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文化》夏默U理論 面向未來提出解方

文化》夏默U理論 面向未來提出解方

編按: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知名學者夏默(Otto Scharmer)指出,「現今資本主義最大問題是我們集體創造出沒有人樂見的結果。」這種集體失能現象,該如何突破?他花20多年時間研發U理論,挖掘冰山底下問題的根源,引導企業、政府與公民社會向未來學習,積極解決問題。

全球暖化加速、恐攻事件頻傳、貧富差距等問題持續惡化,以及川普現象引發諸多爭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知名學者夏默(Otto Scharmer)指出,「現今資本主義最大問題是我們集體創造出沒有人樂見的結果。」這種集體失能現象,該如何突破?他花20多年時間研發U理論,挖掘冰山底下問題的根源,引導企業、政府與公民社會向未來學習,積極解決問題。

U實驗室 風靡10萬人

夏默專研跨領域創新,曾與知名管理學者彼得.聖吉(Peter Senge)等人合著《Presence》。2015年起,他開設大規模開放線上(MOOC)課程u.lab,造成轟動,吸引全球185個國家逾10萬人參與,建立前所未有的全球性社會創新平台。近期他集結這些創新經驗寫成《The Essentials of Theory U》(U理論精髓,暫譯)。以下是夏默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摘要。

問:川普總統上任以來,引發許多爭議,為何你認為他敲響美國的警鐘?

答:川普不是問題,而是一個徵兆。我們要探討冰山底下問題的根源,哪些根本原因把川普送進總統府?從三個面向來分析,首先是經濟全球化的結果,全球化的輸家被忽視,那些教育程度較低的白人、勞動的中產階級,他們投票給川普。

其次,民主政治發展過程中與利益團體結合而產生貪腐。美國政府為華爾街大規模紓困,為富豪減稅,但是對於生態與社會的嚴重挑戰卻沒有給予同等重視。

川普現象 全球化的反撲

第三個面向的根源與教育失敗有關。川普現象與川普主義是大規模教育失敗的徵兆。這是當今西方社會的一面鏡子。這面鏡子告訴我們:某些東西破裂了。這就是自我認同感,今日的我和明日的我疏離了,包括個人和集體,這就是U理論所探討的。

想改變經濟 先改變思維

問:現行資本主義出了什麼問題?請談談最近成立的資本主義轉型實驗室在做什麼?

答:現今資本主義最大問題就是,我們集體創造了沒有人想要的結果。這些結果包括生態的分裂(環境遭破壞)、社會的分裂(貧富兩極化與不均)、精神的分裂(憂鬱、焦慮、崩潰、不快樂的比率上揚),這三大分裂反映出個人與自然、個人與他人、自我與自我之間的分裂。從較宏觀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與我們如何發展經濟有關。

舉例來說,智慧型手機一段時間要更新作業系統,發展經濟所使用的作業系統也到了必須馬上更新的時刻。不同的是,iPhone更新作業系統只要按一個鍵下載軟體,但是更新經濟的作業系統並不容易,這涉及改變民眾對經濟的想法。必須從改變我們對經濟思想的典範開始。

打開視野 啟動學習循環

問:請談談U理論如何發揮巨大影響力?

答:我們3年前透過U理論設計一個結合線上與線下的新課程,稱為u.lab(u實驗室)。這個平台結合兩股分開的力量,一是大規模民主化,將知識無償PO上網;其次是打開視野、心靈、手,啟動深度學習循環。結果全球超過10萬人透過這個平台學習,在各國創造數百個熱點(hub),這些是以行動學習為基礎的社群。現今許多大城市都有u.lab,中國大陸與美、歐是全球前三大活躍的社群。

問:請以最簡單的方式說明U理論。

答:一般學習來自抽象知識或過去的經驗。U理論則是幫助你向未來學習的一個過程。我與企業、科學和社會上深度創新者共事,並且觀察他們,逐漸發展出U理論。我問他們,如何成為真正的創新者?我發現創新有三個階段,首先是觀察、觀察再觀察,走出自己的小圈圈,把自己放在一個最有潛力的地方,傾聽內心的聲音。其次,退一步反思,讓自己內心的認知浮現,探索深層的根源。第三,從行動中探索未來,這牽涉模型化與從主要利害關係人的回饋中學習。

問:請舉例說明你自己如何應用U理論?

答:有兩個方式。我以iPhone為例,你可以利用U理論來發展新app,或透過U理論來發展你個人的作業系統,例如提升你個人的注意力,你傾聽、對話、協作。

在應用U理論時,你會經歷三種層次的開放,打開你的視野、打開你的心靈、打開你的意志。第一個層次是拋棄舊的思想習慣;第二個層次是培養同理心,透過別人的眼睛看問題;第三個層次是放下過去,擁抱未來。

我希望透過U理論幫助各界領袖,針對所面臨的挑戰,提出新的解方。

沿用已久的經濟指標--國內生產毛額(GDP)有許多缺失,以美國為例,儘管GDP有成長,卻掩蓋了某些地區一群被遺忘的人,他們生活可能變得更糟糕。麻省理工學院學者夏默(Otto Scharmer)指出,人們誤以為GDP越高越好,可解決一切問題,但經濟高成長,不代表幸福感也高;他呼籲應以更完整的永續指標或矩陣來呈現民眾的幸福水平。

近年包括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迪格立茲、哥倫比亞大學永續發展中心主任薩克斯等人均檢討傳統GDP指標的缺失,呼籲各界包括政府、智庫應改變僅以傳統GDP單一指標來衡量經濟。夏默強調,近年學者們努力以不同的指標來衡量幸福,大家應多關注這些新指標。

問:現今GDP指標出了什麼問題?經濟學教科書是否該改寫?

答:是的,但經濟學教科書的問題不僅僅是GDP,以GDP來衡量經濟成長,最大的問題是,假設數值越大越好,但研究顯示,對於已開發國家,GDP數值愈高,不代表人民愈幸福。

問:傳統GDP指標有盲點,但幸福衡量並不容易。你的看法?

答:對於幸福的衡量,沒有你想像那麼複雜。衡量幸福有兩類指標,一是客觀指標,例如預期壽命,另一類是主觀的幸福感測量。這兩類指標都很重要。

我們可以透過矩陣來詮釋幸福指數,例如聯合國發展計畫署自1990年開始發表「人類發展指數」,喜馬拉雅山區的不丹早在1970年代提出「國家幸福指數」(GNH),再看看聯合國永續發展方案網絡(UNSDSN)發表「全球幸福報告」,北歐芬蘭高居全球之冠。我們目前並非沒有其他好的指標,而是我們長期忽略這些指標,我們依然習慣於老掉牙的經濟思維。

問:北歐模式較理想嗎?

答:北歐模式很有趣,各種幸福、永續指標的排名,北歐國家經常名列前茅,芬蘭與其他北歐國家是極佳的例子,全球各國可以學習北歐如何縮短三大分裂,包括生態、社會與精神的分裂。與此同時,北歐各國也有自己的問題,目前正在重新建構中。在全球幸福報告中,川普主政的美國正向下沉淪,此時北歐模式更加值得關注。

「從糧食、燃料、水資源短缺、貧窮、難民、恐怖主義到金融寡頭,我們正進入一個破壞的時代。舊文明與思維把自我、物質主義放到最大,強調愈大愈好,利益團體影響決策,讓我們進入一個不負責任、集體失能的國度。」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夏默強調,應學習東方的思維,從小我轉向大我,關注整個生態體系的幸福。

夏默出生於德國,父母親從事有機農業,唯一的資本是土壤,他們花費全部心力改善土質。他從父母親的經驗獲得領悟,現在把全部心力用於改善社會的土壤,也就是改善個人與自然、個人與他人、自我與自我之間的關係。

問:你提到資本主義產生三大分裂,這與決策者或企業執行長有什麼關係?

答:目前我們生活在一個破壞的時代,如果你是決策者或企業執行長,你必須能夠感知未來,才能夠站在歷史上對的一邊,這是非常重要的。以最近臉書創辦人祖克柏面臨的問題來說,他正好提供了一個反面的教材,因為他忽視臉書的作業方式就是問題的一部分,而非解方。這將是終結臉書成為全球主宰者的開始。我預期,不到10年內,臉書在全球的主宰地位將消失。問題根源於在於祖克柏忽視公司目前面臨的危機,包括處理隱私權、使用權、數位回音、以及年輕人過度使用社群媒體導致的後遺症。

問:為了突破盲點,你強調個人的思維必須從自我轉向大我,關切整個生態系統。這是來自東方的思維嗎?

答:是的。你們有所謂的小我與大我,小我就是自我,或是所謂的「美國優先」;大我是指整個生態系統,全體的福祉。現今經濟體系的問題出在經濟思維完全集中在自我,這種傳統經濟思維有其盲點,忽略自我之外的其他領域,與現實脫節,這是問題所在。真正的領導人、創新者、創業家都必須關心所有主要利害關係人,設法改變他們的想法。

參考來源:中國時報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