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融》土耳其里拉崩跌 金融風暴恐重演

金融》土耳其里拉崩跌 金融風暴恐重演

編按:土耳其里拉今天在亞洲早盤再度直線下墜,美國和土耳其外交關係緊繃,土耳其總統厄多安毫不示弱,土耳其金融市場勢必再掀動盪。曾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11日在其《紐約時報》專欄發表文章警告,土耳其危機可能導致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歷史重演。

土耳其里拉今天在亞洲早盤再度直線下墜,美國和土耳其外交關係緊繃,土耳其總統厄多安毫不示弱,土耳其金融市場勢必再掀動盪。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彭博報價顯示的里拉一度崩跌13%報 7.2362,土耳其當局介入限制交換契約交易後回穩,雪梨時間早上7:25報6.8403。

投資人無不敦促土耳其央行趕快出手捍衛里拉,但土耳其當局態度消極,擔心就算調升利率也無濟於事,美國又一波制裁會讓里拉再度崩跌。

安卡拉目前的思維是,沒有什麼政策好做的,除非同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的美國和土耳其能恢復關係。

昨天為止,厄多安絲毫無意答應川普改善雙方關係的條件:即釋放已囚禁近兩年的美籍牧師,他以參與2016年政變的罪名而被囚禁至今。

畢爾肯大學經濟學教授 Refet Gurkaynak認為,就算央行只能使出權宜之計,仍應該出手。他說:「里拉回穩很重要,也因為有宣示意味,強調央行不會市場以外的手段,像是資本管制等非傳統政策。要求奏效,規模就要大且要強調不計一切代價。 」

土耳其和美國之間的外交風波導致土國貨幣和經濟危機加劇,全球股匯市與新興市場貨幣也遭到拖累。曾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11日在其《紐約時報》專欄發表文章警告,土耳其危機可能導致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歷史重演。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克魯曼解釋,此類危機通常發生在備受外資銀行青睞的國家,該國一直享受大量外資流入,不過這些都是外幣債務,而非本國貨幣。多年後的某天,因為國內發生某些事件、美國決定調漲利率,或是其他原因,可以輕鬆借貸的好日子突然結束了,由於債台高築,該國經濟極可能陷入「死亡螺旋」。

死亡螺旋意指,信心下降導致貨幣貶值,造成償付外債更加困難,並削弱市場信心,導致貨幣持續重貶。這樣的惡性循環會讓危機不斷惡化,甚至可能擴大。

克魯曼分析,現今的土耳其與1998年印尼經濟危機情況類似,當時印尼外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近60%,與今年稍早的土耳其外債占比相近。1998年,引尼盾在金融風暴中大幅貶值,外債比例飆升增至GDP的170%。

為避免貨幣持續貶值,導致以該貨幣計價的債務像吹氣球般不斷膨脹,直至所有借錢的人都破產,克魯曼主張,必須出奇招,首先以綜合臨時性資本管制措施,防止債務比例爆炸,控制恐慌引起的資本外逃,此外還可能要拒絕履行部分外幣債務。一旦危機過去,就要落實永續財政管理,如此市場信心才可能逐漸回升,資本管制措施也方可取消。

目前,從危機中成功復甦的例子如1998年時的馬來西亞與南韓,這2國向銀行施壓,以持短期放貸。10年後,冰島也靠著資本管制措施和拒償債務走出困境。

克魯曼提到阿根廷同樣採取非正統作法,加上隨後幾年未履行2/3債務而順利脫困。但阿根廷政府不知非正統作法該何時回歸正統,以致後來重陷危機。克魯曼說,這說明因應這類危機,政府也要有足夠能力防堵貪腐,落實相關特殊措施。克魯曼說,很不幸,這似乎不是艾爾多安統治下的土耳其能做到的事。

參考來源:中國時報、經濟日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