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兩岸》為避免金融系統風險 中國金融監管將更嚴格

兩岸》為避免金融系統風險 中國金融監管將更嚴格

編按:中共十九大自10月18日揭開序幕後,各個主題討論團也紛展開討論。其中引起關注的便是中央金融系統的討論。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守住不發生金融系統風險底線,針對這個重大目標,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與大陸銀監會主席郭樹清紛紛做出探討。以下收集相關報導。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昨主持中共十九大的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討論會,針對媒體詢問時指出系統性金融風險有導致金融危機的可能,會在市場上引起劇烈連鎖反應。中國則要重點防止「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出現所引發的劇烈調整。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守住不發生金融系統風險底線,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昨(19)日即指出,全球對抵禦金融系統風險已有共識,即防止惡性通膨和劇烈資產泡沫,中國則要重點防止「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出現所引發的劇烈調整。

周小川昨主持中共十九大的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討論會,針對媒體詢問時指出,系統性金融風險有導致金融危機的可能,會在市場上引起劇烈連鎖反應。他說:「一家出問題,很快連鎖反應,會對經濟和就業造成重大衝擊,這稱為系統性金融風險。」

對於如何防控系統性金融風險?周小川表示,在此問題上,目前全球共識是要防止惡性通膨帶來的風險、要防止資產泡沫劇烈調整所造成的風險。至於資產泡沫,可能發生在股市、房市,或影子銀行。

周小川說,各國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風險點不一樣。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調整的國家觀察,系統性金融風險主要是金融機構大面積不健康。至於大陸如何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周小川提到了「明斯基時刻」。如果經濟的順週期因素過多,會導致市場過於樂觀並造成矛盾的積累,到一定時間會出現「明斯基時刻」,「這種情況的劇烈調整,是我們重點防止的。」

就在中國央行行長發出警告之際,中國公布第三季度經濟同比增長6.8%,高於政府的全年目標。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8月呼籲中國遏制「危險的」債務水平。中國金融風險存在不小隱憂。

根據金融時報報導,中國央行行長發出警告之際,中國公布第三季度經濟同比增長6.8%,高於政府的全年目標,即便經濟學家們警告稱,短期增長是依靠信貸刺激實現的,而這些刺激帶來較長期的金融風險。預計周小川將在未來幾個月退休,他執掌央行的時間超過任何一位前任。中國央行並不獨立於執政的共產黨,但即將退休似乎讓周小川比較敢於坦率表態。

周小川表示,中國企業部門的槓桿率「相對比較高」,而家庭部門的債務槓桿率從全球來講還不算高,但是最近幾年增長很快。「不是說現在就要去槓桿,而是說增長的過程要注意質量,」他表示。

周小川在上周以同樣坦率的措辭敦促國家放寬對跨境資本流動的控制,並允許匯率彈性。

在周四的同一個會議上,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CBRC)主席、接替周小川的領先候選人郭樹清介紹了近期銀監會控制影子銀行和其他金融風險的努力。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把維護「金融安全」作為今年的一項首要任務,稱其為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經濟學家們警告稱,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異乎尋常的債務積累對經濟構成嚴重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8月呼籲中國遏制「危險的」債務水平。評級機構穆迪(Moody』s)和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在今年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時,都把過度的債務增長列為理由。

根據一些人的估算,由於信貸增長放緩和通脹上揚,今年中國債務總量與經濟產出之比略有下降。但分析師們表示,要保持去槓桿化的趨勢,就需要進一步收緊金融狀況。

為預防金融風險,大陸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昨(19)日強調,今後金融監管會越來越嚴。

根據工商時報報導,為預防金融風險,大陸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昨(19)日強調,今後金融監管會越來越嚴,監管部門也會嚴格執行法規。目前監管主要針對銀行理財、同業和表外業務,因為其覆蓋了影子銀行、交叉金融、房地產泡沫、地方政府債務等較高的風險點。

郭樹清在今年2月從山東省長調任銀監會主席時,正值大陸資金嚴重外流、金融風險攀高,郭上任後便積極強化以銀行業為主的金融監管工作。而18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時,也在有關健全市場經濟體制部分,提出「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的準則。

郭樹清昨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的討論會中指出,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銀監會作為銀行業監管機構,在防範金融風險、治理銀行業市場亂象方面採取一系列措施,總體看來進展符合預期。

郭樹清表示,銀監會今年確定同業、理財、表外3個重點監管領域。至於鎖定這3個領域原因,一來考慮是因為其覆蓋比較突出的風險點,例如影子銀行、交叉金融、房地產泡沫、地方政府債務等,同時還有與其相關的操作性風險,所以要集中精力整治。其次,是這3領域主要涉及資金空轉,對其進行整治對實體經濟的影響較小。郭樹清說,雖不能否認有一些投資公司投向實體經濟專案,但總體而言,這次整治金融亂象對實體經濟影響較小。

至於目前大陸銀行業有哪些主要風險?郭樹清點名兩大領域:銀行貸款信用風險、中小銀行流動性風險。

郭樹清說,雖然目前大陸銀行業整體不良資產率在1.9%的較低水平,但各機構的貸款分類管理水準有落差,所以需要不良貸款充分暴露,要及時消化,利用資本和撥備來吸收,這樣才能使銀行業保持健康的發展趨勢。

在中小銀行流動性風險方面,銀監會已和人行密切配合,研究制定一些措施和辦法。

-------------------------------------------------

附錄: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開放日答記者問

據中國人民銀行消息,10月19日上午,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黨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開放日上回答了記者提問。以下為文字實錄:
記者:我是彭博新聞社的記者。十九大報告提到了中國金融市場會進一步開放,市場也在猜測人民幣很快就會擴大波幅,現在是不是推動人民幣擴大波幅的好時機?央行推動這項改革的時候主要考慮哪些因素?現在來看人民幣匯率是十分穩定的,現在是不是推動人民幣資本項目進一步開放的好時機?什麼時候可以實現完全可自由兌換?謝謝您。
周小川:匯率的浮動更加依靠於市場供求關係來決定,以及人民幣更多地成為可自由使用貨幣,是一個長期的進程。儘管過去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是這個過程還沒有走完,所以今後還會繼續向前推進。至於時機,當前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時機,但是總的來講,在7月份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總書記和總理的講話都強調要進一步擴大金融開放,有這個信號。昨天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又對開放、引進競爭機製作了強調,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下,無疑會進一步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至於人民幣波幅的擴大,並不是當前最緊要的事。首先,當前的浮動區間已很少能限制到匯率,匯率變化主要取決於市場供求關係的變化。當然,有時候擴大一下匯率浮動區間,也是釋放一個擴大開放的信號,顯示匯改會繼續向前邁進,匯率主要由市場決定。但大家也要注意到,擴大波幅並不是當前最關注的重點。
另外幾個重要方面,包括市場方面的對外開放,“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都是市場方面的連通,還有“一帶一路”也是市場方面的連通,此外機構方面的合作,以及金融市場準入也會進一步對外開放,請大家更全面地關注開放的內容。謝謝。
記者:我是中央電視台的記者,我的問題想提給周行長,十九大報告提到了“雙支柱”的調控框架,未來怎麼去協調兩者之間的配合?怎樣進一步完善和健全這個“雙支柱”的調控框架?謝謝。
周小川:這個問題如果展開說會很長的。大家也都知道,中央銀行在調控方面,首先是運用貨幣政策,對此各類教科書裡都有所描述,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機以後,貨幣政策也有一些新的工具和方法,主要是對目標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調整和校正,工具箱也更加豐富。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調控手段,就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後,G20和全球金融穩定理事會以及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所提出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引入宏觀審慎政策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在常規的宏觀經濟運行過程中順週期的因素太多,經濟好的時候,股票市場也好,公司盈利也多,同向推動的力量比較大。所以,要引入所謂逆週期的政策措施。
此外,宏觀審慎的調節也是因為危機的產生使大家提高了對金融穩定的重視程度,有必要引入一些金融穩定的措施。同時,還強調了金融監管標準的更新,像“巴塞爾Ⅲ”,對資本的質量、流動性、槓桿等等都有新的要求。再有,作為宏觀審慎措施之一,就是對於系統重要性機構,包括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和國內的系統重要性銀行(我國的“工農中建”都是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平安保險也是全球系統重要性保險公司),它們的標準應該有適當的提高,因為這些機構對市場的影響比較大。我們已經開展了這幾個方面的工作,但是確實在制度上、在規則設置上、在政策協調上,還做得不夠好,所以今年7月份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特別強調提出了“雙支柱”調控框架,要讓兩個支柱之間配合得更好。在機構之間,包括“一行三會”,各大金融機構之間,也都希望把這個工作做得更好。同時,從全球來講,“雙支柱”調控框架也仍是一個不斷探索的過程。謝謝。

記者:我是《中國日報》的記者。我的問題是提給周行長的。在習總書記的報告中也提出要防止加深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如請您來評估一下當前中國的系統性金融風險,您會做何評價?另外,在未來金融去槓桿的方面會有哪些主要手段?還有,最近社會上比較關注企業債務高企的問題,不知道您有什麼相關的評價?謝謝。

周小川:首先,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這個概念,在全球金融危機發生後討論的比較多。金融風險有一般性的金融市場風險、金融機構風險,如個別金融機構不健康、不符合相關標準,甚至存在關閉破產的可能性。而所謂系統性金融風險則有導致金融危機的可能,會在市場上引發劇烈的連鎖反應,使經濟和就業遭受重大沖擊。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在各個國家的情況不一樣,風險點也不一樣,但也有共同的東西。首先從全球來講,都要防止惡性通貨膨脹所造成的風險。另外,要防止資產價格劇烈調整所導致的風險,資產泡沫既有可能出現在資本市場上,也有可能發生在房地產市場上,還可能在影子銀行、金融衍生產品方面。對於經濟轉軌國家,特別是從傳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的國家來講,另外一種現實的金融風險,就是所謂金融機構大面積不健康的風險。因為在轉軌過程中可能不良資產會非常多,財務上出現的缺口導致虧損可能非常多。而且在制度轉變過程中,可能規則、監管等各個方面都有所不足,金融機構也有可能大面積出現不健康,不少轉軌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很多機構基本上都垮了,或者全部都賣給外國人了,這也是一種系統性風險。再有一點,正如剛才所提到的,如果經濟中的順週期因素太多,使這個週期波動被巨大的放大,在繁榮的時期過於樂觀,也會造成矛盾的積累,到一定時候就會出現所謂明斯基時刻,這種瞬間的劇烈調整,是我們要重點防止的。

關於去槓桿的問題國內已經有很多研究,國際上也有不少評論。首先,若總量閥門把握比較好的話,總量就不至於膨脹得過快,槓桿率就會有所下降。我國企業部門的槓桿率相對比較高,這裡既有剛才郭樹清主席所說的直接融資比重低,企業靠借貸、靠債務融資比重過高的問題,也確實存在企業運用資金的效率不夠高的問題,包括投資的效益、使用流動資金的效益。因此,我們特別強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補”不僅涉及到企業,也涉及到銀行如何看待自己的資產質量,必須兩方面共同努力來調整。同時,也要看到其中有一部分掛在企業名下的貸款,實際上可能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務,地方政府有時候借地方國有企業的名義作為融資的手段,把債務算到企業頭上,這個問題要認真對待,要防範地方政府(當然各個地方很不一樣,有好的,也有差一些的)在使用融資平台方面和各種變相債務方面,有一些不健康的行為,包括財務紀律不夠強,或者突破了界限。

關於家庭部門的債務槓桿率,從全球比較來講,中國還不算高,但是最近幾年增長很快。這個快的程度提請大家注意,不是說現在就要去槓桿,而是說增長的過程要注意質量,要使增量部分保持穩健,同時又是高質量的。謝謝大家!

參考資料:工商日報、金融時報、財新網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