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COP23 懶人包】波昂氣候大會怎樣才算成功?

【COP23 懶人包】波昂氣候大會怎樣才算成功?

COP23全名叫做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第23屆締約國大會(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旨在「避免人類以危險的方式干擾氣候系統」——也就是阻止全球暖化。

為什麼COP23很重要?

氣候變遷顯著增加了熱浪、洪水等極端天氣現象的發生機率。若不大幅削減全球碳排放量,可以預見全球數十億人和自然界將受到「嚴重、廣泛、不可逆的影響」。

2015年的COP21訂下具有指標意義的《巴黎協定》,是解決氣候變遷問題的第一個真正全球性協議,但是為了達到保持全球溫升低於2°C甚至1.5°C的目標,各國的減排行動仍有待大幅度加強。所有科學研究和今年極端天氣造成的災難,包括印度和奈及利亞洪水、加勒比地區颶風以及美國和歐洲的野火,都顯示全球碳排必須在未來幾年內快速下降。

巴黎協定僅列出了原則而非細節,一位外交官把它形容成「一台沒有作業系統的全新智慧型手機」。波昂會議是使巴黎協定發揮實質作用的關鍵。

這次的COP有什麼不同之處?

這是COP第一次由面臨第一線暖化危機的島國主辦。

主辦國斐濟處於氣候變遷帶來的海平面上升和極端風暴等危險之中。斐濟總理貝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雖擔任COP23主席,但基於現實理由,COP23必須在德國舉行。

2016年熱帶氣旋「溫斯頓」(Winston)使斐濟面臨超過10億美元的損失,這可能使COP23在氣候損害賠償和適應未來威脅等爭議性問題上,重要性與減排並列。

川普使美國退出巴黎協定,是否進展無望?

不會的。

綠色和平以自由女神像為道具,呼籲終結污染。 攝影:駱書玉

 

綠色和平以自由女神像為道具,呼籲終結污染。 攝影:駱書玉。

 

身為世界第二大污染者和最富有的國家,美國的確重要。但是當川普6月宣布美國退出、2020年生效後,聯合國首席氣候談判代表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卻對川普表示感謝:「他激起了國際間支持巴黎協定的浪潮,加強了世界氣候行動的決心,對此我們感激不盡。」

美國現在態勢孤立,同樣不在巴黎協定中的國家只有飽受戰火蹂躪的敘利亞。儘管計劃推廣煤炭和天然氣作為氣候解決方案,這兩國將在波昂發揮什麼樣的作用還不得而知。然而有傳言說,美國環保署署長、氣候懷疑主義者普魯特(Scott Pruitt)將領導美國代表團,這點毫無根據。

一位COP老鳥表示:「現場的氛圍不會太差的,美國不會帶來太大的麻煩。他們根本還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斐濟首席談判代表可汗(Nazhat Shameem Khan)被問及與美關係時甚至打趣說道:「跟連環殺手也是可以對話的。」

無論如何,美國的許多州、城市和企業已經承諾實踐巴黎協定,並將在波昂高調表態。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曾表示,如果美國政府不付1500萬美元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框架公約(UNFCCC)的管理費用,他會付。

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出席巴黎氣候大會COP21。圖片來源:COP PARIS(CC0 1.0)

 

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曾出席巴黎氣候大會(COP21)。圖片來源:COP PARIS(CC0 1.0)

 

COP23要達成什麼任務?

目前世界各國的減排承諾僅能將全球暖化控制在3°C,難以避免嚴重災難。巴黎協定中包含了審查和加碼的機制,但沒有制定規則。波昂會議必須完成規則的制定,2018年前拍板定案。

沒有認真準備建立信任和協議,巴黎協定等於沒有完成,2009年哥本哈根的COP就是個失敗的前例。

有什麼潛在爭端嗎?

有,在氣候損害和賠償議題方面。氣候損害賠償論認為,發展中國家應該就氣候變遷造成的損害獲得賠償,因為氣候變遷不是他們造成的。

行動組織現在全球正義(Global Justice Now)成員格雷羅(Dorothy Grace Guerrero)說:「這個原則就是補償之一,因為西方國家的經濟發展是以地球和窮人為代價換取的。」部分發展中國家覺得自己在巴黎協定中吃虧,因為巴黎協定與以前的協定不同,對富國並沒有法律約束力。

COP19形成的華沙機制就是在處理這個問題,但是援助組織表示,這個機制有個「明顯的漏洞」,就是沒有錢。富國反對損害賠償,認為這個機制是變相的奴隸賠償。

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必須想辦法解決,以免影響其他領域的談判。西方國家大力推動的折衷方案是極端天氣保險,例如G7的InsuResilience計畫,目標是幫助全球最貧窮的4億人口。不過保險要如何解決低地海岸海平面上升的問題,目前並不清楚。

已經開給貧窮國家的支票呢?

富國已經承諾在2020年前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的資金,幫助貧窮國家一邊成長一邊限制碳排,並適應氣候變遷。但是,什麼形式的資金才算數?以及1000億美元是否足夠?這些仍有待討論。

原本美國是個重要的捐助者,但現在,波昂會議要討論其他國家是否要補上這個缺口。

還有誰會來參加COP?

除了談判國代表外,對氣候行動有所承諾的商業團體也會來參加,如「再生能源100」(Renewable Energy 100)、「我們就是商業」(We Mean Business);加州州長布朗和彭博也預計將在11月11日宣布他們的美國承諾(America's Pledge)倡議。

大型化石燃料公司現身始終具有爭議性。有人說他們的遊說阻礙了進步,也有人認為如果不把他們視為同一條船的成員,低碳革命就不會實現。一直是COP要角的公民團體將就此問題提出抗議。

尤其波昂附近的褐煤業仍然提供德國大量電力。德國綠黨氣候發言人Annalena Baerbock就表示:「不少貴賓會對德國仍然依賴煤炭大感驚訝。」

非政府組織也要求國家表現得更積極些,並幫助那些缺乏大國談判資源的小國。COP參與層面越來越廣泛,菲格雷斯說:「巴黎協定屬於每個人,屬於民族國家、城市、企業、非政府組織和全球公民社會。」

波昂大會難道不會產生巨大的碳足跡嗎?

總共有全球各地1萬名政府代表、8000名其他團體成員和2000名媒體人員會前往波昂。組織者盡可能避免碳排,例如使用電動巴士進行會議運輸。

圖片來源:EnergieAgentur.NRW / Uwe Burghardt

 

COP23接駁電動巴士。圖片來源:EnergieAgentur.NRW / Uwe Burghardt

 

無法避免的碳排將透過聯合國認證的島國碳排交易計畫抵消,以表彰COP主辦國斐濟的貢獻。

波昂大會怎樣才算成功?

《自然》(Nature)期刊的一篇社論對此提出了扼要的看法:「理論上,年度氣候會議就像走到低點的雲霄飛車,沒出什麼大問題就算圓滿。實務上,波昂會議將考驗全球國家(美國除外)能否團結一致,並維繫巴黎協定的精神。」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