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小心「灣區經濟」來襲

小心「灣區經濟」來襲

兩岸關係一團迷霧,台灣的前瞻計畫卻是滿天口水,讓大家猶如霧裡看花,不知道未來將何去何從?而曾經風風火火的新南向政策更已悄然無聲,讓台商大軍陷入難堪的進退失據。

文/丁學文(創投合夥人)

兩岸關係一團迷霧,台灣的前瞻計畫卻是滿天口水,讓大家猶如霧裡看花,不知道未來將何去何從?而曾經風風火火的新南向政策更已悄然無聲,讓台商大軍陷入難堪的進退失據。台灣的無奈在於每回政黨輪替,政策口號雖然一個接著一個,卻盡是階段任務導向而無法前後銜接,甚至不乏新政府否認舊政府承諾的理所當然。殊不知這個世界早已不再是我們習以為常那個各國各自為政的時代,如今的全球早已轉為以創新驅動與都市轉型相輔相成的雙重變奏,即全球金融中心向金融加科技中心轉型、單一城市向灣區經濟靠攏轉型。台灣本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可以合縱連橫於各灣區經濟之間,只可惜自陷紛擾內耗而無法自拔,如今連大陸的「灣區經濟」也已轟隆作響、蓄勢待發,台灣準備如何因應?或許天知地知你知,但我真不知。

什麼是灣區經濟?圍繞沿海口岸分布的眾多海港和城鎮所構成的港口群和城鎮群,是為灣區,由此衍生的經濟效應被稱為灣區經濟。灣區經濟是現今全球最重要的濱海經濟形態,是當今國際經濟版圖的突出亮點,更是世界一流濱海城市的顯著標誌。國際一流灣區如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等,都是以開放性、創新性、宜居性和國際化為其最重要特徵,成功塑造了獨樹一格的區域經濟模式。而大陸也從2016年的力捧杭州灣區到2017年的定調粵港澳灣區,讓灣區經濟儼然成為大陸下一波經濟轉型的重中之重。

我斷非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而是更相信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過去30年,台商也曾搭著大陸改革開放浪潮,在長江三角洲的蘇州崑山、珠江三角洲的廣東東莞建立了實力雄厚的台商聚落區,可惜近年兩岸急凍及自身轉型不力,加上政府的產業政策始終搖擺不定,終於在大陸發動灣區經濟轉型列車之際,淪為海峽對岸的隔鄰看倌而落落寡歡。台灣最大的問題一直就是,我們習慣用自己選擇的方式,解讀自己認為的國外情勢,用假裝沒看見選擇性忽略一波波的國際串聯,這種我思故我在的以管窺天,除了讓人擔心,只剩無可奈何。

以這次香港回歸20年的新聞報導為例,相較於台灣媒體致力於捕捉香港街頭抗爭及維多利亞港的慶祝煙火,國際媒體更關注的其實是6月20日提早在香港舉辦的「粵港澳大灣區論壇」。粵港澳灣區包括廣東省珠三角9市和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是大陸認為目前為止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之一。按照大陸人大會議工作報告中的體現,粵港澳灣區將搭配杭州灣區的創新產業聚落,在貿易自由化的前提下,將經濟實力向外輻射,甚至成為一帶一路的重要樞紐。因此,灣區經濟必然是未來幾年大陸經濟整合中戮力以赴的戰場,台灣必須想方設法看懂大陸灣區經濟帶動的潮水流向,才能為台灣定位出可以向前瞻望的方向。

以全球視野來看,灣區經濟不是新的概念,但站在中國區域經濟的格局來看,京津冀地區和雄安新區還遠未成型,杭州灣區將和粵港澳灣區南北呼應率先啟動。說來有趣,台灣人熟悉的匯豐銀行,正是中國經濟地理變遷的最佳注腳。HSBC,H代表香港,S代表上海,如今香港是粵港澳灣區的東南緣頂點,上海則是杭州灣灣區的北部定點,這兩個灣區就像兩股漩渦占據著台灣海峽的兩端,在這股新的大陸戰略中隱然成型,對我們南北夾擊。

當然,有人會說粵港澳灣區和杭州灣區能不能成為世界新高地還是未定之數,但我知道,影響一個區域中長期發展的因素,不外乎人才流、資金流、資訊流和貨物流。在這些擋不住的潮來水流之中,台灣將更難獨善其身、故步自封。事實上,從去年的G20、亞運會,再到剛剛被宣布設立的杭州互聯網法院,以及這次利用香港回歸慶典鋪陳的粵港澳灣區,都看得出大陸對灣區經濟的重視,如今,隨著粵港澳灣區的鳴槍啟動,這兩大灣區掀起的漩渦只會欲小不易。

台灣或可不理不睬大陸的政治布局,我們卻很難屹立於這兩個我們甩也甩不開的灣區漩渦旁而無動於衷,因為你不理它,它也會風雨漸強地把你捲入其中,而逼得你不得不理它。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