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融》人民幣貶值恐引爆貨幣戰

金融》人民幣貶值恐引爆貨幣戰

編按:人民幣跌跌不休,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28日連七貶,逼近6.6元關卡,離岸價更是一度貶破6.64元。人民幣貶值也引起匯率戰的疑慮。媒體也紛紛推測將引起全球金融市場發動逆襲。貿易戰轉向貨幣戰,也引發亞幣競貶潮。

人民幣跌跌不休,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28日連七貶,逼近6.6元關卡,離岸價更是一度貶破6.64元。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大陸官方《證券日報》日前曾援引專家的觀點,為人民幣近期下滑辯護,「(人民幣)適度貶值合理,可為中國應對貿易局勢留有餘地,所以不是壞事。」外界認為,這意味著人民幣目前貶值幅度及速度,仍在官方容忍範圍之內,只不過,未來能否控制住人民幣走勢?恐怕還有待觀察。

中國人民銀行昨日引導人民幣兌美元跌至逾6個月來最低水準,將中間價定在人民幣6.5960元,較昨日中間價下調0.6%。

自本月中開始,美中貿易爭端擴大以來,人民幣貶速加快,除了中間價在過去7天之內下調1,725個基點,貶值幅度約2.6%,在岸人民幣匯價下午收盤時再跌落6.6元,盤後續貶,離岸亦於盤中貶破6.64元關口,之後略有拉升至6.62元附近。

新浪財經引述青島大學經濟學教授易憲容認為,4月份以來,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已經累計貶值了5.75%(由6.26元貶值到6.62元),回吐第一季升值3.8%的全部升幅,但從中間價來看,官方雖有下調,不過因下跌幅度小於市場預期,代表官方已啟動「逆週期因子」來引導市場預期。

人行在去年5月提出將「逆周期因子」引入到中間價的報價模型。也就是說,中間價會對順周期波動進行反向操作,如此不僅提升了人行操作的靈活性,亦可避免市場人云亦云的羊群效應。

隨著中美貿易戰的不斷升溫,亦有分析指出,人民幣貶值有助於抵消美國加徵關稅對中國商品出口造成的影響。CNBC報導,BK資產管理公司分析師伯里斯(Boris Schlossberg)認為,人民幣是被控制的,並稱「我不會說(人民幣)是一種武器,但這是一項可以激怒川普的政策工具」。

香港宏利資產管理公司亞洲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艾瑞克.劉(Eric Liu)表示:「中共政策制定者在想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資本外流。」基於此判斷,相信中國不會讓人民幣大幅貶值,但人民幣兌美元估計仍會進一步走弱。

人民幣貶值也引起匯率戰的疑慮。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價28日貶至七個月新低,這引發市場推測中國可能會利用人民幣貶值做為武器,來對付與美國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導致雙方的貿易戰演變成匯率戰。分析師認為,中國應該不會蓄意壓低人民幣匯率,但可能減少阻貶人民幣的影響力。

市場憂心,中國可能放手讓人民幣貶值,使中國產品在全球市場變得更便宜、更具競爭力。不過也有分析師認為,中國並未蓄意讓人民幣貶值,這些雜音只是一種說法。

自本月稍早美中貿易議題升溫以來,交易人士已見到人民幣持續貶值。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28日連續第七天下跌,報6.596,較前日中間價6.5569貶值0.59%,創2017年12月20日以來新低。

德意志銀行外匯策略師路斯金(Alan Ruskin)表示,目前尚不清楚人民幣的貶勢是否已結束,未來仍有待觀察。

路斯金指出,市場所討論到的匯率戰目前還沒有根據,「我不認為開啟匯率戰對誰有利。理論上如果貿易戰惡化,的確可能引發貨幣戰,但我不認為任何一方在這個節骨眼上想走到這一步」。

他說,較寬鬆的中國貨幣政策可能協助引發人民幣貶勢,「中國近來調降銀行人民幣存準率,實際上就是寬鬆政策。這與貿易題材是不相干的」。

在美國總統川普27日表示他將支持調整當前的美國外來投資審查委員會(CFIUS),並由這個組織來決定是否核准陸資投美國企業後,市場認為川普對限制陸企投資的態度比先前軟化,匯市因此稍減焦慮情緒。在這之前,市場傳出美國政府將對陸資採取更嚴格的措施,例如封殺陸資持股25%的企業收購特定的科技相關企業。

BK資產管理公司分析師施拉茲伯格表示:「現在關鍵在於,此事(川普態度軟化)是否是所有貿易戰論調的轉捩點?美國貿易政策的討論是否會變得更有建設性?顯然川普政府正遠離最激進的立場。」

施拉茲伯格補充說:「情況尚未定論。」不過他也提到,人民幣匯價已觸碰到關鍵阻力水準。

美國政府過去時常指控中國意圖壓低匯率,目的是協助出口業者。不過川普政府今年並未正式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而人民幣匯率在今年來多數時刻的走勢是相當穩定。

人民幣貶值也引起全球金融市場發動逆襲。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全球投資人可以不必在意陸股進入熊市,卻不能不警戒人民幣貶值引發的逆襲。

本周一到周三,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連續三天貶幅都超過0.5%;周四(28日)再貶0.21%,報6.6223。分析師預測人民幣將貶向6.70,甚至6.80,並可能對已開發股市造成連鎖衝擊。

過去兩周來人民幣對美元已累積貶值約3%,主因美、中貿易衝突升高,投資人擔心中國當局可能有意讓人民幣貶值。

花旗私人銀行分析師彭墾指出,投資人現在已有些恐慌。由於貿易緊張升高,中國當局可能會讓市場將人民幣進一步壓低,不願耗費外匯存底;「人民幣貶破6.6後,可能會加速貶值,並對陸股等資產造成外溢效應」。

摩根士丹利外匯專家芮德克表示,1個月與12個月人民幣遠期NDF匯率差距趨於穩定,顯示市場並不預期人民幣會大幅、持續貶值。大摩不預期人民幣會長期弱勢;但如果7月6日美國關稅生效之前雙方的協商仍無進展,中國可能必須重新思考策略。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亞區市場策略長許長泰指出,目前最令市場擔心的是公司債違約。美元匯率與利率齊升,令市場擔心美元負債偏高的企業將面臨償債壓力。

盛寶銀行外匯主管哈迪指出,中國當局有理由阻止人民幣持續貶值,包括促進人民幣全球化。

瑞穗銀行避險基金部門主管瓊斯指出,美國聯準會升息,人民銀行降低存款準備率,因此貨幣政策背離是人民幣貶值的主因之一;加上美、中股市表現分歧,因此無論中國是否以匯率作為工具,人民幣貶值都合乎邏輯。

安本標準投資公司經濟學者吳爾夫指出,美國威脅將再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課徵10%關稅,而人民幣貶值是中國最可能考慮的選項之一。人民幣貶值10%,可以抵消10%的關稅,但重大風險是資金加速外流。

貿易戰轉向貨幣戰,也引發亞幣競貶潮。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從6月21日以來,新台幣已連六貶,合計六個交易日共對美元貶值4.16角,累計貶幅1.36%。如果拉長時間自6月起算,新台幣本月以來對美元貶幅更達1.98%。

不過相較亞幣,新台幣貶勢「算是客氣」,銀行外匯主管指出,相較韓元6月以來狂跌4.14%、人民幣重貶3.38%、印尼盾及泰銖跌幅也各逾3%,星元下滑2.33%,新台幣真的如同央行所說的「相對穩定」。

交易員表示,昨天印尼盾暴跌1.3%,韓元也催油門重挫0.59%,連被視為避險貨幣的日圓都跟進跌了0.54%,讓亞幣爭相走向貶值的道路,新台幣和星元也因此都出現單日0.4%以上的跌幅。

「日圓6月以來對美元雖然僅下跌不到1.5%,但連日圓都倒下,代表亞幣對美元這波全倒!」外匯交易員指出,一方面是國際美元真的強,另一方面則是亞洲同屬出口導向經濟,現在看起來競貶風潮已蠢蠢欲動,貨幣戰可說已到一觸即發的關鍵時刻。

交易員表示,近期亞幣走跌嚴格說分兩階段,前一階段是中美貿易戰造成市場緊張,加上美國升息引領資金回流,使得外資大幅對亞幣提款匯出,反映在匯市表現則是帶量下殺,例如新台幣有幾個交易日都爆出近20億美元的大量。

但最新的這一波貶值,各國政府的戲分明顯高於外資,交易員指出,畢竟外資也不是拿黑卡可以無上限的領了又領,提款也有一定的額度,觀察這幾天外資進出頂多是扮演替貶值點火的觸媒角色,亞幣貶值真正原因,是各國央行都怕自己貶輸別人、不利後續出口報價。

外匯交易員指出,昨天匯市成交量16.305億美元,其中外資匯出約占5億美元,目前看來,央行並沒有催油門讓新台幣貶值,但看到其他央行都在飆,央行也不能獨踩剎車,因此除了外資動向,這波新台幣會貶到何時?貶到何價位?都取決於亞幣何時才能不再交叉感染,若亞幣持續競貶,台幣下一波重要關卡便是30.8元和31元。

參考來源:工商時報、經濟日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