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描述發達世界失去優勢的7張圖表

描述發達世界失去優勢的7張圖表

沃爾夫:關於產值、儲蓄、人口、技術、生產率、全球化和收入的這7張圖表,揭示出發達國家在全球經濟中的權重下降。

英國《金融時報》 馬丁•沃爾夫 譯者/裴伴

世界經濟發生了什麼?這裡的7張圖表提供了一些答案。它們揭示出世界正在發生重大變化。

最近幾十年最重要的變化是高收入國家在全球經濟活動中的權重日益下降。19世紀和20世紀初的“大分化”——就在那個時候,如今的高收入經濟體的財富和力量發生飛躍,超過了其他國家——明顯迅速逆轉。曾經的“分化”已停滯,現在我們看到的是“大趨同”。然而,這種趨同也是有限的趨同。這種改變全都與亞洲(以及最重要的是中國)的崛起有關。

最能體現中國的進步的東西,莫過於其龐大的儲蓄。中國之所以積累起如此龐大的儲蓄,部分原因是中國經濟規模已變得如此龐大,還有部分原因是中國家庭和企業儲蓄如此多。中國的資本、資本市場和金融機構在21世紀的世界經濟中的影響力,可能和美國的資本、資本市場和金融機構在20世紀的世界經濟中的影響力一樣。

新興和發展中國家不僅在世界產值中的權重日益上升,在世界人口中的權重也日益上升。高收入國家的權重明顯下降。到2050年,聯合國預計,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在全球人口中的比例,將幾乎和所有高收入國家在1950年的比例一樣高。這種最貧窮國家的人口在世界人口的比例上升帶來的挑戰,是顯而易見的。

經濟趨同和人口比例變化是這幅經濟全景圖的核心元素。第三個是技術改變。數據處理與通信的匯聚為我們帶來了互聯網,這是當今時代最重要的技術。半導體相對成本暴跌支持了這場技術革命。有趣、而且令人擔憂的是,如今這種革命似乎放慢了腳步。

美國自19世紀末以來推動全球技術前沿不斷擴張。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社會科學教授羅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表示,美國經濟眼下並未達到其在1920年至1970年實現的卓越生產率。他還表明,1994年到2014年生產率突然大幅增長——往往歸功於互聯網——但隨後一段時期的生產率卻極為低下。測量誤差似乎至多只能對這種令人不安的放緩的一小部分做出解釋。另外一個片面的解釋是自金融危機以來投資低迷。

世界經濟並非在去全球化。但是貿易以及跨境金融資產和負債相對於全球產出的快速增長,都陷入了停滯。就金融來說,合理的解釋是避險情緒和去監管化。就貿易來說,貿易自由化的上一個重大事件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早在2001年就發生了的事情。跨境供應鏈整合提供的許多機遇如今也已經消耗耗盡。

相對經濟實力快速改變以及人口相對規模發生重大變化,塑造了我們的世界。與此同時,增長動力來源——新技術、生產率增長以及全球化——也放緩至令人擔憂的水平。一個後果是許多高收入國家的實際收入增長停滯——金融危機極大地強化了這一後果。

各個高收入經濟體的民粹主義壓力日益增加,這讓管理這些變化更為困難。最為重要的事態包括自金融危機以來實際收入陷入停滯或者下降。在2005年到2014年期間,許多高收入國家高達三分之二人口的實際收入似乎停滯或者下降。難怪有這麼多的選民脾氣暴躁。他們不習慣這種狀況,也不希望習慣。

重大轉變——衡量變化的7個指標

產值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按購買力平價計算,從1990年到2022年,高收入國家佔世界產值的份額從64%下降至區區39%的水平。引人注目的是,新興和發展中國家份額的上升完全是亞洲新興和發展中國家貢獻的:因此,預計同期亞洲新興和發展中國家佔世界產值的份額將從12%升至39%。

預計到2022年,亞洲新興和發展中國家佔世界產值的比例將與高收入國家相同。中國的崛起是這種相對經濟實力重大轉變的主要原因,儘管印度崛起也同樣重要。到2022年,中國佔世界產值的份額預計將從1990年的4%升至21%。預計印度的份額將從4%升至10%。

儲蓄

按照市場匯率計算,中國的儲蓄總額幾乎是美國和歐盟的總和。中國儲蓄了幾乎一半的國民收入。這種異常高的儲蓄率可能下降,但這種下降將是漸進的,因為中國家庭可能會保持節儉,企業利潤在國民收入中所佔的份額可能持續高企。

人口

從1950年到2015年,當前高收入國家的人口佔世界人口的比例從27%大幅下降至15%。甚至中國人口的比例也從1950年的22%下降至2015年的19%。預計印度到2025年將成為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聯合國預計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人口到2050年將佔到全球人口的22%。

技術

半導體價格暴跌是通信和數據處理革命背後的推動因素。按照這種方式衡量,信息處理的相對價格自1970年以來下跌了近96%。這種對數尺度上的下斜表明了相對價格下降的速度——2010年後降速顯著放緩。

生產率

經濟學家羅伯特•戈登稱,自1970年以來,美國再沒有能趕上1920年至1970年間的生產率表現——如“全要素生產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的增速所示。全要素生產率衡量的是單位投入的產出的增長(又稱為技術進步率——譯者注)。他還展示了1994年至2014年間美國生產率又出現爆髮式增長,但隨後進入了一個生產率增長極慢的時期。

全球化

貿易以及金融資產和負債相對於全球產值的快速增長,在金融危機之後停滯。保護主義可能是部分原因,但似乎不是主導因素。許多貿易機會耗盡、自由化步伐放緩以及投資低迷似乎解釋了這种放緩。

收入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在2016年7月發表的一份分析報告顯示,在2005年到2014年間,25個高收入國家中大約三分之二的人口來自薪資和資本的實際收入停滯或者下降。意大利人和美國人的此類收入停滯尤其普遍。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