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經濟》全球經濟挑戰 補救財經政策 強化經濟韌性

經濟》全球經濟挑戰 補救財經政策 強化經濟韌性

編按:2017已過,迎向2018,許多經濟學家紛紛對全球經濟做出反思與展望。包括如何面對國家生產力偏低、貧富差距過大等問題。以下整理收錄兩位經濟學家歐布斯菲德(Maurice Obstfeld)與史賓塞(Michael Spence)等對國家財經政策的建議。

目前全球多數經濟體都呈現正向趨勢,但另一方面,生產力成長仍偏低,貧富差距擴大,低教育程度的勞工難以找到有吸引力的就業機會。針對此問題,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與橋水聯合基金投資研究主任卡爾尼歐-坦包爾(Karen Karniol-Tambour)提出政府要補救財經政策四大缺漏。

文/史賓塞(Michael Spence)、卡爾尼歐-坦包爾(Karen Karniol-Tambour)   編譯/任中原

全球多數經濟體都呈現正向趨勢:失業下降,產出缺口縮小,經濟成長上升,且主要國家通膨仍低於央行目標。但另一方面,生產力成長仍偏低,貧富差距擴大,低教育程度的勞工難以找到有吸引力的就業機會。

決定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的首要因素,仍在於生產力提升,這也是締造包容性成長的要件。然而生產力卻不可能自行提升。現行經濟政策中有多項重大缺漏,使生產力全面上升及包容性經濟成長難以達成。

第一,多數經濟體的勞工技術與能力提升速度,似乎跟不上勞動市場結構的轉型速度。各國政府既不願或無法積極推動教育與職訓,也無意進行所得重分配。美國等國家的低所得家庭根本無力自我投資,以適應就業情勢的迅速變化。

第二,多數就業市場都存在嚴重的資訊落差,亟需填補。勞工雖了解變局正在進行,卻不知該如何提升技術,也無法依據具體資料做選擇,政府、教育機構及企業界完全沒有提供適當的指引。

第三,廠商與個人普遍向機會多、成本低、容易找到勞工、且生活品質高的領域集中。要創造如此有活力、有競爭力的條件,環境因素與基礎設施至為重要。目前贊成基礎建設投資的多數人士都是基於負面思考,例如橋樑崩塌、公路壅塞、二流機場等。但政府不應只重視改善既有設施,還須重視能為民間投資與創新帶來嶄新機會的基建投資。

四,政府出資推動科學、科技及生物醫藥研究,對長期推動創新非常重要。基礎研究能為公共知識做出貢獻,為民間創新開啟新領域,且能為在地經濟產生外溢效應。

但是,多數已開發國家現行政策架構都未考慮到這四點。例如,美國減稅政策雖可望提高民間投資,在縮小貧富差距、振興人力資源、改善基礎設施及強化科研知識等領域卻少有建樹。換言之,減稅計畫完全忽略未來經濟平衡且永續成長的要件,未從供給及需求面支持經濟與社會生產力成長。

新年伊始,我們希望各國政府能更加重視人力資源、基礎設施與科學研究,以提升生產力,從而締造更高、更包容且更能永續的經濟成長。

IMF首席經濟學者歐布斯菲德(Maurice Obstfeld)認為強化經濟韌性會是2018年的大挑戰。

文/歐布斯菲德(Maurice Obstfeld) 編譯/任中原

2017年全球經濟尾勁十足,大部分國家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持續增加,是2010年來最廣泛的景氣上升循環。從歐洲到亞洲乃至美、加,成長預估都已上調;巴西、俄羅斯等一度衰退的新興經濟體也恢復成長。占全球三分之二人口的國家,都展現快速復甦的好景。展望2018年,許多國家的財金官員都能鬆一口氣。

經濟表現為何好轉?各國消費者及企業信心指標雖明顯上升,投資也已改善,但景氣好轉不能完全完全歸功於偶然或「野獸精神」,基本面因素也發揮作用,尤其是總體經濟政策。

主要國家貨幣政策仍然寬鬆。美國聯準會(Fed)雖持續漸進式升息,但作法相當審慎。歐洲央行(ECB)開始縮減購債規模,但仍暗示目前距離升息還遠得很。因此金融情勢持續寬鬆,帶動全球借貸金額與資產價格上升。

儘管政策寬鬆,且產出缺口持續萎縮或消失,通膨仍偏低。一些人則視目前高成長、低通膨為「甜蜜點」,實屬經濟的最佳狀態。

然而許多國家的長期展望並不令人振奮。勞工高齡化,生產力成長減緩,加上負債偏重,都使前景黯淡。先進國家的生產力若未意外勁升,經濟只能維持溫和成長:隨著貨幣政策與金融情勢趨緊,加上政府負債沈重,年金與醫療支出增加,也必須整頓財政,經濟成長勢必減緩,工資也更難加速上升,尤其是非技術性勞工。於是貧富差距更加擴大,民眾益發憤怒。許多新興市場及低所得國家也將面臨經濟逆風。

因此全球財經決策官員將面臨兩大挑戰。第一,能否採取行動以提升長期產出水準?第二,能否強化經濟韌性與包容性,使當前的經濟升勢不致驟然減速,甚至陷入新的危機?

要改善長期成長展望及公平性,關鍵在於加強人力投資。教育投資能提升勞工的生產力,及因應貿易與科技等結構性轉型的能力。

再者,藉由學徒計畫,可以減少青年失業所造成的資源浪費,就業諮詢與再訓練也可以延長工作年限。若無法奏效,由於就業展望不佳,且貧富不均,將使選民對國際多邊主義及國內的審慎經濟政策益發反彈,造成政治與社會不穩定。

除了上述方法,各國也須擴大財政支出。為避免使公共負債加重,政府須改革稅制,增加稅收,並避免阻礙經濟成長。稅制在設計上應提高包容性,並促進勞動參與。若能防堵大企業與有錢人的避稅管道,將使公民對稅制的公平性更有信心。

要強化經濟韌性,也須提振信心。由於美國對金融海嘯已逐漸淡忘,金融穩定的威脅因而升高。金融海嘯後許多國家都改善宏觀審慎架構,包括提銀行業的資本與流動性。然而由於貨幣政策長期寬鬆,使投資追逐殖利率,且全球負債不斷累積;一旦利率上升,一些負債者終將出問題。

國際貨幣基金(IMF)等機構的研究顯示,擴大舉債在短期間雖能使經濟加速成長,但終將以悲劇收場。一些國家必須抑制信貸過度成長,並減少或取消對發債的補助;另一些國家則須解決金融海嘯所留下的壞帳。各國應加強金融監理及國際法規合作,以免競相鬆綁宏觀審慎政策。

由於最近全球經濟全面回升,因此處理多邊性優先要務的時機也已成熟,最急迫的課題可能是減緩長期氣候變遷的速度。本世紀內低所得國家在面對氣溫升高時相當脆弱,先進國家同樣脆弱,更多國家政局不穩,及溫暖地區民眾大量移入。先進國家若能支持更積極的減碳目標,並援助低所得國家進行調適,實屬利人利己。

目前經濟的甜蜜點,可能會使決策官員對安全產生幻想。眼前的好景很可能相當短暫,而推動景氣上升的力量可能持續不了多少。為使經濟復甦能更持久,決策當局應掌握眼下的良機,來推動改革,否則復甦的前景很可能比我們想像的更短。

參考來源:經濟日報、Project Syndicate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