨立運作一般,將是難以想像的災難事件。WTO秘書長阿茲維多(Roberto Azevedo)立刻就反應,這將會帶給全球貿易體系災難性的後果,阿茲維多同時強調已經跟美國以及其他成員國合作,以解決關於大陸產業補貼、剽竊智慧財產權議題的共同抱怨。

美國原本是世貿組織的催生國,持續推動降低關稅壁壘,從根本形塑了今天的國際貿易法則。二次戰後的1948年推動「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一直到1973年的GATT第七回合談判(東京回合),在持續降低關稅障礙外,更達成多項非關稅規約(code),使GATT談判之觸角伸入非關稅領域,美國都扮演主導的角色。

1986年,GATT展開稱為烏拉圭回合(Uruguay Round)的第八回合談判,一直到1993年完成,是關貿總協定規模最大、時程最久的一次綜合性談判,在烏拉圭回合談判中,世界各國確認將GATT的多邊貿易協定的架構,提升成立一個具有國際法人地位的組織,而且在美國提議之下,確立了「世界貿易組織」的名稱,1995年元月一日,由104個國家簽署的WTO在瑞士日內瓦正式成立。

台灣在李登輝總統的時代,積極參與GATT與WTO的事務,並且以我們強大的貿易實力,爭取到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的名義成為世貿組織的正式會員國,由於中國大陸的限制,台灣一直到大陸在2001年12月加入世貿組織之後,比大陸慢三個星期於2002年元月一日正式成為WTO會員國。如今WTO會員國已有164個國家,幾乎規範全世界所有的貿易往來。

川普揚言退出WTO不是一時興起,他發動多起貿易戰,就已經是跨越世貿組織既定的架構,川普對墨西哥與加拿大的貿易談判,是經濟性的目的,如果經由WTO的協商架構,不只曠日廢時,還得讓不相關的國家進行裁判,如今川普已經順利與墨西哥達成協議,對美國來說,成果與時效兼具。至於對中國的貿易戰,本質上則是大國角力的政治戰,更不能送到世貿組織裁判。

不只如此,川普政權從去年就已經開始以具體行動弱化世貿組織的運作,世貿組織的核心就是爭端解決機制,在爭端解決委員會(Dispute Settlement Body,DSB)架構下處理貿易爭端,第一輪在鼓勵雙方和解,不成則組成裁決委員會,達成裁判的程序約需一年,如果不滿DSB的裁判,再送到上訴委員會(Appellate Body)進行終極裁決。

美國從去年年中開始,對上訴委員會的成員採取「任期屆滿、拒絕新聘」的策略,上訴委員會設有七名法官,每人任期四年,得連任一次,由於美國拒絕新聘,現在上訴委員會只剩四名法官在任,9月底模里西斯籍的法官到期之後,剩下最低限度的三席法官,必須親自處理每一個上訴案件,到了2019年底,再有兩位到期,WTO運作的核心機制上訴委員會就會徹底殘廢。

川普對於世貿組織的高度不滿是確認,他不只發推特,接受專訪,而且還有具體弱化世貿組織的行動,但是,川普所謂WTO必須「積極改進」 具體所指為何,外界仍然不得而知。美國貿易代表萊海澤(Robert Lighthizer)曾經表示,2001年讓中國「入世」是一大錯誤,並呼籲美國對WTO採取更激進的做法,強調WTO無法因應中國之類的非市場經濟體。

台灣仰賴貿易立國,世貿組織又是我們參與國際組織中,最重要的舞台,高舉雙邊貿易談判大旗、鄙視多邊貿易組織的川普,在搞定墨西哥與加拿大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顯然已經將矛頭針對WTO。美國退出當然不會是個選項,但是弱化WTO,或是改變WTO形塑的全球貿易規範,則必然會對台灣帶來難以想像的衝擊。經濟部對此必須及早進行沙盤推演,更要責成我們在日內瓦的常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第一時間掌握世貿組織可能的變化,這不是單純的貿易事件,而是影響台灣經濟發展與兩岸關係的重大議題,絕對不可輕忽。

參考來源:聯合晚報、工商時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